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学长太深了h -尿在里面 舒服 高H

嗯啊学长太深了h -尿在里面 舒服 高H杜妙说道:“不了,明天还要去公司。”

    孟思思说道:“那好,你喝饮料,我喝酒,吃什么呢?火锅?”

    杜妙说道:“我刚吃完不久,不是很饿!吃什么都行。”

刘洁,赵铁柱的脑海里蹦出这个名字。

要说这刘洁也命苦,那可是村子里少有的大学生回来的,人长得也水灵,可惜偏逢一个烂赌成性的老爹,为抵债,把刘洁嫁给了同村的二傻子。

又想起二傻子说刘洁在院子里洗澡,赵铁柱便也伸长了脖子朝院子里看去。

可惜距离有点远,虽说墙头低矮,但却啥也看不到。

二傻子这时候倒激灵了,看到赵铁柱贼兮兮的朝院子里看,顿时警惕的问道:“柱子哥,你在干嘛?!”

“嘘!小声点。”赵铁柱吓了一跳,赶紧做出一个噤声的姿势,想了想,信口胡邹道:“我看你傻里傻气的站在这里放哨,这不行,这太明显了,着要是有人去另一边偷看,你就发现不了了,所以我寻思帮你放哨看着点,反正我也没事。”

二傻子眨了眨眼睛,稍微捋了捋,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感激的看着赵铁柱说道:“那好,谢谢柱子哥。”

“客气,都是自家兄弟。”赵铁柱心头一喜,一副大义凛然的摆了摆手,然后小心的朝墙头摸了过去,凑近了些。

二傻子果然啥也不说了,反倒听了赵铁柱的话更警惕的四下张望着。

刚到墙角,赵铁柱听见一阵哗哗的水声传来,刘洁果然在院子里洗澡,而且听起来距离还不远!

他心里一阵热乎,慢慢立起身子,拉长了脖子贼兮兮的朝院子里望去。

村子里的墙头大多都是乱石堆砌,中间泥土填缝出来的,低矮且不平整,中间凹陷处冒出一个赵铁柱的脑袋尖儿倒也不是那么明显。

赵铁柱心脏快速的跳动起来,双手趴在墙头,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

院子里,赵铁柱看到了刘洁那光条条的身体。

一个硕大的木盆放在坑坑洼洼的青石地上,旁边放着一个小板凳,刘洁一丝不挂的坐在上面,手拿一个木瓢时不时的舀水淋到自己身上。

她坐着的位置是侧身对着赵铁柱的,赵铁柱随意的一瞄就看到她胸前引人注目的柔软。

一看就是未经过多少开垦,他想着这二傻子啥也不知道,这刘洁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二傻子给拿下。

此时刘洁正一只手不断的舀水,另一只手慢慢的清洗自己的身体。

赵铁柱心头不仅感慨,女人果然是水做的,皮肤细嫩,随便一捏就变形。

他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心里暗自欣喜,的亏是绕了点路从这边走,不然怎么可能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

看着刘洁,赵铁柱脑海里又浮现出王雅琴那压在自己身上的美妙一幕,虽说两人都光着身子,但却完全不是一种风格。

王雅琴那可是真真切切的人妇,年纪也比刘洁大点,属于熟透了的那种,咬一口,甜到心窝窝里。

这刘洁呢,虽说也嫁人了,但丈夫却是二傻子,有没有被拿下都还另说,整个人都显得青涩稚嫩,属于将熟未熟的当口,而且刘洁身材保持的很好,苗条的身体,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紧致的绷着,光洁有弹性。

正想着,刘洁忽然站了起来,赵铁柱赶紧撇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聚精会神的偷看起来。

她微微扭转身体,背对着赵铁柱,又开始舀水从上而下的淋在身上。

赵铁柱有些失望,这角度可不太好,他可还没好好的欣赏那对峰峦呢,这咋背过去了。

也就在这时,许是刘洁要洗自己的腿,她慢慢弯下腰来,挺翘的美臀正对着赵铁柱的脸!

