两对娇乳相互挤压” 一口吸住她娇嫩的乳尖

  两对娇乳相互挤压” 一口吸住她娇嫩的乳尖这时候整个休息室里包括CK战队的其他队员还有工作人员全部都拧过头齐刷刷地看向简阳,简阳将手机扔回给好运来,嗓音低沉道:“她的英雄联盟还是我教的,在我打职业之前那个暑假,她进游戏开始就是打中单位置的……”

  好运来:“你让的?”

  简阳应了声:“她打中,我打野好抓。”

  好运来:“中野联动?”

  简阳:“嗯……后来我打职业,她读高三,我忙,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了一架,分手了,她高考完就出国了。”

  CK战队众人:“……”

  CK战队经理:“……乐观点。”

  简阳:“……”

  “……可以,”CK战队ADC选手蝴蝶对着简阳竖起大拇指,佩服道,“从小培养敌方奸细,将她培养成国服第一乐芙兰之后跟她分手,强行提高一波仇恨值,然后让她加入劲敌队伍。”

  辅助选手老王翘着二郎腿,咧开嘴跟着蝴蝶幸灾乐祸笑道:“阳神啊,啧啧,厉害了。”

  好运来开始拍大腿:“阳神哟我们队伍跟你什么仇啊什么怨……”

  “这样官宣肯定是签好合同了,估计没办法挽回了。”CK战队经理走过来拍了拍简阳的肩膀,“你先别想这事,打好剩下的几把比赛……真的,要乐观。”

  简阳:“……”

  然而事实证明战队经理的劝告是没用的。

  简阳完全乐观不起来。

  童谣加入ZGDX战队这件事对于他的影响简直比ZGDX队伍本身的队员影响更大——那种好不容易养好的白菜自己没得拱就算了还被别家猪拱了的糟心感徘徊于胸口久久难忘……后果就是第三把比赛开始之后,CK战队的粉丝发现他们伟大的阳神又格式化回了第一把那个鸟状态——

  也就是“不是在死就是在去送死的路上”。

  这导致CK战队第三把比赛又被ZGDX战队摁在地板上摩擦,表现烂的像是在打假赛——

  而这一次打完比赛,谁也没敢再问简阳他咋回事,因为第三把下来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跟队友道歉,然后就问好运来借手机用。

  好运来:“你干啥?”

  简阳:“给她打电话。”

  好运来顺口就问:“你自己手机呢?没电啦?”

  简阳抿了下唇:“被拉黑了。”

 文学

  话语一落,立刻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同情的目光,好运来乖乖递出自己的手机给简阳同时叮嘱:“好好解决,稳住心态——下把再输就回家了,今年MSI(*季中邀请赛,每个赛区的春季赛冠军队伍代表赛区参与的重要国际大型赛事)在上海举行,宝宝不想错过的。”

  简阳接过手机,嘟囔了声“知道了”,就往外走……

  他并不准备在休息室里打电话被人当猴子围观,所以干脆躲进了选手专用的洗手间,洗手间除了最后一间关着门之外其余地方空无一人,简阳以为那间厕所在维修也没放在心上,进去之后关上门,就拨通了某个他烂记于心的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被人接起。

  简阳喂了两声,对面听见是他的声音也没挂,只是一下子没说话了,于是简阳能清楚地听见从对面话筒里传来周围嘈杂的声音,两个解说似乎还在讨论刚才那一把比赛……

  简阳瞬间变得更加糟心。

  “喂?童谣?我看见微博中国电信队的官宣了,你怎么真的跑来打职业了?还是去中国电信队?你当初不是很反对打职业的吗,结果自己又跑来……”

  简阳等了片刻之后对面的嘈杂声安静下来,大概是童谣暂时离开了比赛场内来到外面……然后她似乎终于停下来找到了个好说话的角落,简单地说了些什么,简阳听后停顿了下,有些烦躁地原地转了一圈——

  “我不是管你,我他妈哪敢管你?就是奇怪你要是想打职业为什么不告诉我——告诉我干嘛?你来我战队不比你去运营商战队好?是是是我们现在确实有首发中单,你不想来看饮水机蹲冷板凳,但是这里有我——什么鬼!童谣你再说一遍!什么叫我哪位?!”

