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如何自己淦自己 *揉捏硕大律动前后

  加上托马斯站在外线,他无后顾之忧,对凯尔特人的比赛,放托马斯投三分是尼克斯的既定战略。

    这个决定在几秒内做完,威尔逊便动身,冲进篮下将伯德计算好的反篮帽掉。

    麦克海尔急忙接住钉板弹下来的球。

感受着那惊人弹性,老陈根本不想撒手,甚至缓缓用力,然而外头突然传来陈大年的轻咳,让他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就把手缩了回来。


“秀琴妹子啊,我初步看了一下,你那儿只是轻微红肿,没什么大毛病,回头抹点红花油就行了。”


“谢……谢谢陈叔……”


“行,我先出去了,你赶紧穿好衣服吧。”走出浴室,老陈忍不住回想起苏秀琴,她那纤细小蛮腰,还有心驰神往的地方,深深烙印在他心间,久久挥之不去。


“陈叔,怎么样,我老婆身材不错吧?”陈大年迎面走了过来。


“不错不错……”下意识的,老陈点了点头。


“你满意就好,走吧,跟我进屋喝几杯,我让秀琴露两手,炒几个下酒菜给你尝尝。”


老陈被陈大年拉进屋子,酒过三巡,老陈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事实。


“大年,你能不能老实和叔坦白一下,你到底是想唱哪出啊?”老陈忍不住了,问道。


“陈叔,既然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就和你明说了吧,只要你要帮我把村长黄杨老婆睡了,我不仅可以让秀琴陪你,而且希望你能让秀琴怀孕!”


“什……什么?怀孕?”老陈愣了一下,只感觉陈大年在说醉话,当不得真。


村长陈彪的老婆叫刘艳梅,今年刚满三十一,先不说狐媚般的俏脸蛋儿,那火热的身材,就足以让不少男人为之疯狂!


“老陈,我这是认真的,我也知道,刘艳梅一直都有老毛病,而你又是一个资深医生,当她发病的时候,肯定会过来找你瞧瞧,所以你也是最有机会帮我实现愿望的人……”猛地灌了一口酒,陈大年红着脸道,“当年,我们家有一块地被村长强占了,我那时候冲动上头,独自找上陈彪那畜生,可没想到我被他身边的狗腿子打成重伤住进医院……”

“大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陈瞬间被提起了兴趣,开始追问起来。


“在我住院的时候,我父母找陈彪理论,最后更是被陈彪以及狗腿子打成重伤,过了几天就去世了,后来,我发现自己那个好像用不了,这些年可苦了秀琴”


“那陈彪呢,他没受到应有的制裁吗?”虽然陈彪平时在村里挺嚣张跋扈的,也仗着自己的村长位置收敛了不少财产,可老陈根本想不到,陈彪竟然做出过这种事情。


“唉,别提了,陈彪他在县里有点关系,只判了三年,三年后,这家伙还是混的风生水起,但对于我们家,却连一句最基本的道歉都没有,甚至在上个月,还想强行跟秀琴……”


“大年啊,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挺同情你的,可现在是法治社会……”


“没事的陈叔,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办就行了,后续不管有任何麻烦,我都替你扛下来!只要你现在点点头,我立刻走出这间屋子,至于秀琴,任由你处置!你也知道,她对我都是百依百顺的!”


陈大年正说着,苏秀琴已经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顺带着,她还系下了围裙,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现在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紧身T恤衫,下头是黑色小短裙,约莫一米六五的身高。


“大年,陈叔,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片刻功夫,苏秀琴已经迈动大长腿走了过来。


“没什么。”摆了摆手,陈大年道,“对了秀琴,我今晚得去镇上办点事情!”


“大年,我还有点事想和你说呢……”凑在陈大年耳边,苏秀琴的小脸渐渐红润,“刚才在浴室摔倒的时候,我胸口好像磕着了,现在有点不舒服……”


“正好,让你陈叔好好给你看看。”陈大年没有丝毫犹豫道。


“我……我不好意思……”苏秀琴低着头面色更红润了。


“这有什么,你陈叔可是县医院退下来的老医生了,治这种小毛病那是手到擒来。”陈大年很有深意的看了苏秀琴一眼,然后用着命令的语气道,“今晚一定要好好听你陈叔的话,配合她治疗!”


