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蓓蕾吻到两腿间”屈辱挣扎迎合粗大

 他从蓓蕾吻到两腿间"屈辱挣扎迎合粗大之前的争论并未影响晚餐时的氛围,尤其是在魔女们对着雅各布女士以肝硬化为目标灌下了大量葡萄酒的情况下,雅各布女士抛去了先前的拘谨,餐桌上的氛围很快就变得融洽了起来。萨洛蒙和魔女也没有提及任何超自然话题或者暴力话题,表面看起来就是养子与后妈相互了解的家庭聚餐。

  “我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没有一条规定说女人应该穿什么衣服!如果你只是从我的穿着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那是你思想龌龊!”

  梁凉被怼的说不话来,只好默默摔门而去,轰的一声,把念念又给惊着了。

  见梁凉终于走了,陆恬这时候忽然坏笑一声,眼神凌厉又有着绝对自信,慢慢从口袋里掏出正在录音的手机,摁了停止键,走到了念念的床边。

  “起床!陪我去个地方!”

  “去哪?”

  “办公室。事情总得有个说法!”陆恬拿着手机在念念的眼前晃晃,她马上意会,嘴角一弯,倒拍起陆恬的马屁来。

  “恬恬!还是你厉害!”

  陆恬一笑,忽而变得温柔起来,语气平和亲近:“赶紧起来,然后再去逛街,买个杯子赔你!”

  “恬恬大人,客气了,为你的扫除绿茶婊事业贡献一个杯子算什么,这是小的应该的!”

  “那就算了?”陆恬玩笑的说着,冲着念念挑了挑眉。

  “哎,别别别,这个还是可以有的嘛!最新出了一个限量款,小的可以拥有么?”

  念念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成,恬恬大人满足你!”

 魅色酒吧的老板给陆恬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和导师修改着设计稿,将手机静音,所以任凭老板打了多少个,都是徒劳。

  陆恬从办公室里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拿到手机一看,一连二十个未接都是魅色的人打过来的,刚想关了它,免得心烦,可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陆恬无奈翻了个白眼,接通了。

  “今晚有个趴,要不要来?”

  陆恬还未说话,电话那头就已经按耐不住了。

  “不用了,最近比较忙,要毕业了,工作的事,还没着落呢!”陆恬顺嘴牢骚了几句。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都多少天没来了,自从上次……这都快半个月了。你不来,我这都没什么人气,生意少了一半啊!”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陆恬脑子里又浮现出她和程恙做爱交欢的场景,自己的两团的 被他牢牢握在掌心之中,轻轻揉摸,极尽爱抚,越来越深,越来越烫……

  她记得他舔着自己的乳头,伸出舌尖在乳晕上打着圈圈,还挑逗着说着自己身上有奶香味儿。

  在浴室的浴缸里,自己柔若软嫩的身体在水下被他亲吻了个遍,他的唇覆盖的每一寸肌肤,都给陆恬带来了酥麻和欢愉。

  当他再一次拖着他的巨龙,插进去时候,陆恬明白,她终于体会到了高潮的感觉,那时的身体,仿佛不再属于她自己……

  “我最近真的没有时间……”婉拒的话还未说完,电话那头又开始做出承诺,说只要她答应来,工作的事,魅色能给她搞定。

  陆恬没办法只好应承了下来,将手头的事忙完,又回宿舍换了件衣裳,到了魅色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钟。

  可是,这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上了舞台的陆恬,换了一身修身的黑色薄纱吊带包臀裙,台下的人一见是她,便立刻欢呼起来。

  这陆恬,着实还是有不少人气的。

  她熟练地打着碟,跳着舞,扭动着身子,薄纱包裹下的身材简直火辣,她及肩的长发尽情甩动着,细白修长的双腿在眼花缭乱的灯光下,更显得诱人。

  台下偏角的一方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眼神深意又迷离地望着台上的陆恬,目光从她的胸部一直滑到大腿,他不自觉得喉结动了动。

  这个女人,又勾起了他的欲望!他日夜想着的人,如今就站在台上……

  站在一旁的一个服务生端起一杯酒递到了他手上,叫了一声:“程总”。

  程恙轻轻将酒杯送到唇边,微抿一口,皱了皱眉。比起饮酒,他更想吃了台上的陆恬,他是如此想念她的奶香味儿,她的味道,可比着酒味儿香甜多了。

   想着想着,他的身体竟微微有了反应,西装裤里竟立起了小帐篷,服务生眼尖,尴尬退场。

  程恙也用几声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继续深深看着台上的可人儿。

  一场趴结束后,陆恬下了台往休息室里走,可还没等她走到,就被人半路拦在了走廊里。

  拦住陆恬的是一个西装革履,面色稚嫩的年轻人,年纪瞧着和陆恬一般大,只听他开口而道:“陆小姐,我们老板有请。”

