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对饱满互相挤压-又大又嫩又有水

  两对饱满互相挤压-又大又嫩又有水首先是ban(禁用)英雄和pick(选择)英雄环节,比赛双方各有三次禁用英雄的机会,被禁用的英雄不会再本局比赛中出现——通常来说,被禁用的都是对手某个位置的拿手招牌英雄,又或者是当前游戏版本非常强势,但是己方可能会拿不到或者拿了用不好的英雄。

  因为早就事先对对方战队有所研究,这个环节进行得很快,很快的六个禁用英雄便被选出,进行到选择英雄环节——

  选择英雄环节顺序为蓝色方一选,红色方二三选,再轮到蓝色方四五选如此类推,直到选满双方各五一共十个英雄……每个位置的队员当前不一定会立刻选择自己使用的英雄,一般都是根据战略拿需要的英雄,最后再调换对应位置就可以。

  解说A:【中国电信战队毫不犹豫就拿了当前版本强势的维克多,一选中单英雄,这个拿得有点早了啊!】

  解说B:【怎么早?现在不拿维克多,你CK战队肯定就要抢了,现在我觉得CK战队肯定要针对这个维克多选个counter(*克制)的英雄了……你觉得拿什么比较好?】

  解说A:【对于维克多这种没有位移的英雄,要我就选乐芙兰来针对,毕竟它的突进和抓人能力都很强势。】

  解说B:【乐芙兰?哈哈哈哈哈这个可以有,我记得CK的中单选手乐芙兰用得也非常不错——】

  嗯?

  乐芙兰啊。

  坐在台下,捧着脸的童谣心不在焉地想:乐芙兰我也用得很好啊,简直可以算是招牌英雄了,当年登顶国服时候,还有人叫宝宝国服第一乐芙兰呢?

  稍稍掀起眼皮子扫了眼舞台上方的大屏幕——因为打野是固定在队伍第二个位置,可以先选英雄,果不其然这个时候简阳已经为队友点亮了乐芙兰的图标,只是这时候还没有锁定。

  “……”

  童谣玩味地勾了勾唇,稍稍坐直了身体,翘起二郎腿——

  但就在这时候。

  解说A:【说起乐芙兰,我就想到一个人。】

  解说B:【谁?】

  解说A:【刚才我们还提起妹子打游戏这个问题,你还记得我们的国服第一乐芙兰smiling吗?听说人家就是个妹子。】

  解说B:【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人我听过,以前也曾经围观过她的乐芙兰,真的是非常厉害且有灵性,如果前期不针对她让她发育起来,后期她就是每一个小脆皮英雄玩家的噩梦……】

  童谣:“……”

  坐在台下啥也没干的童谣就这样默默地怒刷了一波存在感。

  与此同时,坐在比赛台上的简阳就好像能听见解说在说什么似的,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手一抖,直接改选了另一个英雄卡萨丁,并毫不犹豫地锁掉了——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我艹!阳神啊啊啊啊啊你给我拿了个啥!”CK中单小花咆哮,“为啥不拿乐芙兰!”

 文学

  “瞎搞!”站在队员后面的CK战队教练直接将手中笔记本拍到简阳头上!

  “完了完了,这是真的跳过大神才来的。”来自之前跟简阳废话的上单好运来的碎碎念。

  而此时,不仅是CK战队的队员纷纷侧头去看简阳,就连ZGDX战队的队员也是一脸诧异转过头来看隔壁,满脸分明写着:搞啥呢大兄弟?

  解说A:【阳神锁了个卡萨丁!哎哟这就没道理了呀!】

  解说B:【这里是哪发生了什么我是谁——为什么阳神就突然锁了个卡萨丁!刚才那手毫无疑问拿个乐芙兰是肯定没有问题的呀!】

  解说A:【难道是手抖点歪了?】

  解说B:【不知道。】

  坐在台下,翘着二郎腿的童谣抖了抖腿,挑起了眉——

  禁选模式结束后,比赛进入游戏环节。

  人们很快发现“乐芙兰惊变卡萨丁”只是一个序曲。

  令人目瞪口呆的是,今天,CK战队的打野阳似乎真的完全不在状态——

  整个游戏前半段五分钟隐身于野区埋头刷野怪,第六分钟,他跑到中路去,本来想与自家中单形成一打二的人数优势击杀对面中单明,谁知道反被秀了一脸,贡献出一血。

  而这仿佛是一个噩梦的开始!

