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了她的柔软处磨蹭\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抵在了她的柔软处磨蹭\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若能契约这头六翼雷龙,放眼整个灵州大陆,他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

    音落之际,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雷海边缘。

    谁也没注意到,一个戴着面具,毫不起眼的小侍卫,感受着漫天雷电气息,享受的闭上双眼,索性盘膝修炼起来……

 怎么能想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孙曼暗暗责怪自己,眼睛却总是不由自主的偷看赵宇的裤裆。

 他的裤子穿了好久了,本来质量就不咋地了,这会儿坏掉也属于正常,只是当着孙曼的面掉落下来,就有些尴尬了。

    “小宇,你不要这样,我跟你妈妈是好朋友,而且我年纪大了,还有个女儿,咱们不能这样的!”

  赵宇气喘吁吁的压着孙曼:“姨,这不能怪我,你太美了,而且总是穿的这么骚,分明是诱惑我,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

  孙曼哭的梨花带雨,可怜的模样十分惹人疼爱:“我没有,我只是习惯这样穿,小宇你快起来,以后我改还不行吗?咱们不合适的,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啊,如果让她知道,我还怎么有脸见人啊!”

  “我不管你是谁,我兄弟都这么大了,今天必须把它弄下去!”

  赵宇很是粗暴,他被这个女人迷的要疯狂了。

  孙曼看了一眼胯下乱顶的那根巨蟒,心尖发颤,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年轻力壮的小年轻对手,恐怕今天只能屈服了。

  但真的让她一个离异少fù跟这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几岁的小男人做那事儿,她也觉得很羞耻。

  眼看着赵宇已经手忙脚乱的去扒自己内裤,孙曼心中一慌,竟是说道:“我……我帮你用嘴吸出来行吗?”

  赵宇听到这话,动作停了下来,看着羞耻的捂住脸的孙曼,心跳的很快,喉咙也有些发干:“你……你真的愿意?”

  孙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羞耻下贱的话,但她为了保证自己的贞洁,只能屈辱的说道:“只要你别弄我,我就给你用嘴。”

  她觉得用嘴不算是丢人,大不了就当吃油条了,反正这个小年轻随便吸两下,肯定就能出来了。

 虽然相比下面的美妙,小嘴要差一些,但赵宇知道自己很大,要进入之前必须润滑。

  他干脆就假装同意,先欣赏一下这个美艳少fù给自己口,等她吃的差不多了

  赵宇激动不已,见到孙曼眼睛含泪,轻轻张开小嘴,猛地就chā进去了。

  “呜呜呜……”

  孙曼感觉到那东西太大,顶住了喉咙,被呛的不停咳嗽,用力拍打着赵宇的大腿,想让他拔出去。

  赵宇却不管,孙曼的小嘴温热湿滑,让他有一种泡温泉的舒爽感,头皮都有点发麻。

 孙曼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偏偏赵宇爽的不行,孙曼的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若是被女儿知道自己竟然跟一个小男人这样亲热,恐怕是要断绝关系的。

  一念及此,孙曼忽然心中不甘,竟是猛地咬了一下赵宇的命根子。

  “嘶……”

  赵宇吃痛,迅速的拔了出来。

  孙曼却猛地推开身上压着的男人,逃进了厕所。

  她本想回房间的,可是惊慌之下去错了地方,又不敢出去面对赵宇,只能反锁厕所的门,一pigu坐在了马桶上。

  孙曼脑海中凌乱无比,满脑子都是刚才赵宇对自己的侵犯。

  本来这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

  毕竟她从未在自己老公身上得到满足,今天却见到了赵宇那根狰狞的大家伙,现在她脑子里满都是嘴巴里含着赵宇那东西的感觉。

  又粗又大,还很硬

    孙曼暗骂自己不要脸,羞涩的脱下内裤,站到花洒下面用凉水冲洗身体,想让自己躁动的心冷静下来。

  那冰凉的水弄到身上,终于让她清醒了一些,伸手想要去拿香皂清洗被侵犯过的身体。

  可谁想她一不小心没拿住,香皂滑溜溜的掉在地上。

  孙曼下意识的去捡,结果一脚踩滑,一双美腿竟是就这样劈开成一字马。

  “啊!”

  虽然没有摔伤,但孙曼并没练过舞蹈之类的,这么猛然来了个一字马,疼的她娇呼了一声。

  赵宇正在客厅埋怨自己呢,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如果先将孙曼骗到房间里去,或者将她捆起来,她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就在他想着以后恐怕没机会再亲热的时候,忽然听到厕所的呻吟声。

  难道孙曼在自慰?

 文学

  赵宇心中一动,刚才逃走应该就不是真心的,现在过去的话,说不定还能……

  一念及此,赵宇兴奋的跑到了厕所门口。

  他忘记告诉孙曼,其实这厕所的锁早就坏了,只是因为赵宇之前一个人在家,就没有修,没想到此时却派上用场。

  赵宇推门进了厕所,发现孙曼正坐在地上,她正坐在地上曲起美腿。

    赵宇见到这场景,本来已经软下去的命根子,猛地充血翘了起来。

  虽然他早已换上了新裤子,但那帐篷支棱起来,还是让孙曼吓了一跳,慌忙抱住胸口还夹紧美腿:“别看,小宇你别看了。”

赵宇眼睛死死盯着孙曼那雪白的娇躯 咕咚。

  赵宇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孙曼你别害怕,我是听到你的声音不对,才进来看看的,你是不是受伤了?”