陈大年三言两语倒是让苏秀琴服服贴贴的,只能点点头,默认了下来。


“陈叔,今晚你一定要好好给她检查检查啊!”临走前,陈大年意味深长的看了老陈一眼。


 文学

这可把老陈给纠结的,这要是点头呢,代表着他答应了,可摇头呢,他又舍不得……


男生如何自己淦自己 *揉捏硕大律动前后 

而这时,苏秀琴站在他旁边,俏脸蛋儿依旧笼罩着绯红。


她想起了白天老公偷偷摸摸跟自己说过的话,让她内心羞愧不已,也同时很是震惊。


“什么!你居然想得出这么歪的点子,跟陈叔借种?要是被人知道了,以后我这张脸还怎么见人?”


苏秀琴满脸羞愤地说道。


“媳妇儿,你听我说。”


陈大年见苏秀琴沉下了脸,急忙解释道:“医院说我有隐疾,不能生娃,你也知道的,咱们结婚好几年了,我倒无所谓,但媳妇儿你长得漂亮,本来就遭很多女人眼红,要是被人说你肚子不争气,生养不了,那可咋办?”


听到陈大年的话,苏秀琴莫名安静了下来。


这两年她早就听到了些闲言碎语,起初她还不当回事,但慢慢地村里很多人都对她冷嘲热讽,说她生养不了,长得好看有啥用。


在农村,不能生养可是大事,苏秀琴就像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片刻都喘息不过来,所以前段时间,才卖力地给陈大年找药,希望能把他的隐疾治好。


可到头来才发现,一切都是无用功。


沉默了许久,苏秀琴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那你怎么想到陈叔呢?”


陈大年尴尬地笑道:“虽然陈叔年纪大了点,但是我有一次我偷看他撒尿,那东西规模不小,身体壮得跟头牛一样,他种的话,铁定能种上,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陈叔是我们村唯一个文化人啊。”


……


老陈站在一旁咬咬牙,干脆点头道:“今晚秀琴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现在的老陈就是这种心态,况且,他根本就抵挡不住这具年轻躯体的诱惑,苏秀琴基本满足了他对女人的所有幻想!


等陈大年走出屋子,他立马站起来,迫不及待道:“来,秀琴,你先把T恤掀起来,让叔看看。”


“好……好……”老陈这话倒有点吓着她了,事到如今只能听自己老公的安排了。


一番扭捏之下,苏秀琴还是掀起了衣服,光洁平坦的小腹立马露了出来,不过更让老陈眼热不已的是,这里头竟然什么都没穿。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一片雪白中,有一抹淤青,明显是在摔倒的过程中磕着了,但并不算严重。


“来,秀琴,你忍着点,我给你检查检查。”说着,老陈直接伸手按在了苏秀琴身前。


“陈……陈叔……”苏秀琴下意识的想躲开,可那儿时不时传来触电般的感觉,让她不由收住了动作,面上的红霞却弥漫到了脖子根。


“别慌啊!秀琴,我正在给你活血呢,你忍着点。”老陈随便扯了个幌子,手中动作也没有停下。


其实,老陈使用的是一种独特的按摩手法,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拇指头时不时滑过那些刺激点的穴位。


进一步刺激着苏秀琴的神经,同时也让她心生渴望……


自从陈大年不能那个之后,苏秀琴身体变的越发敏感。


“嗯…..嗯……”


没多久,苏秀琴就有些受不了了,小嘴微张,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声音,更要命的是,她还感觉自己的双腿开始软了下来,为了保持平衡,她情不自禁夹紧,可这一夹,她又感觉那儿堵得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秀琴,你怎么了?”老陈虽然明白是什么情况,但他还是装出一脸疑惑的样子。


“我….我感觉那里好难受,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苏秀琴终于撑不住了,她一把抱住老陈的脖子,完全把老陈当成了救命稻草。