赵铁柱看着刘洁整个翘臀就这么完整的暴露在自己面前,心里兴起一股强烈的冲动,恨不得直接翻过墙头冲过去好好的揉搓一番。

但他不敢这么做,这要是进去了,怕是得被二傻子的老爹乱棍打死。

翘臀中间,因为刘洁姿势的关系,赵铁柱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全看到了。

赵铁柱看的火急火燎的,忍不住感慨起来,这二傻子也是好命,水灵灵的一个大姑娘,就这么被他给霸占了。

要说这刘洁的老爹刘颖豪,也真是混蛋,这么好的姑娘,就为了欠二傻子家的那点赌债,就这么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卖了,真是混账,赵铁柱一个外人都恨得牙痒痒的。

转过头看向去,二傻子还在警惕的东张西望,赵铁柱都被气乐了,轻声问道:“二傻子,你媳妇现在可没穿衣服,你不要看看吗?”

谁知二傻子却一脸得意起来,不屑的说道:“切,有啥好看的,我爹可是经常让她光着身子给我俩洗澡来,不穿衣服有啥稀奇的。”

“啥?”赵铁柱愣了愣,反应过来二傻子的话顿时一瞪眼睛:“啥?你说啥?你爹……你爹让你媳妇儿光着身子给你俩洗澡?你和你爹?”

“对呀。”二傻子得意的点了点头。

 文学

靠,这什么情况?赵铁柱忍不住爆了声粗口,二傻子他爹他知道,叫王根生,平日好赌,没想着还是个老色鬼,二傻子的娘死的早,这老流氓竟然这么胡来?

难道不知道这是乱伦吗?竟猖獗到和儿媳妇儿一起洗澡!莫不是觉得二傻子不行,这老流氓自己要亲自上阵留种了?

这时,王根生穿着背心大褂子从里屋走了出来,看了看院子里正撅着屁股洗澡的刘洁,顿时嘿嘿一笑,一边快步走过去,一边伸手就要脱下自己的衣服,显然是打算和刘洁一起洗澡了。

赵铁柱也看到了王根生,尤其是看到王根生在脱衣服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老流氓竟然真的这么无耻!

刘洁察觉到动静,扭头看到王根生正在脱衣服,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和害怕,最终也没做什么,只是咬紧牙关,依旧光着身子站在那里。

二傻子也看到了王根生,眼看王根生脱掉了背心,立马想起了三人同浴的美景,于是扯着嗓子喊起来:“爹,我也要洗澡。”

这一嗓子不打紧,却是吓了赵铁柱一大跳。

王根生听到声音扭头看过来,忽然愣住了,墙头,两个脑袋也正看着这个方向,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二傻子,另一个……是一脸错愕的赵铁柱!

四目对视,尴尬,大写的尴尬!

王根生和赵铁柱几乎同时瞪起了眼睛。

“呵呵……误会,误会啊。”赵铁柱干笑两声说道。

误会?王根生回过神来,二话不说一把拎起墙角的铁锹直奔门口而来,赵铁柱哪里还敢犹豫,撒丫子就窜。

王根深后面紧紧的追着,嘴里骂道:“好你个赵铁柱,小兔崽子,光天化日之下,敢偷看我家媳妇儿洗澡,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看他气愤的程度,赵铁柱哪敢让他抓到,脚下抹了油一般跑得更快了。

但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虽说王根生不见得能追得上赵铁柱,但他骂骂咧咧的,传到村子里名声也不好。

拐过拐角,看着眼前熟悉的地方,赵铁柱有些呃然,没头没脑的窜过来,竟是又回到王雅琴的家了。

朝身后看了看,王根生还没拐过来,赵铁柱一咬牙就钻进了王雅琴的院子。

此时的王雅琴刚洗过澡,换上了宽松的农村大白衫,因为是在自家院子里,算是当居家服穿了。

“你这混小子,刚才跑得快,这咋又这风风火火的回来了?”王雅琴没好气的说道,同时展开手里刚刚洗过的碎花长裙,准备晾晒一下。

这农村大白衫,宽松,没有袖子,她一扬胳膊,透过胳肢窝立刻看到半个大白球。

赵铁柱眼睛都直了,但眼下可不是欣赏这个的时候,听着外面王根生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他赶紧窜到了里屋。

