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被下药后勃起被榨精* 受开会时攻藏在椅子里

 武警被下药后勃起被榨精* 受开会时攻藏在椅子里就在他尴尬一笑,准备先就此别过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她用英文来了一句,“真的是你?”

    顾佑堂直接愣住了,怔怔看着范秋英好一会儿,才犹豫不决开口,同样也是用英文,“是我,你竟然能认出我来?”

    说着,摸了摸自己脸上用马尾巴做成的扎人的胡须。

 我突然邪念横生,有了个疯狂想法,干脆躺在地上道,“女叟子,我洗澡摔倒扭到脚了,你进来帮帮我。”

  女叟子一听就急了,叫我不要乱动。

  没一会儿,女叟子就进来了,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白T恤,刚好盖过臀部,衬得那双玉腿又白又长。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女叟子心疼说了我一句,刚想把我扶到凳子上,目光却落在了我那处,瞬间女叟子的嘴就吃惊得张大了。

  女叟子目光完全被我那里吸引住了,隐约间,我竟看到女叟子眼神里流露出渴望。

  不过很快,女叟子就撇过头,红着脸道,“阿正,你…先冲干净身上的泡沫。”

  我接过女叟子递给我的花洒,目光落在她包裹屁屁的白T恤上,有了邪恶念头。

  “女叟子,你帮我拧开水龙头。”

  见女叟子转身了,我特意将飙头对准她,“哗啦”一声,水猛地飙向她身上。

  女叟子惊叫了一声,连忙关掉水龙头,嗔怪道,“阿正,你干什么!”

  “啊?”我佯装不知其事,“女叟子怎么啦?”

  女叟子见我满脸疑惑,以为我不是故意的,“没事,女叟子帮你洗吧,你看不见,免得你拿着花洒到处乱飙。”

  她要帮我洗澡!

  我差点兴奋地叫出声,却一脸平静道,“麻烦你了,女叟子。”

  女叟子拿起花洒站在我面前帮我冲洗,她身上几乎淋湿了,我目光贪婪地落在她身上,身下登时精神抖擞。

  女叟子目光落在我那处,我听到她不经意倒吸了口气,估计又是被我尺寸给吓到了。

  为了不被怀疑,我赶紧说道,“女叟子,你扶我到马桶那,我想…上厕所了。”

  女叟子嗯了声,红着脸将我扶了过去。

  我原以为她会背过身子,没想到她就站在旁边,时不时瞥向我那里。

  “女叟子,可以了。”我提醒道。

  女叟子过来扶我时,我故意往她身上靠,转身时正好碰到她大腿上。

  女叟子登时惊呆了,目光直愣愣盯着我那里。

“怎么啦,女叟子。”我佯装糊迷茫地看向她。

  “没没事,我先扶你回房间。”女叟子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俏脸通红一片。

  她动情了,我察觉到了。

  我以为今晚会跟女叟子发生点什么,然而她送我回房后,便匆匆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心情烦躁得很,懊悔自己怎么不冲动点,搞得现在自己这么难受。

  但稍微冷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行径够禽兽了,再越界就不好了,最后折腾了好半天我才睡着。

  “阿正,阿正…”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女叟子在叫我,突然被人推了一下,睁眼一看,还真是女叟子。

  只不过,此时的女叟子一丝不挂地站在我面前,顿时就让我那里一跳。

  “女叟子,这么晚了有事吗?”

  女叟子大半夜光着身子跑来我房间,难不成是想要了?

  “阿正,你帮女叟子个忙,女叟子那里…”女叟子谷欠言又止,脸上羞红一片。

  “那里?”我心脏跳得飞快,“女叟子你那里怎么了?”

  我心想着她可能是想要了,但我不能说破,我必须得装糊涂。

  可接下来,女叟子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我那里有个跳,跳蛋,线扯断了出不来,你帮女叟子弄出来好吗…”

  我脑袋“轰”的一下!

 文学

  跳蛋?

  线扯断了?

  我滴个乖乖,那里得多紧才能把线给扯断啊。

  女叟子急得都快哭了,“我弄了好几个小时了都弄不出来,阿正,你帮下女叟子吧。”

  女叟子居然让我帮她,这简直比她要我跟她滚床单还刺激!

  “女叟子,你别急。”我拼命地压抑着内心的火热,“你先躺到床上,我帮你弄出来!”

