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腱断了,人生重启

“就像是拼乐高,拼完发现哪里不对,拆散了重新拼……我希望你们能越站越高,我负责帮你们拼好。”回到长沙,白霖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话。
白霖是长沙市第六中学篮球队的教练,这段感慨是他率队参加首届少年CBA·中国人寿全国挑战赛总决赛后留下的。
从建队到打入全国大赛,这支队伍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迅速成长的背后,是校园人才与专业篮球理念的碰撞。
中国的体教融合改革之路,刚刚进入深水区,未来还需要继续探索前行。

来自长沙的“湘北”
白霖住的宾馆里,摆着六个电视遥控器,都是他从学生房间拿来的。
“虽然出来打比赛,但他们都是学生,周末还有作业要做。”白霖的回答言简意赅,也说出了这支队伍最大的特点。
首届少年CBA全国挑战赛总决赛的7支参赛队伍,3支来自体校,1支来自CBA青年队,剩下3支来自校园。
3支校园球队,广东实验中学是广东宏远青年队共建学校,队内不乏宏远青年队球员;外卡参赛的北大附中则从全国各地招生,主教练是美国高中生联赛冠军教练。
相比而言,湖南超巨算是一支“平民球队”,队员全部都是长沙市第六中学的学生,按白霖的话来说,“就是和大家一样,是一群普通学生。”
“湖南不算篮球大省,好苗子都非常分散,只能一个个去找。”这群队员是白霖从各地搜罗出来的,队中一位混血球员杨彬煜,便是偶然中的发现,“遇到他是在六年级,当时他身高168cm体重168斤,属于跑个300米就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胖子。”
但在少年CBA总决赛的首场比赛,面对苏州市体校队员的防守,这个曾经连跑步都喘的少年,连续扔进两记三分。
长沙六中篮球队,在湖南并非传统篮球强队,甚至这支队伍成立不过一年半时间。
他们像正常学生一样上课,唯一的区别是每天早上6点15开始训练1小时,下午5点训练2小时——相比传统体校和CBA青年队,这是一群“不够专业”的学生军。

但球队建队一年,斩获十运会三人篮球初中组冠军;建队一年半,成为少年CBA长沙赛区冠军,长沙赛区的3场比赛场均净胜对手32分。
按照长沙六中校长向雄海的说法,“我们是举全校之力支持篮球队,希望把它做好。”
聊到建队初衷,向雄海的期盼却并不复杂:“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希望通过丰富学校体育和艺术活动,让学生变得更阳光,更有灵气,更有持续发展力。”
向雄海的回答,是大多数校园球队的现状——球队的目标并非将每个人都培养成职业运动员,而是让学生有更多彩的人生。
虽然在天赋更高、竞争更激烈的全国赛中,湖南超巨在身体上的差距愈发明显,但球风却颇有特点。
对阵苏州市体校的比赛,球队开场被运动能力更好的对手压迫到频频失误,比分一度拉开到20分以上。但经过中场调整之后,球队不仅没有崩盘,反而迎来一阵阵追分高潮,最终88-95惜败对手。
随后的友谊赛,面对年龄和身高都占优的对手,球队取得一胜一负的战绩。比赛结束后,久事青年队教练王勇握手致意时感慨:“这支学生军打得真好。”
当白霖将球队发展历程说给朋友时,朋友还了他这样一个比喻:“你这个故事就很像当年的灌篮高手啊,湘北这种连县里都不是第一的队伍,最终打到全国大赛并且还想取得名次。”