  陆恬微微抬眼,冷静自然,锐利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请不要挡我的路,谢谢。”

  说完,就朝他客气一笑,刚走了两步却又被他挡了道。

  “陆小姐,在这个地盘儿,还没有我们老板叫不动的人……”年轻人又开口道。

  陆恬停在原地,仔细思量着,将手机背上身后,点开了通讯录。她想着要是真的碰上了什么硬茬,也好及时打电话求救。

 文学

  年轻人将陆恬打上了酒吧所在大厦的星级酒店里,两人停在一间房前,年轻人给陆恬的手上递过了一张房卡。

  刚刷卡进了房间,陆恬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死死按在墙上,等她看清楚是谁以后,才发觉自己早已被他两只结实的臂膀紧紧圈住。

  “是你?”

  陆恬这才细细看他,竟然是程恙!她本以为那晚以后,他们之间再无交集,可如今,她又再一次被他拥在怀里。

  后面一句还未说出来,铺天盖地的吻便袭来,程恙含住她的唇,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伸出舌头撬开她的牙关,肆意汲取她嘴里的气息,还挑起她的舌头,在她的舌上滑弄着。

  他的吻渐渐下来,到下巴,耳垂,最后停在陆恬的脖颈处,他就那么一处一处亲吻着,又伸出舌尖舔弄着她颈部光滑白嫩的皮肤,越是肆意的亲吻,越是让程恙欲罢不能。

  陆恬被他吻的面色潮红,用着仅存的理智推开他,可是处于欲望中的男人哪有那么好对付,由着陆恬使了多大的力气,自己还是被他紧紧圈住。

  他的吻终于停住了,只听见来自他胸腔起伏的呼吸声,用着沙哑低沉的嗓音看着怀里的陆恬道:“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可让我好想,我的小陆恬。”

  他说着,温柔拨弄着陆恬额前的碎发。

  “想我?为什么想我?”

  “想吃了你,把你吃干抹净。”程恙似乎对于这样的一句并不满意,于是又继续道:“我硬了……我一看见你,它就硬了。”

  他一边手,一边拉着陆恬的手摸了摸自己两腿间,陆恬碰了一下,那玩意儿涨得很大,而且硬邦邦的,又粗又烫,她条件反射一般,立马又把手收了回去。

 程恙忽而撒起娇来,面对这样一个神颜的男人,用这样的语气,说着这样撩拨的话,陆恬都着实心动。

  不行,她要理智!陆恬的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响着。

  程恙看着她,手上开始不老实了,一只手伸进她的衬衫里面,想要褪去她碍事的胸衣,另一只手又伸到背后,尽情揉着她软翘的臀肉。

  “你还想要么?

  陆恬被他手上的动作弄得身体一阵阵发软,根本站不住,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短裙,早就被他褪下,他的一只手也顺势移到了她的内裤上,滚烫的掌心覆上了她的裆部,爱抚着她最私密的地方。

  “不,我,我才不想呢!”陆恬扭过头硬声说道,不敢直视他。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我的小陆恬……”

  程恙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

  程恙看着这么因为他而起的汁液,弯弯嘴角,将陆恬的内裤彻底脱下,大手一挥,扔到了一边。

  原本脑子里还有仅存理智的陆恬,这时候也什么也顾不得,此刻的她,只想和程恙尽情的做爱,交欢,真想就这么一直做下去。

  她终于忍不住了,在程恙的怀里扭来扭去,又伸出自己的双臂抱住了他精壮却纤细的腰身。嗯,啊,几声过后,妩媚撩人地说道:“要,我要……”

  程恙终于得到了回应,会心一笑,  “我的小陆恬,还是不要嘴硬的好。”

 “我的小陆恬,你可真甜!”

