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内裤被拨到一边疯狂进入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内裤被拨到一边疯狂进入宁,其实我们下午大概探讨了一下,其实我们都不会拒绝为全球的教育事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我们都希望这笔用于华夏教室改造的钱还是能以捐款华夏能承认的捐款,而不是你所说的担保金的方式来提交给基金会,这个小小的要求,这应该没问题吧?”

周瑶脸色羞红,目光却下意识朝我裤裆看了一眼,顿时满脸通红,可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呈现半透明状态,娇嗔看了我一眼,急忙捂住胸脯和下面,跑了出去。


她未经人事,今天帮我洗澡的时候差点被我开发,肯定不敢再进来,我擦干净身子穿好衣服,扶着墙壁单脚跳到了外面。


周瑶正躲在沙发后用抱枕挡着身子,见我出来想过来扶我,可又怯生生望着我。


我重新坐在轮椅上,指着卧室关切说:“瑶瑶,你衣服已经湿透了,不换容易感冒,去我房间换上我的衣服,你的衣服一会儿就晾干了。”


“嗯。”


周瑶应了一声,依旧用抱枕遮挡着身子匆忙进入房间。


这一天我再不敢继续挑逗周瑶,生怕用力过猛,遭到她的厌烦。


等晚上周瑶换上衣服离开后,我在床上看到周瑶穿过的衣服整整齐齐叠在床上。


这套衣服上面还弥漫着周瑶处子的香味儿,在整理的时候,发现被周瑶穿过的裤子,遗留着一片水渍。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亢奋,使劲儿嗅了一下,淡淡的清香涌入鼻孔,亢奋下我快速脱了裤子,开始自我满足起来。


第二天我就感觉腹部疼的厉害,应该是昨天在浴室扶住周瑶的时候扭到了。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开门声,我正想爬起来,腹部的疼痛让我‘哎呦’叫了一声。


在我惨叫之下,外面传来周瑶急促的脚步声,跟着房门打开,周瑶一脸焦急走了进来:“马叔,你怎么了?”


我呲了呲牙忍着疼痛说:“瑶瑶,昨天在浴室我扶着你的时候好像用力过猛,小腹肌肉扭到了,现在疼的要死。”


周瑶一颤,脸上写满了负罪感,她有点手足无措道:“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紧咬牙关摇头说:“不用,我躺会就没事了。”


“这怎么行呢?马叔是因为扶我才扭伤的,我可不能看着你这么疼下去。”周瑶急的攥紧了粉拳,小脸也露出了茫然之色。


见周瑶已经开始自责,我吸了口气,苦笑说:“瑶瑶,我现在这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站起身,要不你帮我用精油按摩一下吧,这样可以缓解一点疼痛。”


周瑶柳眉微皱,着急说:“可是我不会啊。”


“不碍事,网上有教程,我这就打开,你照着上面的帮我按摩就行了。”


“马叔,要是真可以缓解,我就帮你按摩一下吧。”


周瑶这次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下来,我心中窃喜,忍着疼痛将电脑打开,播放了一部高级会所精油按摩的片子,没一会儿一对穿着睡袍的男女出现在屏幕之中。


周瑶果然比我想的还要单纯,非但没有接触过男人,就连这种电影都没有看过,根本就不明白这种片头,这种风格的电影即将播放的将会是一男一女香艳的画面……

“瑶瑶,按摩精油在客厅的茶几抽屉里,你拿一下吧。”


周瑶不谙世事出去拿精油,我直接掀开了被子,就这么穿着一条里裤躺在床上。


一想到一会周瑶会满手精油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加上电脑正播放着动作片,那里瞬间就有了反应。


 文学

“马叔,是不是这个?”