王雅琴看赵铁柱反应有些奇怪,搭好衣服正打算回屋问一下,忽然就看到王根生拎着铁锹骂骂咧咧的闯了进来。

“雅琴妹子,赵铁柱那小子呢?”王根生一边四下张望,一边怒气冲冲的问道。

王根生和刘洁的父亲一样,好赌,平日里为人也不怎么样,在村子里很不受人待见,况且他现在追打的可是赵铁柱,虽然不知道情况,但王雅琴还是护着赵铁柱。

“没看到,你找赵铁柱怎么还找到我家来了?”王雅琴随口应了一句。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他朝这边过来了,一定是溜进你家了。”王根生摇了摇头说道,刚拐弯人就不见了,拐弯处就只有王雅琴一家,他料想赵铁柱就是躲进王雅琴家了。

“我说没看到就没看到,你这拎着铁锹闯进我家是要干嘛?”王雅琴双手叉腰,虽说赵铁柱的确是躲在她房里,但王雅琴也算彪悍,气势是丝毫不弱。

“懒得和你废话,我要进去看看,等我找到这小子,看我不打断他的腿!”王根生骂骂咧咧,说这话就想要拎着铁锹绕开王雅琴去里屋找找。

王雅琴一个箭步就挡在了王根生的身前,瞪起眼睛说道:“咋滴,还想闯进我家?看我男人不在好欺负我是不是?”

“谁欺负你了?我是在找赵铁柱这小子,你可不要胡搅蛮缠。”王根生忙说道。

“那我不管,我没看到他进来,你要闯进去,我可就喊人了。”王雅琴挑了挑眉头,毫不示弱。

“那你喊,我今天是必须要揪出这小子的。”王根生皱了皱眉头,作势就要一把推开王雅琴。

“妈呀,快来人啊,我这刚洗完澡,王根生就闯进我家啦,快来人啊!”王雅琴心里一急,直接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没想到这王雅琴真的喊了起来,王根生登时吓了一跳,赶紧退后几步,嘴里喊着:“别喊了别喊了,我这是进来找赵铁柱的啊。”

但王雅琴却喊得更起劲儿了,一边喊,一边双手护着自己的胸,一副被人非礼未遂的样子。

王根生脑袋一懵,这么喊下去,明天他可就成了村里那些多事婆的谈资了。

“不找了不找了,我走还不行么?”王根生说完,赶紧退出了院子离开了。

王雅琴这才闭嘴,走到门口张望了一会儿转身回屋了。

屋里,赵铁柱正趴在窗户边上透过窗户缝儿朝外瞄着,王雅琴进来,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笑骂道:“别看了,走了。”

赵铁柱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

“话说你小子怎么惹到王根生了,好家伙,看那架势,逮到你不得扒了你的皮。”王雅琴好奇的问道。

“就是……就是有点小误会,呵呵……”赵铁柱哪好意思说事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道。

“小误会?什么误会?”王雅琴眨了眨眼睛继续问道。

“没什么了,就是小误会而已,对了,我今天来找你可是有正事儿的。”赵铁柱不好在这事儿上多做纠缠,急忙岔开话题道。

“啥事儿,说。”王雅琴点点头,紧挨着赵铁柱坐了下来,一脸认真的看着赵铁柱,等待着。

两人胳膊紧紧的挨在一起,赵铁柱立马又想起了之前的香艳一幕,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道:“你家后山那片地儿,是不是不用了?我看上面尽长些野草野果啥的。”

“是不用了,我家那口子出去打工,我一个人操持不来,就没管了,管它长些什么。”王雅琴想当然的说道。

“那正好,你看你那片地儿也没啥用,我是想着把他租下来。”说起正事儿,赵铁柱立马就认真了起来。

“你租那破地方干嘛?”王雅琴疑惑的问道:“前些年种庄稼,因为后山地势不平,浇水也不好浇,是种啥啥不行。”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种庄稼不行那是因为土质不合,现在你看那些野果树,结出的果子又大又甜,好家伙,比人家好好中的果树都好,你不觉得奇怪吗?”