  女叟子躺到床上,咬着下唇说道,“阿正,这事你得替我保密,不然女叟子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放心女叟子,这事我谁都不会说。”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那开始吧,还好你看不见。”

  我狠咽了口唾沫,谁说我看不见,可惜屋里没开灯,否则我就可以把女叟子浑身上下每一寸都看个遍了。

  女叟子把我的手放到那片地带,“阿正,就在那,你要轻点,别,别让它再进去了。”

  “知道了女叟子。”

我应了一声,凭着感觉将手伸了进去……

女叟子轻哼了一声,“阿正,摸到了吗?”

  “摸,摸到了。”我激动地舌头都打结了,轻呼了一口气,“我现在把它弄出来。”

  “嗯——”女叟子嘤咛了一声,催促道,“那你快点。”

  突然女叟子夹紧双腿,浑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嘴里发出奇怪的闷哼。

  我也刚好夹出那玩意,“女叟子,出来了。”

  女叟子喘息地“嗯”了一声,拿回跳蛋什么也没说,便急忙离开了。

  而后几天,女叟子对那晚的事闭口不提,仿佛跟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细心照顾着我。

  只是她不再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小侄女了了,像是刻意回避着我,这让我很难受。

  我必须得打破这种局面!

  晚上小侄女已经睡着了,女叟子在厨房削水果,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真丝吊带背心,衬得皮肤光滑白皙。

  灰色的小短裤包裹着她的浑圆,显得曼妙的身材更加的凹凸有致。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女叟子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只不过是身材变得更加丰满迷人了。

  尤其是在她生了小孩之后,产后的充盈抹去了她的青涩。

  我进厨房摸索着给自己倒水,女叟子背对着我没说话,我心里憋得难受,便故意将杯子推倒在地上。

  “啪”一声杯子就摔碎了,女叟子转身惊呼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喝水可以跟我说一声呀。”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作势要蹲下来捡。

  却被女叟子喝止,“你站着别动,小心玻璃渣子,我来就行了。”说着便蹲了下来。

  女叟子收拾完了,我赶紧说,“麻烦你了,女叟子。”

  “有什么麻不麻烦的,过来一起吃桃子吧。”

  说着便端起果盘,走到客厅,而我跟在她身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她后臀,顿时口干舌燥得要命。

  女叟子递了桃子给我,我咬了一口,可依旧解不了我内心的渴。

  “阿正,”女叟子突然唤了我一声,只见她咬了咬唇,似乎在犹豫什么。

  很快她便又道,“你要尝尝吗?”

尝尝?尝什么,难道是女乃吗?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怎么会不想喝!

  但我不能表现得太急切,故意支支吾吾道,“这…这样不好吧,女叟子你的女乃我能喝吗?”

  “想什么呢。”女叟子娇嗔了一声,似是想起了之前的旖旎,俏脸微红。

  “我是问你要不要喝牛女乃,你脑瓜子想什么呢。”女叟子白了我一眼,随即起身回了房间。

  我一顿失落,这下好了,女叟子肯定觉得我思想龌龊,估计以后都不想搭理我了。

  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跟女叟子关系才刚缓和些,自己又给搅和了。

  可紧接着,女叟子从房间里出来,端着一杯女乃走到我面前,红着脸说道:

  “我刚才在厨房热了杯牛女乃,你喝了吧。”

  说着将那杯女乃放在我面前,又匆匆回了房间。

  这是牛女乃?

  我望着这杯女乃发愣,女叟子明显在撒谎。

  她刚刚回的是自己房间,不是厨房,而且我也没见她热过牛女乃。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大胆的猜想,这该不会是女叟子自己的吧!

  我咽了口唾沫,两只手捧起杯子,感受着杯子周围环绕的温热。

  我低头闻了闻,一股女乃香味扑面而来,随即尝了尝,就是之前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喝了一口,先含在嘴里,浓浓的女乃味在口中慢慢化开。

  紧接着,我“咕噜咕噜”的,一杯女乃全进了肚子,我舌忝了舌忝嘴角的女乃渍,一时间回味无穷。

  半夜,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那杯女乃的原因,身上燥热得厉害,便起身去浴室冲个冷水澡。

  经过女叟子房间时,我发现房门虚掩,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压抑的声音。

  我骤然站住,透过虚掩的房门,竟看到这样的一幕。

  女叟子坐在床头,正红着脸将乳汁挤到手上的杯子里。

  我睁大了眼睛,想起了那杯女乃,没想到真的是女叟子的!

