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超污多肉学校 | 猛男胯下粗长巨物

短篇超污多肉学校 | 猛男胯下粗长巨物 在太原西城,刘文昊虽然没有朝廷的正式任命,可他却已经成为太原军民心里的父母官。

    疫情牵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十数万军民,现在可都是把你刘文昊当做救世主。换句话来说,这场瘟疫差不多已经将所有人的信念都给摧毁了,倘若你这里再发生点什么事,那岂不是直接让西城沦入敌手吗?

连我自己都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的家里,等我昏昏沉沉的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时,我的眼泪才从麻木的双眼中滑落下来。我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躲在被窝里面哭泣哀嚎。



那一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心里觉醒。



我要把房子夺回来。



第二天醒来,我的脑子里便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没了房子,我连最后一块栖身的地方都没了。我以后住哪里?



只剩下两亩薄田,我以后在村子里,又怎么活下去?



我绞尽脑汁,但我之前就一老实巴交的农民,即便我那时红着眼,在家里揪着头发想了一整天,却依旧没有想出办法来。



房子已经写了梅香的名字,白纸黑字,我赖不掉。等着过户也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就算再拖,也拖不了几天。



临到傍晚,我依旧也没个头绪。



咬了咬牙,终归还有些天真的我,脑子里竟是冒出了一个侥幸的想法。



或许,村长还不知道他儿子干的那些事?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叫徐松林的老头,不是总把为村民们着想放在嘴边吗,要是我把事情告诉他,他说不定真的会帮我出头?



我们总是习惯了依赖他人,而把自己当成鸵鸟把头藏起来。



那时的我还存着最后的幻象,想要让村长帮我出头。



为此,我简单的扒了几口泡水的米饭,便借着夜色匆匆的往村长家里赶。



天色已经擦黑,村子里没有路灯,我深一脚浅一脚,临到村长家前,心急加上精神恍惚,脚下一个趔蹶,差点没一脚踩翻在田里。



“哈哈哈,驴子!”



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我吃了一惊,是铁柱,村里一个游手好闲的混子。



我低下了头没有理他,我的容忍却让他愈发嚣张起来:“喂,驴子,跟我说说,梅香那婆娘怎么样,滋味好不好?”



他猥琐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个驴子,等你以后娶了她,有机会借你铁哥耍耍。”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如果是早两天,或许我还会羞怒的跟他打起来,但这会我却懒得为了那个姓梅的女人与他争吵。我在他旁边擦身而过,我们两个人块头一般大,但真要斗起来,外强中干的铁柱我一只手就能撕了他,只是那会我的忍让和老实,常常让人以为我好欺负,所以铁柱非但没有收敛,还朝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孬子,驴子。”



他骂我是孬种,并发出得意的笑声。我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去,但最终我还是忍了下来,就这样一步步走远。

 文学



村长家就在前面,趁着没人看到,我放轻了脚步,走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村长家很大,院子外面都建了几间砖瓦房,我以前来过这里一次,便直奔村长的主屋而去。



主屋的房子里灯光明亮,房门虚掩着,离得近了甚至能听到村长说话的声音。



太好了,村长刚好在家。



我心里一喜,刚要推门进去,但伸出的手猛地僵在了空中,因为我听到了村长儿子,徐浩的声音。



我咬了咬牙,又缩回了手,目光在旁边游移了下,便垫着脚走到了屋檐下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缩着身子藏了起来。



徐浩在场的话,肯定会反咬我一口,我必须等到徐浩离开,再让村长为我出头做主。



天真的我还没放弃这最后一丝幻想,但现实总是会无情的让人感到窒息。



“爹,你说那徐馨能愿意嫁我吗。”这是徐浩的声音,听他提起徐馨,虽是恨极了徐浩,我也是不由得一愣神。



他嘴里的徐馨是村里数得上号的美人,在年轻一辈中更是艳压群芳,一直便是村子里一众年轻人的幻想对象,连我都曾经半夜时意淫过她几次,为了她还湿了好几回裤子。



我知道你这小崽子在想什么,哈,就凭你爹是村长,这村子里你想日什么女人没有?”村长徐松林似乎喝了些酒,说话有些大舌头:“你爹我都跟她们家说好了,五万块的彩礼钱,嘿,拿了钱,她们家闺女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保证是黄花大闺女。”