王雅琴想了想,惊道:“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这是为啥?”

赵铁柱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咱们这山窝窝,云雾大、雨水也充沛、空气相对湿度就比较大、你家后山呢,位置也不错,漫射光多、昼夜的温差不大、土壤疏松、土质肥沃、我还测了一下,PH值5.5左右,这样的环境,种庄稼自然不行,但种果树,那绝对是块好地方!而且你看,这个……”

王雅琴摆了摆手,不等赵铁柱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得了得了,你也知道王雅琴没上过几年学,你和我说这些东西我也不懂,不过你租我家的地到底要干嘛?”

赵铁柱嘿嘿一笑,双眼带着异样的神彩,自信满满的说道:“开果园!”

“开果园?”王雅琴微愣了一下,神色古怪的说道:“人家年轻小伙都一个个的往外跑,就连村里的壮丁这些年也跑的没剩几个了,外面世界好,过得也舒服,都不舍得回来,你可倒好,咋还在这扎窝开起果园了。”

“他们往外跑,还不是因为在山里赚不到钱,但为啥呢?还不是交通不方便,进山出山只有一条路,可你知道么,这要说土了,那叫穷山僻壤,带点学问的,那得叫世外桃源!”

“屁的世外桃源嘞,我咋没觉得咱这山里有多好。”王雅琴撇了撇嘴,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是现在,我计划好好的把咱们这开发一下,开果园就是第一步,等发展起来了,你再看看咱这,绝对是天差地别!”

说话间,赵铁柱双眼发亮,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许多,王雅琴在一旁看的都有些痴了。

赵铁柱说的这些东西,她一个妇人,不懂,但她却能在赵铁柱身上看到一种特殊的气质,那是山里这些老农身上从来都没有过的。

“好,我租给你。”王雅琴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么爽快吗?”赵铁柱讶然的看着王雅琴,本想着还要多废些口舌,却没想到王雅琴竟如此痛快。

“难得咱们山窝窝里出了个有思想,有抱负的,冲你着干劲,我这地就租给你了,想做什么就放心大胆的做,王雅琴都支持你。”王雅琴有些宠溺的看着赵铁柱说道。

“谢谢王雅琴,那这样,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去村支部找村长签下合同,我就着手开始准备了。”赵铁柱一念至此,迫不及待的说道。

说是合同,其是也就是一份手写协议,村支部盖个戳,就算是生效了。

两人相跟着来到村支部,中间一间好算像样的平房就算是老村长的办公室了,同时也是老村长的家,平日里老村长就住在里面。

到门口,看到村支部的房门虚掩着,赵铁柱想也没想就推门而入,村子不大,彼此之间都很熟识,也没那么大规矩,和老村长更是不需要这些有的没得。

推门而入,赵铁柱一眼扫过去,忽然愣住了。

只见窗户前面,一个白条条的身体正背着光站在那里,竟是个没穿衣服的女孩!

这是什么情况?老村长呢?

此时女孩正在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因为是正对着赵铁柱的方向,她胳膊一舒展,胸前一对傲人也随着她的动作颤了颤。

女孩的脸很好看,婉约的眉,挺翘的鼻子,红唇淡淡,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低头看着她自己的身体。

目光顺着女孩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全看到了。

赵铁柱立马感觉鼻头热热的,小腹一团卸货蹭的就窜了起来,心里暗暗点头:“不错不错,屁股大,能生娃。”

只是这女孩……没见过啊!而且,她皮肤显然比这些山里土生土长的女娃子要干净白皙的多。

眼前忽然出现的香艳一幕让赵铁柱眼睛都直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5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