  女叟子挤得有些费力,不敢用太大力,怕自己的叫声吵醒一旁的小侄女,只好缓缓动作着。

  即便如此,女叟子依旧喘息连连,满脸通红。

  我看得眼里发热,恨不得冲了进去。

  很快女叟子就挤满了一杯,放在床头柜上,我以为女叟子准备入睡,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惊住了!

  女叟子起身脱掉衣服,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根黄胍,气喘吁吁朝那里伸了过去。

  床正好对着房门,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

  小侄女在旁边熟睡着,女叟子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声音。

  然而她弄了没一会儿就把叹了口气将黄胍扔在一边。

  突然女叟子下床朝门口走过来,吓得我赶紧溜回了房间。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该不会女叟子发现我偷看她了吧,我这么一想,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

  房门被打开了,我赶紧装睡。

  “阿正,你睡了吗?”女叟子轻声问道。

  我不敢吭声,女叟子又唤了几声,见我没反应,竟直接用手拨开我的裤头!

我忍不住眯眼一瞧,女叟子竟光着身子怕到了我身上,然后坐了下来……

突然“哇”的一声,小侄女的啼哭声从女叟子房间传出来。

  女叟子吓得赶紧撒手,见我依旧睡得深沉,便轻手轻脚地下床回了房间。

  我粗喘着气躺在床上,心里直后悔为什么刚才一直装睡,女叟子明显需要一个男人,要是我将她压倒没准就成事了。

  次日,女叟子也没问我有没有喝了那杯女乃,只是令我惊喜的是,女叟子又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女乃了。

  让我想起了昨晚她在床上疯狂撩乱的一幕。

  过了一会儿,小侄女就吐出来,女叟子把另一边送过去,小侄女竟让开了,嘴里吐出了女乃泡沫,看样子是吃饱了。

  女叟子摸了摸没被吃过的月匈部直皱眉,鼓鼓囊囊的怕是女乃涨得厉害。

  女叟子让我帮忙抱着小侄女,小家伙吃饱了也不调皮,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女叟子进了厨房,厨房就在客厅对面,我坐在沙发上,模模糊糊地看见她似乎在那折腾,果不其然,没多久她就端了一杯女乃出来放在我面前。

  “阿正,我刚刚在厨房热了杯女乃,你喝了吧。”

  女叟子从我怀里抱过小侄女,羞赧着脸,“喝牛女乃有利于恢复眼睛,以后女叟子每天都给你喝!”

  天哪,每天都能喝!

  我内心激动地差点叫了出来,跟女叟子道了声谢,便一口气喝了下去。

  而后几天,她果真每天都给我喝!

  每次喝完,我就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而且越来越强烈!

  当晚,我浑身燥热进了浴室,刚拉开帘,看到一个陌生女人不着一缕地站在花洒下。

  我愣住了,那女人曼妙娇躯尽入眼帘,竟刺激得我立即有了反应。

  那女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那里,忽的咯咯笑道,“你就是苏瑶的小叔子?”

  “谁?”我赶紧遮住下面,眼神迷茫看向对方,“谁在里面?”

  她竟然不慌不忙地走到我面前,挥了挥手,突然踮起脚尖把脸凑了过来,见我毫无反应,莞尔一笑,“还真看不见啊。”

  吐气如兰,她的气息飙洒到我脸上。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鼻间有股淡淡的芬芳,“你是谁,麻烦请你出去。”

  那女人媚眼如丝地瞥了一眼我那里,“我洗完了,你慢慢洗吧。”说完便裹着浴巾出去了。

  “这女人,还真是胆大风马蚤。”我心里暗想道。

  我洗完澡出去,听到女叟子房间传来聊天声音。

  “诶,苏瑶,别说你小叔子挺帅的,可惜是个瞎子。”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竟然说我是瞎子。

  “叶紫你别这么说,他眼睛还能恢复的。”

  我一听心里舒服多了,还是女叟子会体贴人,说话都这么好听。

  “那就是暂时残疾咯,不过嘛,他还挺有料的,刚刚我在洗澡的时候,他闯了进来,光溜溜的被我看了个遍,他那家伙要是强势起来,啧啧,苏瑶,你跟他朝夕相处的,有没有想过……”