村长徐松林嘿嘿的笑了起来,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我可跟你说好了啊,五万块,你爹我是一毛也不想出,你要自己想办法,对了,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骡子那蠢货被梅香迷得忘了自己姓什么,过几天房子一过户,我就把它给卖了。”徐浩的声音透着得意:“你儿子我好歹也是大学生,那梅香还巴巴的想让我带她走,心里头可就装着我了。”



“你自己脑子放清楚点,梅香那种女人望门寡,邪乎的很,你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当真了。”



“可是爹,梅香她把什么都给了我,我们事成后把她撇一旁去,她会不会闹起来?还有,罗志那小子……”



“你怕个球!”村长徐松林骂道:“梅香一女的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再说你老子我还没死呢,在村子的一亩三分地里,谁敢闹,我就弄死谁。至于那骡子,呸,不过是个外姓人,他没了房子,我以后再找借口把分给他的地也给收了,到时候村里人人都给点好处,你看有谁帮他说话。”



徐松林的话透着如狐狼般的阴狠,让缩在外面偷听的我毛骨悚然,一张脸刹那间变得煞白煞白。



当头棒喝,亏我还想找他帮忙出头,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我气得手都哆嗦起来,我老老实实的种我的田,我招谁惹谁了,这村长父子两人一人谋我的房子,一人连我的田也不放过,这是要我的命啊!



强忍着要冲进去跟他们拼命的想法,我握紧了拳头,指甲掐到了肉里流出血来,却依旧一声不吭的狠狠咬着牙关。



不行,我要回去再想想其他办法,天无绝人之路,为了房子,为了活命,一定还有办法的!



我蹑手蹑脚,想要悄无声息的先离开这里,他们都以为我还被蒙在鼓里,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我正要趁夜离开,却不想刚刚走出没几步,便听得黑暗中前方传来两个异样的脚步声。



我脚步一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要是我在这里被他们知道了,以村长父子的狠辣,我怕是连最后一丝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将身子紧贴着屋檐下的阴影处。



这个时候,前方的脚步停了下来,很快便传来悉悉索索的异响以及男女的说话声。



“柱子哥,啊,柱子哥你别这样,我老头还在家里,别被人看到了。”



“燕子,我太想你了,要不你跟我走,你只要跟我好,柱子哥以后保证对你千依百顺。”



“柱子哥你别急啊,燕子我就是你的人,以后总是会给你的,啊,别这样!”



两人的喘息声,隔着五六米都能听到,倒是把黑暗中的我听得面红耳赤,不能自己。



村长徐松林有一子一女,儿子就是徐浩,女儿名叫徐燕。这叫燕子的女人,显然就是村长的女儿徐燕,而那个柱子哥,要是没听错的话,就是之前对我肆意侮辱的那个铁柱。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我有些眼红的咬了咬牙,那徐燕长得可比梅香还要美,又是村长家好饭好菜的养着,细皮嫩肉的,光是看着都让人眼馋。那铁柱粗黑鄙陋的家伙,又是村里出了名的游手好闲,连他这样的烂货都有女人,偏偏老实巴交的我只想找个婆娘好好过日子,却落得这般下场,真是想想就让人心中窝火。



正这时,一个女人的破锣嗓子,陡然响起。



“谁?是谁在那里!”



刹那间,我整个人都差点傻了,因为那个声音响起的同时,她已经朝我这方向走了过来,一旦被她看到,我怕是连躲都没地方躲!



“妈,是我呢。”关键时刻,还好徐燕回答了一声,把她妈的注意力给引了过去,我心脏“砰砰”乱跳,趁着这会功夫,忙随便在外院寻了间屋子,便一头躲了进去,我才刚刚躲进去,身后徐燕他妈便走了过来,大着嗓门道:“大晚上的,你搁外面干嘛,黑咕隆咚的,也不怕让狼把你叼了去!”



徐燕娇声道:“妈你尽吓唬我,村子里哪来的狼啊。我收件衣服呢,等会要去洗澡。”



“收件衣服都慢吞吞的,快些个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6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