 文学


跟腱断了,人生重启
从名不见经传,到闯入少年CBA全国赛,白霖朋友口中的这支现实版“湘北男篮”,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成长背后的养料,是日趋专业的篮球理念。
教练白霖曾是中南大学男篮队长,毕业时NBL球队贵州森航曾向他抛出橄榄枝,但白霖却选择成为一名基层篮球教练,前往长郡中学当一名女篮教练。
按他的描述,这是一份钱少事多又累心的工作,“我们当时打野球,水平好点的一场就有3000元,一年赚三四十万很正常。而我刚开始当教练,因为是聘任制,第一年工资只有8万。”
在白霖带队第二年,球队就夺得全国高中女子篮球锦标赛亚军,但他却摸到了瓶颈。
“女篮的竞争并不激烈,全国就那几支强队,打比赛都是老面孔,每年前八名可能只是换一下名次。”白霖觉得生活缺乏挑战时,刚好长沙六中希望打造一支男篮队伍,便找到了他。
虽然白霖对未来琢磨得很清楚,但他还是反反复复犹豫了一年,直到一次训练对抗,白霖的跟腱断了,“就像惯性突然被打断,那一瞬间让我觉得自己的岁月不能在等待当中度过。”
培养一支新军,需要花费更大的精力。每场比赛白霖都会录下视频,用来以后复盘。对阵苏州体校比赛结束,球队助理教练曹凌曦带着队员游览外滩,白霖则独自一人在房间,把比赛录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不时地在本子上写下问题。
“训练犯的错他们可能印象不深,但这种比赛犯的错,你再配视频跟他们说,针对性会强很多。”白霖边说边写,很快就写满了一页纸。
除了白霖的个人努力,学校对篮球队的重视同样推进着球队的发展。除了在招生政策上提供帮助外,学校还给队员提供宿舍,同时组织老师为队员辅导学业。
的确,当校园篮球获得足够的养分,依然能开出颇为绚烂的花朵——球队发展仅一年,学校获得了全国青少年校园篮球特色学校的称号,并成为“中南大学男子篮球队后备人才基地”。

“至少能上一个好大学”
如果说长沙六中是体教融合的标准模板,那么少年CBA两支决赛队伍,广东实验中学和北大附中,则是这一模式的豪华版——前者与宏远青年队共建,后者则是全国招收篮球人才。
来自北大附中的熊俊杰,就选择了校园篮球的培养环境。当他比赛时,坐在看台上的熊爸说:“当时深圳青年队和宏远青年队都来找过我,但是我们最终选择了北大附中。”
在他看来,校园篮球如今提供的硬件设施、教练团队,丝毫不亚于传统体校,而职业篮球的淘汰率也让家长更愿意相信校园。
“至少他们能上一个好大学。”熊爸给出的理由简单直接。
事实上,来自东莞的熊俊杰,很早就展露出篮球方面的天赋。在少年CBA比赛现场,广东实验中学领队、广东宏远篮球俱乐部副总经理袁俊和熊爸碰面时,还特意问了熊俊杰的近况,“来看看他到底成长得怎样。”
袁俊之所以如此重视,按照熊爸的说法是,“三年前和他一个队伍里的,都是以我儿子为榜样。”
对于儿子这些年的比赛,熊爸几乎一场不落。无论是在营口赛区举行的全国U15比赛,还是在上海举行的少年CBA,熊爸都第一时间到场。
是否辛苦,他的回答一贯言简意赅:“看儿子打球,是一种享受。”

不断推进体教融合
和熊爸一起前来观看比赛的,是儿子队友的家长们,他们从东莞、深圳、湖北等全国各地赶到少年CBA的现场,只为看一眼孩子在场上的表现。
他们内心也都有一个期盼——打着校园篮球,能上个好大学,未来也能有进入CBA的机会。
据新华社报道,2021年全国U17男女篮比赛,男子预赛和女子预赛的队伍分别为47支和24支,其中来自教育系统的队伍分别为19支和9支,占比约为40%。
这样的转变,既是一个风向标,也是体教融合理念不断推动的成果。
2018年,CBA邀请大学生队伍参加星锐赛;同年,篮协所有青少年比赛首次对教育部门开放。
2020年5月19日,中国篮协与中国大中体协签署“促进体教融合发展谅解备忘录”,双方在篮球教练员培训及双认证、整合竞赛体系促进篮球人才的培养与输送、联合推广“小篮球”项目、篮球赛事数据共享、弘扬篮球文化等方面开展战略合作。
首届少年CBA全国挑战赛总决赛同样如此,参赛球队囊括了校园、体校和青年队等多种参赛形式。
全国赛的发布会上,赛事推广单位上海上体文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徐菲伦这样解释:“我们不希望办成传统学校间的比赛,而是希望更多俱乐部也能参与进来,形成一个大的金字塔底座,为中国篮球做出贡献。”
中国篮球的未来在校园,只有校园体育和传统俱乐部培训模式并行,中国篮球才能真正站稳,跳起暴扣。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6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