  简阳的声音提高了些,被气的恨不得想吐血——

  “你的游戏都是我教的!你电脑里的客户端都是我下的!你来打职业我他妈还要通过微博才知道!………………你好好说话什么叫你明明告诉我之后才发的微博,那他妈前后差了有没有十秒?!我艹,童谣!你他妈生怕气不死我?!”

  简阳吼完之后,对面沉默了下,紧接着他清清楚楚地听见童谣淡定地说:【你就为这事激动得全场狂送人头?】

  “不好吗?”

  为了克制自己想摔电话的冲动,简阳将手机开了免提扔在洗手台上,自己双手撑在洗手台上,他看着镜子里自己嘲讽地勾起唇角——

  “送你未来东家一个春季赛冠军。”

  对面又沉默了下。

  【这是明神的退役战,你可别他妈在这用你那菜得抠脚的操作埋汰人了,人家好歹是你的老前辈,尊重下人吧。】

  有些冷漠的女声清清楚楚地在安静的洗手间里响起——

  【冠军什么的,谁要你友情送啊,我们自己有实力可以拿。】

  简阳:“……”

  我们。

  我们?!

  瞪着那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简阳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满脑子都是“我们”“我们”“我们”——

  我们个蛋!!!!!

  你跟他们很熟吗?!!!!

  很熟吗??????!

  他张了张嘴却没说话,生怕自己开口那在心中狂奔的草泥马就能从他嘴里蹦哒出来,骂都骂不完的脏话在脑子里弹幕似的疯狂飘过,一片沉默之中,他听见对面淡定道:【没别的事挂了,我打个职业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上蹿下跳的,这特么不是莫名其妙么?好好打你的比赛吧。】

  简阳没说话。

  然后对面就毫不犹豫地挂了。

  嘟嘟忙音之外,只有个气得发疯、偶像包袱全无、现在只想满地打滚的简阳,他抬起脚疯狂地踢了一顿洗手间墙壁泄愤,整个人像是抓狂的兔斯基——

  “我艹我艹我艹!”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从最里面那间隔间里传来“卡擦”一声门锁被拉开的声音!

  简阳的动作定格了,他僵硬地转过头,正考虑是不是要把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无论是谁总之杀人灭口比较好,紧接着,他便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隔间里不急不慢地走了出来——

  年轻的男人垂着眼,神色慵懒,身上穿着红黑搭配、有“ZGDX”标志和中国电信运营商小标志的战队队服……走出来的时候他手指间夹着根已经到快燃烧殆尽的烟,经过某个敞开的隔间门时,顺手将那烟屁股扔进某个隔间的马桶里,他来到洗手池边。

  淡淡的烟草气息钻入鼻中。

  简阳:“……”

  男人摁了摁消毒液,认真将那修长整洁的手搓洗了一遍,将手放在感应水龙头下……

  哗哗的水声响起。

  简阳:“……………………诚哥?”

  陆思诚眼皮子抬了抬,像是这才注意到洗手间里还有别人,稍稍转过头来:“嗯?”

  简阳:“…………………………你在啊。”

  “嗯。”陆思诚应了声,“偷跑出来,抽烟。不然小瑞又要念。”

  ZGDX队命令禁烟的,抓到一次罚一千,像陆思诚这种惯犯老油条还被特别照顾,抓到一次罚三千。

  简阳:“………………………………喔。”

  现在不是简阳要不要杀人灭口的问题了,他觉得把自己的脑袋摁在马桶里自杀可能比较快。

  而这边陆思诚洗完手,抽出擦手纸擦了擦手,然后再简阳认真的注视中,他抬起手闻闻手,确定没有烟味了这才满意地放下来……之后,这才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随意道:“你跟我们新中单认识啊?”

  “……”

  该来的还是来了。

  简阳浑身僵硬,看着镜中站在他身前的男人,缓缓点点头:“你都听见了?”

  “免提开那么大声,想听不见都难吧。”陆思诚勾起唇角,半戏谑道。

  “……”简阳艰难地抽抽唇角,“见笑,都听见什么了?”

  陆思诚沉默,像是认真地想了想后慢吞吞道:“说你操作菜得埋汰明神,之类的。”

  “……”

  “有点意思。”

  “啊?”

  “她。”

  “……”

  男人说完,转身离开了。

  留下简阳呆立在原地——

  看着陆思诚那高大挺拔的背影,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来得莫名其妙,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