  “说什么呢!”女叟子娇叱了一声。

  “诶,你真没想过,你老公都走那么久了,你该不会真当寡妇吧,你谷欠望那么强,受得了么?”叶紫不停地调侃道。

  女叟子谷欠望强?我听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你别乱说,我现在不想这些,就想把佳佳养大,照顾好阿正。”

  叶紫一听就不乐意了,“你傻呀,一个人养个小的已经够辛苦了,你还顾个大的,你怎不跟你小叔子凑对一起过算了。”

  “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女叟子语气有些不悦,“我怎么可能跟他过。”

  我听了心里不禁有些寞落,女叟子这是嫌弃我了?

  “不过也是,你小叔子虽然长得好,但可惜眼睛瞎了,还得人照顾,跟了他也过不上好日子,要我也不愿意跟一个又穷又瞎的人过一辈子,你现在还年轻漂亮,趁早找个有钱老实的嫁了。”

  叶紫这番话直戳我心窝!

  我现在确实是要钱没钱,虽说没有真瞎,但眼睛却没以前不好使了。

  而且为了满足私谷欠,还让女叟子照顾我,心里越想越惭愧,也难怪女叟子看不上我。

  “我没那个意思,阿正也没你说得那么差,只是他是我小叔子。”女叟子轻叹道,语气似乎有些惋惜。

  我一听顿时振奋了起来,原来女叟子并没有嫌弃我,只是介意我的身份罢了,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

  “你个小马蚤货,你还真看上你小叔子了?”叶紫揶揄地笑了笑。

  “说什么呢。”女叟子赶紧否认道,“我才没有。”

  叶紫不信,不停地追问女叟子。

  女叟子极力否认,最后声音不禁大了起来,反倒把小侄女给吵醒了,最后叶紫只好作罢了。

  估计是女叟子掀衣服喂小侄女了,惹得叶紫一阵惊呼,“哟,小样儿,瞧你这双,喂过娃了还那么好看。”

  “真是的,你小声点。”女叟子压低了声音,“外面听得到的。”

  叶紫语气有点不屑,“听到又什么了,你小叔子又看不见,我开的养生馆里有几个跟你小叔子一样的,专门给人催乳的,现在一听到月匈手就哆嗦,前几天有一个还辞职了。”

  “你让男的给女的按摩?”女叟子难以置信,“你这是开养生馆,还是搞那种场所呀?”

  “去你的,我这可是正经经营,我雇的那些是盲人,虽说是男的,但有些顾客就好这口,毕竟男的摸起来更舒服,而且更容易通乳。”叶紫解释道。

  女叟子有些讪讪,“我有点接受不了。”

  “你是没试过,试过了你恨不得天天让我店里的人来帮你按摩呢。”

  叶紫打趣,随即一本正经道,“诶,苏瑶,听说你小叔子学中医的,要不你让他来我店里工作,我那正缺人手,就需要他这种高大帅气的瞎子。”

  我一听她这样形容,差点呕出一口老血,高大帅气我承认,但老子又不是完全瞎了!

  “这…”

  听女叟子的语气好像有些犹豫,我赶紧崛起了耳朵。

  “得问问他,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这愿不愿意他都得有份工作,你说他眼睛能恢复,那得什么时候,一年半载还好说,十年八年的,难不成你要养他一辈子?大小伙子的,只是看不见而已,又不是不能自力更生。”

  其实叶紫的话没错,我虽然眼睛不好使,但也得自己养活自己。

  要是能挣多点钱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担一下,说不定哪天我能撑起这个家,让女叟子她们过上好日子呢!

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也让我跟叶紫互相认识了一下。

  叶紫这个女人我之前听女叟子提起过,她是我女叟子的闺蜜离过一次婚,典型的单身富婆,只不过她比一般的富婆更优质。

  女叟子说她要在这住几天,我倒无所谓。

  只不过我没想到她这人竟这么随意,直接穿着一件吊带丝绸睡裙就出来吃饭,一头大波浪的秀发别到一边,修白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露了出来。

  她坐在我对面,这时我才发现她眼角有颗红痣,这样的女人既聪明又风马蚤多情。

  但不得不说,叶紫确实很有魅力,跟女叟子这种柔顺温婉型截然不同,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5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