周瑶一边问一边走了进来,一双迷离的大眼睛在我身上忌惮扫了一圈,性感的殷红小嘴一张一合,看起来更加性感,让我想现在就把她压在床上。


“瑶瑶,就是这个,就照着电脑上的教程帮我按按吧。”


周瑶俏脸虽然无比绯红,但却为难的站在原地踌躇,目光不自然的瞄着我那里,似乎担心我那里会突然挣脱出来。


见她一动不动,我故意‘哎呦’一声,在我疼痛的表情下,周瑶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来,打开精油瓶在手心倒了一些,学着电脑上的画面,朝我身上涂抹了起来。


周瑶涂满了精油的手落在我的腹部轻轻按摩了起来,那柔软无骨的感觉让我丹田顿时炙热起来。


十多年没享受过女人爱抚的我顿时就热血沸腾,一部分涌入了大脑,一部分流窜到了里裤里面。


身体的亢奋让我脑子一阵眩晕,可周瑶的手一直都在我的肚脐眼附近摸索,并没有朝其他地方蔓延。


为了可以进一步刺激到她,我闭眼轻声说:“瑶瑶,再往下一点,扭伤的部位不在这里。”


肚脐眼往下就是下腹,在按摩的时候必定会触碰到我的剑拔弩张的大家伙,一想到周瑶会抚摸我的男性象征,我的呼吸就急促起来,恨不得直接将里裤脱掉,让她两只手好好给我按摩一番。


周瑶迟疑了一会儿,按照我的指示慢慢朝下游走了过去。


等来到下腹,周瑶的双手开始微微抖动起来,我能感觉到她有点拘束,毕竟这个部位有点特殊,她不敢大规模的抚摸,而是小范围的转着圈,每次手指即将要进入里裤的时候,又不自然的抽离,就好像故意挑逗我一样,让我奇痒难忍。


周瑶按摩了一会儿,精油挥发后有些干涩,当她拿精油的时候,另一只手依旧还贴着我的下腹继续按摩。


一心不能二用这个道理任何人都清楚,周瑶刚刚拿起精油,正在按摩下腹的手因为注意力不集中,突然滑入了我的里裤里面,直接摸到了我的本钱。


“哦!”


这猛然间的刺激让我舒服的瞪大眼睛,发出亢奋的喘息。


周瑶显然被吓了一跳,急忙将手从里裤内抽了出来,因为她的动作太过剧烈,一直都敞开瓶盖的精油没有拿稳,直接顺着修长白皙的颈部浇灌下去,衣服再次黏在了肌肤上,将那饱满又勾勒了出来。


“马叔,真不好意思,刚才我没注意……我……我……”周瑶脸红的如同水蜜桃一样,毕竟刚才触碰到了我那里,不敢正视我的目光,结结巴巴说:“我的衣服全湿了,我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别……”我也没提刚才的事情,拦住她说:“瑶瑶,家里的精油都被你倒在衣服上了,要不你就趴在我身上用身体按摩吧,这样不但可以大面积的按摩,而且精油也不浪费了。”


“用……身体?”


周瑶目光瞬间迷离,面色也紧张起来,不安朝电脑看了一眼,偏巧不巧,视频中的女人将精油涂抹在自己身上,趴在男人身上开始扭动了起来。


“那马叔,一会儿我要是压疼你了,你要告诉我……”


电脑上的画面给了周瑶一些勇气,加上我的提议,她吞了口唾沫,脱了鞋上床,也学着电脑上的男女趴在我的身上,将那柔软朝我胸口压了过来……

当我们的胸口接触瞬间,我的心跳顿时加速,差点从口中跳了出来。


虽然穿着小衣,可这种面对面感觉要比昨天用胳膊触碰的感觉还要强烈。


“哦……”


我无法控制喘了口粗气,反观周瑶,她却面色绯红,羞涩的闭上眼睛,嘴巴也抿的紧紧的,但眼睫毛却在微微抖动,必定是随着我们身体的摩擦她也有了一些动情。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所弥漫出来的热浪不断席卷我的下腹。


随着周瑶用身体摩擦我的身体,我生怕惊吓到她,也不敢直接抱住她的娇嫩身体,只能撑起双腿。


此刻如果她没有穿裤子,我只要稍微一动,就可以顺势进入其中。


精油很快就均匀的涂满了周瑶全身,渗透衣服流淌到了我的身上,让我古铜色的肌肤闪烁着亮光。


我们俩就好像从油罐里面爬出来的一样,没有了摩擦力,一切都那么的丝滑。


周瑶的动作非常拘禁不敢加大幅度,但是我却可以用力将胸肌变得结实来刺激她。


在我的动作下,周瑶小嘴微微张开,舒服的好几次差点没撑住身子,彻底趴在我身上。


“嗯……”


