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进她裙底猛吸*他趴在两腿中间添我

   钻进她裙底猛吸*他趴在两腿中间添我爆炸声传开,内劲气息扩散出去,朱昊身影立于虚空中,“夏帝,不敢与本帝殊死一战?”

    叶君面色一沉,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明白不把朱昊逼到绝境,对方是不会向天明大军出手,所以必须将他重创。

    “不装了,摊牌了,你想要殊死一战,朕成全你。”

如果不是需要检查脚踝伤处的话,我想单是这只脚就足够我把玩欣赏许久。



收起微微泛起的涟漪,我赶紧仔细帮她检查。



还好,经过检查发现只是轻度的位移而已并不严重。



当然了,这种情况去医院的话少不了正骨贴膏吃药休息几天,但在我这却算不得什么。



于是我搬了把凳子,将她的左腿搭在了我的腿上,在她的脚踝处开始施展老爹留下的推拿手艺。



只五六分钟的工夫,徐晴就感受到了明显的效果。她惊讶的告诉我说,竟然感觉到脚踝的伤处疼痛减缓了许多,并且赞美我推拿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我知道她之前肯定是心怀对我占她便宜的猜忌,所以这赞美声声中才会带有一股致歉的味道。不过我并不介意,我更希望通过这件事能让我跟她之间拉近距离。



事实上随着推拿的继续,我们也确实展开了闲聊的话题。只是闲聊的内容比较少,而且她始终拿白衬衣捂着胸前,场面确实有些不太适宜于聊天。



尤为重要的是,因为她一条腿在床一条腿在我膝上的缘故,导致裙底洞开,所以我能够清晰看到她那两条光滑修长的美腿。。



心泛涟漪,口上忍不住的也就生了旖旎。



我对她赞美道:“晴姐,你的腿真美,脚也美,美的就像是件艺术品一样,而且是出自绝世大艺术家的手中,你就像是天地自然雕琢出的珍品。”



 文学

这种赞美的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像夸的太狠了。



果然,徐晴脸上也泛现出了羞赧的色彩,但随即她有低声嗔道:“别胡思乱想。”



想不过我并不介意,我认真的对她说,“晴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没有半点胡思乱想。你全身上下都美,美的就像是仙女一样。而且在我心里,你始终都是女神般的存在,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会像你一样好看……”



我对徐晴说了很多,多到她整个人显得特别不好意思。



望着面色羞赧如花的她,我再度怦然心动了,而且色胆也忍不住的大了起来。



盯着她水漾波纹的眸子,我小声说道:“晴姐,跟你说件事情,你别生气。”



“嗯?”她有些好奇,“你说。”



我稍稍闷了会儿,随即边按着她那双玉嫩的香足,边小声说道:“我有时候实在忍不住的时候,那里憋得慌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浮现你的身影……”



“啊?!”



徐晴羞疯了,单从她那通红的耳垂上,我都能感受到她此刻脸上是有多么的火热!

随后,她又问我,“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



我很诚实的对她说,“我家是乡下的,现在结婚城里得有楼房而且名下还得有汽车,我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劳保都没有,哪个女孩愿意跟我,哪个父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跟着我?”



“唉!”徐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现在的社会,真是变了。以前是情谊至上,现在是利益至上,人与人的婚姻更像是一场利益的交换……算了,不说这个了。刚才你说没有劳保?没关系,晚上我跟双刚说下,让厂子帮你交上。”



对于徐晴的好意,我连声拒绝,“别,李总这人心眼……说了你别生气,心眼真的有些小,万一你这一提他再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影响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那也太不合适了。”



我的话,换来了徐晴又一声的长长叹息,不过叹息之后却没有再就劳保的事情说什么,显然是我说的话换来了她内心中的认同。



不过随后她告诉我说,其实她家也是乡下,当初她母亲得了重病需要许多钱救治,恰好李双刚在追求她,又为她母亲垫付了诸多的医疗费。她无法偿还那些救命钱,又感觉李双刚对她真的很好,所以就跟他结婚了。