  此时的陆恬,整个人是挂在程恙身上的,程恙将陆恬弯腰抱起,抱到了一旁的大床上后,便开始麻利地脱着自己的衣裳,没两下的功夫,也将自己剥了个精光,压在了陆恬的身上,又用一只胳膊撑着自己,生怕把陆恬给压坏了。

  当程恙胸前结实的肌肉触碰到陆恬的乳头时,她不自觉哼了一声:啊……

  下身止不住的在流着,床单上也是一片狼藉……

  程恙心里骂了一句:果真只有这个女人,才会让自己这么坚挺!

  欢爱到达了高潮

  陆恬因为下身的温暖,双臀也开始稳稳抖着,胸上两朵雪白的团子,明晃晃的,看着程恙的眼里,真是美极了。

  他将自己的东西从陆恬深深的窠穴里慢慢抽出来,躺在他身下的满身粉红的娇人儿,情不自禁皱了皱眉。

  程恙望着她微微拧在一起的眉头,又轻轻爬上她的身子,将脸埋在她波涛的大胸之中,蹭了蹭,又用力吸了吸属于她的气息。

  “疼么?疼就别夹的这么紧,我的小陆恬,可真是个娇人儿……”他一边说着,一边又肆意“啃咬”着陆恬的脖子,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记。

  陆恬这才缓缓睁眼,浑身酥麻不得动弹,伸出手摸了摸正把头埋在她肚子上的程恙,说了一句:“被你折腾的没力气了,抱我去洗澡吧,顺便再给我买两身干净的衣裳,我的衣裳,被你弄的都不能穿了……”

  听陆恬说完,程恙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胸衣和内裤,上面白色的浑浊粘液,格外显眼。

  将陆恬从床上抱到了浴室,又贴心的在浴缸放好了热水,程恙便出去了。

  床边散落的不止有衣服,还有陆恬刚进门时,因为惊吓而扔出去的包,包里的东西统统散在地上,其中一份用塑封包好的简历映入程恙的眼帘。  他将简历来回翻看着,看着证件照上清纯明秀的陆恬,脸上又是微微一笑,一看简历的专业类,程恙没想到她竟然是学广告设计的,心思一动,眼眸一转,走到床头柜前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小林,看一下广告策划部的投来的简历,有没有一个叫陆恬的?”

  “好的,老板稍等。”

  约莫两分钟,电话那头说着:“的确有一个陆恬。”

  “好,录取的新人里加她一个。”

  “是,老板。”

  “还有,找人两套干净的衣服送到魅色酒吧大楼酒店2608号房,一套男

  装,一套女装,款式大方,样子干净就行。还有,准备一套女人的内衣,36C,一起送来。”

  程恙在电话吩咐了所有的事之后,便又将手机扔到了一边,跳起倒在了床上,呈现出一个大字型,嘴上始终止不住的偷笑

    见陆恬迟迟不从浴室里出来,程恙疑惑着往浴室里走,只见陆恬闭眼躺在满是水的浴缸里一动不动。

  他脸色大惊,瞪大了双眼,以为陆恬出了什么事,三步两步迈着长腿把她从浴缸里抱了上来,用干干的毛巾裹着她。

  低声在陆恬的耳边叫了几声她的名字,她还是丝毫反应都没有,程恙心里慌了起来,将她放到床上,伸出一只手,大拇指轻轻按了几下她的人中。

  好不同意看见她终于醒了过来,程恙这才舒了一口气,将陆恬牢牢抱在怀里。

  “我怎么了?”陆恬懵懵着赤裸上身,一脸紧张的程恙问着。

  “你在浴缸里晕过去了,下次不要泡这么长时间。”程恙忽而对着她皱着眉头,极为严肃认真的说道。陆恬也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紧张自己,忍不住笑了几声。

  “你这么紧张我干嘛?我又不是你的谁!”陆恬忽而打趣,故意试探地说,想看看程恙如何作答。

  “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关系?”程恙原本紧张的神情一下变了,从双眼里透出隐隐都被怒火,陆恬自知,他是被她的话给激怒了。

  “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炮友啊!你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把我找上来,不就是为了操我么?”