我的努力刺激让周瑶无法克制的发出了一缕诱惑的娇吟声,可下一秒意识到自己发出了这种可耻的声音,周瑶急忙闭上了嘴巴。


她正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难受,但也正是因为用力克制的娇羞样子,彻底将我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恶魔给唤醒。


“瑶瑶,舒服吗?”


我咕噜噜咽了口唾沫,在她耳边询问一声,又朝通红的耳垂吹了口气。


“舒服……啊不……不舒服……”


周瑶机灵灵颤抖起来,可是身体的本能却没有办法欺骗自己,随着我的动作开始大幅度的磨蹭了起来。


“马叔,怎么回事儿?我身子怎么突然这么热了?好奇怪。”


周瑶闭着眼睛脸红无比,她一边娇滴滴询问,一边加快动作,我们俩就好像两只泥鳅一样,疯狂的扭曲在一起。


在周瑶一前一后的摩擦之下,我好像要炸了一样。


可周瑶的大脑已经被渴望侵占,根本就没有理会我那里和她亲密贴合。


为了更进一步,我朝电视看了一眼,便道:“瑶瑶,你看教程里面的女人都脱了衣服,要不你也把衣服脱了吧。”


“还要脱衣……”


周瑶说着朝电脑看去,可里面女人不穿衣服的画面让她羞涩的止住了声音。


“你别脱完,穿着小衣就行了。”


见她犹豫着下不定注意,我知道此刻已经到了分界岭上,她渴望的阀门即将打开,只要我加把劲儿,一定会让她完成少女到女人的蜕变。


说完,我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突然伸手朝她裤子探了过去。


我的动作吓了周瑶一跳,可她并没有反抗,而是扭动身体任由我将短裤和短袖脱了下来,虽然还穿着小衣小裤,但裸露在外面的肌肤确是那样的光嫩平坦,甚至看不到一块多余的赘肉,在精油的润滑下闪烁着诱人光泽。


“瑶瑶,你躺在我身上,用后背给我按摩吧。”


在我的示意下,周瑶顺从的躺在我的身上,这个动作让我无比亢奋,看着视频中的男女,我探出两只手,直接抓住了那饱满的雪白……

“马叔,你干什么?别抓,好难受……”


周瑶羞耻的大喊,可我根本就没有撒手,而是揉了起来,让她再次放弃了反抗,发出了阵阵舒服的哼声,躺在我身上也疯狂的扭动起来。


她已经完全被我摸舒服了,即便是未经人事,但周瑶也是成年人,自然知道动情之后需要什么东西来满足,搞不好现在就想要让我帮她止痒。


更让我亢奋无比的是,随着周瑶的身子不断扭动,她两条光滑的玉腿不断拨撩着我那里。


“瑶瑶,舒服吗?”


我边问边顺着她平坦的小腹慢慢移动,在触碰到里裤边缘的时候,又朝上游走,一遍又一遍刺激着她,拨撩着她最后一道防线。


“马叔,别这样……我好难受的,求求你别这样了……”


周瑶虽然哀求,可迎合我的动作却越发的凶猛。


这一瞬间,我根本就无法把持住对周瑶身体的渴求,快速扭动身体,将里裤从身上蹭了下来,彻底暴露出了我的本钱。


周瑶躺在我的身上,没有注意到我现在没穿任何衣服。


我用腿将她那双纤纤玉腿分开,撑起双腿,用那里紧贴着她。


“嗯……好难受……马叔,什么东西?那是什么东西在蹭我?”