  孙曼紧张的看着赵宇,发现他衣服穿好了,也没有要扑过来的意思,心情微微放松,小声说道:“我的腿弄伤了,你先出去吧。”

  赵宇皱着眉:“那怎么行,你在我家受伤了,若是让我妈知道我对你不管不顾,还不得骂死我?”

  孙曼其实也已经疼的站不起来了,见到赵宇这么关心自己,心里也有些暖意:“谢谢,不过你能先让我穿上衣服妈?”

  “你的衣服已经坏了,还是我用床单给你裹一下吧?”

  赵宇心思急转,去自己的房间弄来一条床单将孙曼裹住。

  他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一会儿放下这女人的时候,可以直接看到她的luǒ体。

  孙曼没有防备,见到赵宇贴心的保护,她反而有些感动,觉得刚才可能真的是一时冲动,毕竟她也年轻过,知道有时候年轻的男人是会很冲动的。

  赵宇抱着孙

  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将床单解开,立刻露出了那里面完美xìng感的娇躯。

  孙曼红着脸:“小宇,你怎么把我带到你房间来了?”

  “姨,你这应该是肌ròu拉伤,必须快点治疗好才行,正好我学过一点推拿,我帮你按一按吧,不然你要好久不能下床了。”

  赵宇死死盯着孙曼的大腿中间。

  孙曼不懂这些东西,也不敢太相信赵宇,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上网查询,结果发现真的有可能是肌ròu拉伤,不及时治疗还会留下后遗症。

  她有些慌,毕竟她以后还要工作和嫁人,要是身体有问题,恐怕会很麻烦。

  “小宇,你真的会治吗?”

  孙曼紧张的看着赵宇。

  “当然,我以前打篮球的时候受过伤,跟按摩师学过。”

  孙曼竟是天真的相信了,一咬牙,强忍着羞涩说道:“好,你按吧。”

  赵宇大喜,却不紧不慢的说道:“姨,你先把眼睛蒙上,这样就不那么疼了。”

  孙曼正好也觉得被一个小男孩按摩觉得羞耻,干脆让赵宇用眼罩遮住自己的眼睛,然后紧张的躺在床上,红着脸任由赵宇摆弄。

  她颤声说道:“小宇,你轻点,我……我怕疼……”

  赵宇嘿笑一声:“放心,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赵宇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将孙曼紧张绷紧的美腿分开,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直观看到女人的蜜穴,虽然是个成熟女人,但依旧美感十足。

  赵宇有些忍不住了,激动的凑过去,他要彻底占有这个美艳的少fù!

 当然,赵宇也知道孙曼很久没有被弄过了,下面肯定很紧,必须开发一下,让她能稍微适应自己的粗大。

 那里很是粉嫩,而且四周毛很少,只有稀疏的少量绒毛,看上去跟个处女地似得。

  孙曼带着眼罩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受到下面正被男人灼热的鼻息喷着

  赵宇听到这话,嘿笑一声:“姨别着急,我这就帮你。”

  孙曼被刺激的话都说不利索了,pigu不停的颤抖。

  赵宇用舌尖围绕着孙曼的ròu缝四周画圈,含糊不清的说道:“孙曼,我这就是帮你治疗,难道你没感觉到疼痛缓解了吗。”

  大腿那撕裂的疼痛确实减弱了很多,但来自下面ròu缝的刺激,却让孙曼更加屈辱痛苦。

  她的头不自觉的往后仰,感觉那舌头在自己轻轻刮过,就好像有电流打在身上一样,让她不断的颤栗,同时痒的快要发狂。

  其实她内心隐约明白,赵宇的治疗方式恐怕不对,她的小手放在赵宇的头上,想要将他推开。

  可来自下面的刺激,让她全身酸软无力,只能绝望的喘息。

  “不行……小宇……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阿姨……你妈妈会生气的……”

  孙曼xìng感红唇张开,不断的发出娇喘抗拒。

  “孙曼,你别乱动,我都说是在帮你治疗了。”

  赵宇故作生气,却将孙曼翻转过来,让她趴在床上,肥豚则是被迫高高撅起来。

  这个姿势让孙曼感觉羞耻无比,她努力的并紧双腿,两瓣蜜桃豚也死死夹住,带着哭腔挣扎:“这是什么治疗,我不想治了……你要是再弄我,我会告诉你妈妈的,她会收拾你的……”

  赵宇听到这话,更加决定要霸占这个女人,省的她去告状!

  只见赵宇将手放在孙曼的大腿内侧,轻轻揉搓着。

  因为孙曼根本不是什么肌ròu拉伤,就是普通的伤势,轻轻揉搓两下就能恢复。

  所以此时赵宇用心帮她按摩了一下,哪怕手法不对,也让孙曼曼感觉到真的疼痛减轻了。

  她一时间有些茫然,难道赵宇真的在帮自己按摩?