  陆恬扭了扭自己的被浴巾包裹的身子,只是那浴巾裹的不紧,她傲人的两团 就这么露在了程恙的眼前,因为长时间的泡着有些微微发红,两个 团子红扑扑的,别提多诱人了。

  奶团子上的乳头,也微微有些发红而坚挺,在房间里暖色的灯光下,程恙那么直直望着它们,咽了咽口水。

  “那既然你都说是炮友了,那我们就来干点炮友该干的事吧……”程恙微微低头眯着眼看着她,两个人的鼻子都碰到了一起。忽而,他一把抓住裹着陆恬的浴巾,往床下一扔,自己身上的那条浴巾也不知道被他扔到了什么地方,两人就这么赤裸面对着看着对方。

  “不是才做的么,怎么又想要了?”陆恬皱了皱眉,她的确是有些累了,这个男人体力不是一般的好,操了她那么多下,也不知道累。

  我的陆恬,这么容易湿啊?”他说着,又微微凑近,伸出一只胳膊揽过她的腰,

 陆恬不自觉地娇喘着,听着她的叫床声,程恙兴致更大了,抱紧陆恬也低着声音在她耳边道:“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于是,一双有力的臂膀轻松将陆恬翻了个身,就这样,这么趴在了床上。

 程恙一听,微微皱眉,将 恋恋不舍的从后面抽了出俩,抽的的那一瞬间,陆恬下面的水便如喷涌一般,弄得一片泥泞。

  陆恬累得趴在床上没了力气,任由程恙将她抱在腿上,下身的汁水还在不停的流着,陆恬瞥了一眼,说道:“都说不做了,你看我这个澡又白洗了。我可没力气再洗一遍。”

  陆恬撒着娇,软软的气泡声听到程恙心里痒痒的,像是有只小爪子在挠他,他只好轻声凑着陆恬的脸,在她的唇上嘬了一下,说道:“我来给你洗,怎么样?”

  还未等陆恬说上一句,就又被程恙抱着去了浴室,不过这次两人站在淋浴间,头顶上莲蓬头开到最大,两人紧紧拥着站在下面,陆恬的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纤细的双臂微微勾住他的脖子,任由

  水从脸上淋下来,散着的头发紧紧贴在身上,水从发丝上往下滑,流到了胸口,小腹,还有大腿……

  程恙看着面前朦胧的陆恬,热腾腾的水汽一点一点侵蚀着他原本就不坚定的意识,微微抬眼,看见陆恬被热水蒸的粉红的小脸,他喉结微微一动,倾身含住了她嘟起的唇……

  这个吻越来越深,两人的舌尖在口腔里相互交缠,氤氲的水汽和哗啦的水声一点一点加深这个吻,陆恬扣住程恙脖子的双臂也越来越用力,肩膀上印出了淡淡的红印。

  约莫二十分钟,陆恬依旧是被程恙抱着出了浴室,刚把她放到了床上,门铃便响了起来,陆恬微微一惊,赶紧跑进被子里躲着,只露出一双大大圆圆的眼睛看着程恙。

  “别那么紧张,是衣服到了。”

  说完,程恙就去开了门,小林也算识相,将两袋子的衣裳放到了门口就默默走了,程恙瞧了一眼地上的东西,一个弯腰将他们拎进了房间。

  “试试看,内衣也是挑的你的尺码选得。”程恙将一个装满女装的纸袋子放到了床头,自己拎着另一袋在旁边换了起来,见陆恬迟迟不肯从被窝里出来,他一个转身,斜着嘴角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还想让我给你穿衣服?”

  说着话的功夫,程恙已经坐到穿好了衬衫坐到了床边,伸出手将被窝里的陆恬揽了过来。

  他从未这么认真的看过陆恬白皙如雪的身体,弹嫩的肌肤好像能掐的出水来,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

  他愣神看住她的乳头,刚想低头含住却被陆恬的双指挡在了唇前,程恙露出一脸欲求不满的表情,也实在没了办法,从床头柜的盒子里拿出一件胸衣,在她的胸前比了比。

  “在我面前,你还是什么都不穿最好看。”他慢慢展开胸衣,趁着陆恬不注意,一个低头在她的胸前狠狠嘬了一口,这才露出满足的表情,乖乖给陆恬穿上胸罩。

  陆恬也着实没了办法,自己身上哪里没被他亲过摸过,就连她无法的启齿的小穴,都被他用舌头深深地舔过,还有什么在意的,刚刚也只是在和他玩笑打闹一般了……

  给陆恬穿上了衣裳,程恙自己也穿戴了整齐,一身黑色的剪裁西装,勾出了他的精壮的身材,真真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把你的手机给我。”他对着一旁理着头发的陆恬说道。

  陆恬乖乖递上自己手机,看着他在里面留下了号码。

  “上次给你的名片,你竟然给扔了,我一直都在等你的电话,你知道么?陆恬。”

  程恙说着一脸的认真,搞的陆恬都信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5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