我心中嘿嘿一笑,她的胸口我已经摸过了,就差下面还没有用手触碰过。


手再次朝下游走,等触碰到里裤边缘,这次我并没有离开。


手直接就触碰到了那处。


这一刻我激动的差点窒息,心脏砰砰狂跳起来。


我做梦都没想到十多年没有触碰过女人的我,竟然会有这么美好的一天。


“啊……”


在我的拨撩下,周瑶再次喊叫了出来,她那未经人事的娇躯在这疯狂的刺激下更加厉害的颤抖起来。


我知道她此刻无比渴求,急切想要得到男人的安抚,趁着她意乱情迷的时候,伸手将里裤朝边上扒拉了开来。


电脑上按摩的男女已经结合在一起,女人那曼妙的‘嗯啊’声从音响传出,视觉听觉触觉的三重震撼让我再也控制不住亢奋,将那里对准了周瑶的那处,猛地挺动腰部,朝里面……

不得不说,女人还是原装的最正点。


即便周瑶的桃源入口已是泥泞不堪,而且我已经对准了入口,可猛烈一挺,却因为周瑶的身体太紧,根本就没有我想的那样顺利开垦这块肥沃的土地。


可即便如此,大家伙还是进入了一丁点。


这一瞬间,我就感觉进入了一个快要把我身体夹碎的真空空间里面,湿漉漉的顶端就好像抹了一层花蜜一样被无数蚂蚁攀爬啃食,那种舒服的滋味儿让我无法克制的喘了一口粗气。


本着女人对男人的渴求,即便周瑶是个雏儿,可泉眼里面还是泛出了一股温热的泉水,就跟洪水爆发一样,让我兴奋的扳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肢,继续朝里面凶猛刺了进去,下一秒就感觉好像卡住了一样难以进入丝毫。


“疼疼疼……”


周瑶突然剧烈颤抖起来,身子也紧紧绷了起来,疼痛难惹的用手不断拍打着我的大腿。


这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如果继续刺入,必定会成为周瑶的第一个男人,可是如果停顿下来,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想到马上就要让周瑶完成女孩到女人的蜕变,我心一横,任凭她大喊大叫的拍打我的大腿也没有理会,依旧紧紧抓着她纤细腰肢,继续朝里面用力挺了下去。


“马叔,不要……疼!”


周瑶急忙夹住双腿,挣扎中大家伙虽然被推拒出来,但是却被她紧紧夹在了股缝之中,加上上面涂抹了一层花蜜,又随着周瑶疯狂的扭动刺激,那阵阵酥麻爽快的感觉就好像我正在猛烈狂干周瑶一样,刺激的我差点就喷涌了出来。


“瑶瑶,别紧张,放轻松,一会儿就不疼了。”


我的大脑已经被欲望所充斥,一边说一边用力分开周瑶的双腿,不顾她的反抗,再次对准了入口,继续朝里面捅了过去。


这一次周瑶显然已经有了准备,在关键时刻急忙从我身上翻了下来,光着下身瘫坐在床上,花容失色的小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当看到我身下那根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家伙好像一条巨蟒一样凶恶无比盯着她时,周瑶本能朝电脑看了过去,可看到一对赤条条的男女疯狂结合时,突然用手捂住了苍白的脸庞,发出了一声惊呼:“啊!”


我被这声音也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从床上跳了下来,立在地上。


我只是轻微骨折,早就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一直装着没好,不过也只是想要让周瑶继续照顾我而已。


“马叔,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周瑶彻底崩溃,捂着脸哭了出来。


“瑶瑶,你别紧张,马叔没有恶意的,刚才我也是控制不住了,你别生气……”


“马叔,你竟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周瑶愤怒大喊,身子剧烈颤抖,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生气。


看着这双年轻硕大的胸脯随着身体的抖动猛烈摇晃,我的亢奋非但没有消减,反而越发大胜起来。


口干舌燥之下,我无法控制朝前跨了一步,呼吸粗重起来,准备将她压在床上疯狂捣入已经做好迎合准备的泥泞处。


周瑶捂着脸看不到我的动作,在我准备饿虎扑食把她压在身下时,外面突然传来一缕不适宜的急促敲门声。


周瑶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匆忙将手从脸上拿了下来,可看到我准备扑上去的样子,惊恐无比的抓起枕头挡在了身前,警惕喊道:“马叔,你……你……要干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5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