  赵宇趁机说道:“孙曼,是不是感觉舒服很多了,我都说了是在帮你按摩了,你竟然还以为我是要跟你弄那事儿,是不是你太饥渴了,很想男人弄,所以才胡思乱想的?”

  这话让孙曼很是羞耻,但她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一些,含着眼泪嗔怪道:“都怪你刚才吓唬我,我还以为……以为……”

  赵宇笑了笑,没说话。

  因为他看到孙曼曼跟自己说话的时候,pigu已经缓缓放松了,变得没那么紧绷,充满了弹xìng,双腿更是已经分开,赵宇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

  没想到第一次玩女人,就是个少fù,而且还要用后入式!

  赵宇小心翼翼的向前爬,一点点接近孙曼,生怕引起她的注意和反抗。

  孙曼带着眼罩,趴在床上,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

  看着那雪白圆润的肥豚近在咫尺,赵宇呼吸变得粗重,却又忍不住打量那美妙的地带。

   其实赵宇对着孙曼的屁眼也很感兴趣,因为她的pigu这么肥,那菊花一定也紧的要命。

 赵宇吞咽口水,激动的说道:“孙曼,治疗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可能会有点疼,你可千万要忍住啊。”

  孙曼趴着,脸贴在枕头上,微微有些气喘:“嗯……小宇,阿姨相信你……”

  嘿嘿,相信我就好,我保证一定会让你爽上天的!

 她觉得应该是赵宇不小心的吧,毕竟他的手就在大腿下面认真按摩推拿呢。

  因为之前的误会,孙曼不愿意把赵宇再想的那么坏。

  而赵宇见到孙曼没反应,顿时得意起来,迅速接触了一下。

  孙曼曼咬住嘴唇,呼吸有些急促了。

      孙曼终于忍不住了,娇喘连连的问道:“小宇,你再做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有东西碰到我……”

  赵宇一本正经:“我在按摩啊,难免会有接触的,另外按摩需要精油,不过家里没有,我需要借你的用一下。”

  “我哪里有精油……啊……不要乱摸……”

    “啊!”

  孙曼不受控制的呻吟一声,她觉得不对了,为什么按摩会把手指伸进下面去。

啊……疼……”孙曼曼猛地仰头哀鸣一声,娇躯颤抖不停,同时无力抵抗。

 此时的孙曼,则是已经痛苦无比。

  她将眼罩摘下来,美目之中不断流淌着泪水,脸上写满了屈辱,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小自己十几岁的晚辈给弄了。

毕竟她本来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再加上这么多年前夫身体不行,此时感觉到身后那强壮的小男人,孙曼被压迫很久的yù望一点点bào发出来了。

而赵宇感觉到她的下面似乎没有那么紧的不能动了,嘿笑着说道:“孙曼,我就知道你也喜欢这样,我来了!”

“好爽……孙曼,没想到你这么紧,我妈竟然还想让我娶你女儿,你才是最有魅力的女人,我爱死你了。”fù。

  孙曼听到

  这话,却哭出声音,崩溃的说道:“我怎么这么贱,竟然跟自己的晚辈发生关系,我和你妈是好朋友啊,你就相当于我的半个儿子啊……” 这话弄得孙曼哭的声音更大,她竟是又开始挣扎,想要逃走。

 可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孩声音:“妈,我回来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孙曼慌了,回头哀求的看着赵宇:“放过我,求你不要让我女儿看到,否则我以后就没脸见她了!”

  赵宇想到这女人的女儿,李梦。

  那也是个大美女,完美继承了她老妈的火bào身材,才不过十六岁胸就已经发育的成熟,pigu也很翘,尤其是那双大长腿,修长曼妙,每次在赵宇面前晃悠,都让他想要摸一下。

  而且那个小妮子似乎是对赵宇有些喜欢似得,每次见到他都会脸红,那羞涩的模样十分惹人疼爱。

  李梦在卧室外面敲门:“哥哥,你在里面吗?”

  孙曼吓坏了,哀求的看着赵宇,让他不要答应。

  赵宇却露出一丝坏笑,然后回应一声:“我在。”

  孙曼脸色惨白,而外面的李梦接着问道:“我妈在你房间吗?”

  “不……不要说……求你了……只要你帮我隐瞒,我以后会答应你的一切要求……”孙曼不惜用自己的贞洁哀求赵宇。

  赵宇面带得意,轻轻抚摸着孙曼的肥豚:“你妈不在,有事儿吗?”

  “嗯,我有点儿小事儿找你,我进来了啊。”李梦竟是直接拧动门把手,将门打开了。

 李梦进来的时候,见到赵宇的模样,脸蛋猛地一红。

  赵宇感觉到孙曼似乎有些异常,把手伸进被子里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然后看向面前的李梦:“你有什么事情吗?”

  李梦红着脸,低下头:“我……我妈没在家,我想问问咱们吃什么。”

  赵宇露出一丝笑容:“那你想吃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5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