  接下来简阳上中下三路抓人,次次抓空,次次送头,原本形式还算持平的线上因为他不断去为ZGDX队贡献击杀率,逐渐胜利的天平倾斜到了ZGDX战队的那边。

  比赛进行到第二十分钟的时候,双方人头比为“3:15”,简阳的个人数据是0击杀8死亡2助攻——

  他一个人就贡献了全队一半的人头!

  整把比赛下来,他不是在死就是在去送死的路上。

  坐在场下,CK战队的粉丝都看醉了,这才意识到今天的阳神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比赛进行到第二十七分钟时,双方争对地图资源进行抢夺的过程中,又因为简阳的一个错误选择开启团战,CK战队被已经拥有巨大经济优势的ZGDX战队一顿暴打打出团灭,然后ZGDX战队陈胜追击,杀上CK战队的基地,打爆对方基地水晶,一波结束比赛!

  第一场比赛打完的音乐声响起时,CK战队五人还是一脸懵逼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似的——按照硬实力,他们完全不输ZGDX战队,要真的打起来输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个输法:被摁在地板上摩擦暴打!

  什么情况?!

  包括教练在内,众人一拥而上将他们突然发挥失常的打野同志驾下去做心理素质教育……

  而相比起CK战队这边乱作一团,ZGDX那边反而是显得淡定许多,队员们纷纷拿起被子喝了口水,然后慢吞吞站起来往身后的休息室走——

  陆思诚走在最后,临走前他打开刚才那把比赛的数据统计看了眼双方数据对比,条形统计图清楚地显示了方才那把比赛的输出情况——平静的目光从乙方ADC位算是”一柱擎天”“一览众山小”“傲视群穷”的数字条上扫过,他看了眼对方打野的输出——

  整场比赛共贡献伤害6574。

  仅次于对方辅助的伤害。

  大概是ZGDX战队打野输出伤害的三分之一,陆思诚的七分之一。

  陆思诚:“?”

  “诚哥!”

  这时,身后的队友叫了声,陆思诚停顿了下,稍稍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对方赛区某个看上去垂头丧气的背影,而后才收回目光,转身往不远处在等着他的队友那边走去。

  男人回到队伍里来到自家战队经理旁边,后者满脸笑容凑上来疯狂夸奖他这把打的不错,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把所有的赞美词用上,便听见自家ADC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小瑞,你昨天去给对面打野送钱了啊?”

  ZGDX战队经理小瑞一愣:“…………哈?”

  陆思诚:“要么就是去贡献出了你的肉体。”

  “………………”小瑞的脑门上开始冒汗,“诚哥哟,你讲话当心点,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6574。”

  “啥?”

  “简阳的输出伤害。”

  “啥?”

  “他用的还是男枪,团战时候把脸摁在键盘上滚一圈输出都能比这高吧?”

  “……”

  陆思诚转过脑袋,幽幽地瞥了一眼战队经理,半晌后扯了扯唇角:“屁股痛不痛?”

  小瑞:“………………………………”

  小瑞:“喂!!!都说不是了!!!啊啊啊啊啊你别走,听老子解释!陆思诚!你上天了!老子要扣你工资,老猫你给老子拦住他——”

  被叫到名字的红毛充耳不闻自家经理的咆哮,只是满脸堆笑扫扫身边椅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对走过来的男人谗言媚笑:“诚哥坐,诚哥坐……”

  陆思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以令自己舒适的方式伸展开自己的大长腿——

  与此同时,从头到尾一直很沉默地坐在角落里的ZGDX中单选手余明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站了起来……方才还闹哄哄的休息室里一下安静下来,人们纷纷转过头来看向他。

  陆思诚也转过头去,看着队友他微微蹙眉,语焉不详地问:“现在就去?”

  余明看上去是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点了点头。

  陆思诚的眉头没有松开:“其实我觉得你还能再坚持两年。”

  “刚才只不过是打了一把比赛,我现在手痛的要死,下来的时候咖啡杯差点都拿不起来。”明苦笑了下,指了指咖啡杯边缘飞溅出来的液体,“年底还安排了手术和康复,在医院排队很久的,所以不能再拖了。”

  陆思诚沉默下来。

  良久,他的眉毛松开来,恢复了之前的淡然。

  “去吧。”

  男人淡淡道。

  语落,他目光如往日般淡然地看着队友走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肩,然后又转过身向那个刚刚他们才离开不久的比赛台走去——

  在那比赛台上,有余明其人作为职业选手的全部荣耀,甚至也可能记录了他这一生最重要、最难以忘却的时刻;在那比赛台前,有成千上万的观众,数不清的ZGDX战队粉丝;在那比赛台后,有他的队友,朋友,教练,老板,他们都在看着他。

  ——而今天,他将站在那里,对观众,对粉丝,对全世界,对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宣布退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