徐晴透露出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但她没有透露的我也清楚,她真正想说的是,没想到李双刚根本就不能行人事。只是这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所以才会如同此刻这样显得有些小委屈……



大约十几分钟后,我推拿结束,她重新下地,脚踝的伤患彻底消除,不留任何遗症,这让她再度赞美起了我的推拿技艺,并且向我表示感谢。



这空口白牙的道谢,也体现不出个诚意啊,于是我主动试探着提起,“晴姐,你能不能送我件你不穿的内衣或者丝袜……”



说这话的时候,我显得特别羞赧,特别不好意思,一副大老实人的模样和口吻。



徐晴听到这话更是瞬间变得脸色通红,她很明白我要她的内衣或丝袜做什么。但在羞涩中沉默了近一分钟后,她还是从床上摸起了那双肉色的长丝袜递给了我。



随后,她羞声说道:“这个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别误会,我们不可能发生什么的。我只是不希望走上弯路,所以、所以……才会给你。”



羞声解释完,她又赶紧补充道:“对了,用完记得还给我,我得监督着你,不能让你恣意的做那种事情,次数太多的话会伤身子的。”



真是个善良的女人啊,连这种事情都替我考虑到了,真好。忽然之间,‘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而且这次敲门的显然不再是上门推销,因为有人喊‘李双刚’。



意识到敲门者是李双刚的朋友,徐晴当时就吓坏了,赶紧把捂在胸前的白衬衣穿上,更是急切的往屋外推搡着我,显然是怕别人见到我们在一起产生误会。



可我特么还没拿上那双肉色丝袜呢,你让我拿上啊!



没给半点回身的机会,徐晴就把我给推到了屋外。



很无语,我只能回到自己屋子收拾收拾,准备到点上班。



临出门时我见到了来人,确实是李双刚的朋友,刘振,也是家机械厂的老总。



听他跟徐晴的谈话,好像是李双刚让他带什么东西来家里的。只不过见到我的眼神时有些畏畏缩缩的,仿佛偷了人家裤衩又见到了本主似的。



你一个老总,怕我个干活的干毛,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在这租住。



骑着电动车,出门后我往厂子的方向去了。



只是路上越想越不对劲,且不说刘振这家伙风评不太好,对女人色到要死要活的,单是他那临进门时看我的畏缩眼神,就足以让我对他登门的动机产生怀疑。



到了厂门口后,那种怀疑愈发的强烈,于是我忍不住的又调转车头骑车回家了。



哪成想还没来得及进门的,我就听到了院子内的、属于徐晴的旖旎声音——



“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快给我……”

听到这源自徐晴口中的旖旎声音,我当时就懵了,下意识的认为是她跟刘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让我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子,如同针扎。



但以她的为人,我又总是觉得不太可能,于是放停电动车后我悄无声息的进门了。



蹑手蹑脚的回到院内,我看到了背对着我的刘振,以及面对着我的徐晴。



这时候刘振正兴奋的往嘴里倒着什么东西,含糊不清的说着‘稍后弄死你’之类的话语,想来是类似于万艾可等药物。而徐晴则表现的……有些魔障。



她此刻脸蛋儿通红通红的,不是因为羞涩,更像是一种病态的被撩骚到极致的红。



同时,我注意到她的双眼,此刻那双眸子里那还有半分先前的晶亮,有的仅是一种醉酒般的迷离神散,纵然是在面对着我也依旧没有任何反馈,感觉就好像是睁眼瞎一样。



我都懵了,完全不了解她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跟刘振之间的奸情使然,还是她受到了某种意外的影响?



直至看到水泥地面上的一个饮料空瓶,以及听到刘振口中的话,我这才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刘振咬牙切齿的发着狠,“之前我多次勾搭着你让我弄弄,你偏不,今天怎么样,一瓶加了料的饮料就把你弄到手了,还让你哭着求着的让我弄!”



他还在兴奋中狠狠地说着什么,但我却无心再听下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5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