“那里是哪里?”老陈感受着苏秀琴双手肌肤,难得淡定了一回。


“是……是……”苏秀琴很是不好意思说着,目光下移,最后聚焦在自己双腿间。


她有很强烈的预感,这次跟老陈,她前所未有的舒服……

“这样吧,秀琴,我先扶你去卧室,等你躺下来,好好给你做个检查。”这句话说出来,老陈脑海里甚至浮现了一幕很热血的画面,让他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好……”现在的苏秀琴完全把老陈当成了救世主,哪里还敢有半分犹豫,直接就带着老陈走进了卧室。


进了卧室,昏黄灯光下,眼看着苏秀琴乖乖躺在床上,老陈重重吞咽了几口唾沫,颤着声音道:“秀琴啊,你把裤头也脱了吧,方便检查……”


“啊?”虽然明白等下要做什么,但苏秀琴在一时半会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她很清楚的明白,自己那个地方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要彻底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她还是感觉挺羞的。


“你看看你秀琴,看来你还是没有克服心理障碍啊,医者仁心,爷爷这样要求,只是为了早点帮你治好这个病,而且,你大年也说要好好给你检查检查……”老陈语重心长道。


“好…..好吧……”一想到自己老公的叮嘱,苏秀琴脸色又红润了几分,干脆把裤头褪了下来。


让老陈亢奋的是那对横陈在他面前的大长腿,浑圆笔直,白嫩可人,他都恨不得捂上去,狠狠亲上一口!


目光上移,是苏秀琴的黑色小短裙,露出巴掌大的缝隙,几乎毫不犹豫的,他一把掀开,瞬间,老陈呼吸一滞,浑身血液流速猛然加快!


他还是头次,站在一个这么好的角度欣赏令他心驰神往的地方,鼻间突然热了起来,伸手抹上去,他竟然不争气的流起了鼻血!


“陈叔,你没事吧……”看到老陈的异样,苏秀琴明显有些吓着了。


“没……没事……”把鼻血抹干净后,老陈暗骂自己不争气,平时在县医院坐诊那会,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却栽在了一个乡村少妇手上。


想着,他手却不由自主解开了腰带,喘着粗气道:“秀琴啊!你忍着点,叔知道你得了生病,知道我的东西进去里面,立马就能好了!”


“恩……”看到老陈露出的大家伙,苏秀琴讶美目流露出一抹惊喜。


起码是自己老公的两倍吧!


听到苏秀琴同意的声音,老陈迫不及待爬到苏秀琴身上,摆正着身体,微微用力……

如梦如幻般的感觉缭绕在老陈全身,老陈根本就无法想象,昔日被村子里无数男人惦记的苏秀琴身子,现在会乖乖躺着,任由他轻薄。


与此同时,苏秀琴也是紧紧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她想,只要陈叔进去那儿,把那该死的东西给逼出来,要是能怀孕那就更好了?


或许,还会更舒服,在这种意识的驱使下,她竟然忍不住往上挺了挺腰,试图给老陈制造一个更好的角度。


而苏秀琴这细微的动作,尽数被老陈捕捉在了眼里,他内心也兴奋的不行,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赶紧积累力量,准备拿下这小妮子的一血。


“咳咳……”突然间,门外传来一声轻咳,紧接着是陈大年推门走了进来。


就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老陈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就泄了。


“大……大年,你怎么回来了?”这会的老陈,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一边提着裤腰带一边道。


“陈叔,你还是出来一趟吧,我临时有点事找你。”点起一根烟,陈大年皱着眉头道。


“老公,我……我这病还要不要治了?”压根没想到陈大年会突然返回,苏秀琴也挺意外的,赶紧开口问道。


“你陈叔今天有点累了,我下次再叫他来给你治吧。”抽了一口烟,陈大年转身走了出去。


“大年,你这临时找我啥事啊?”走到院子里头,老胡问道。


“陈叔啊,其实我想了一下,就这样把我老婆送给你睡还是太亏了点,不过你也尝到了甜头,所以啊,你是不是应该拿出自己的诚意来?”


“什么诚意?”


“自然是你先睡了陈彪老婆楚扬花,到时候我立马把秀琴给你睡。”


“这和你之前说的口径可不太一样啊?”


“这次绝对是真的,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立个字据,这样行了吧陈叔?”


“行了,字据就不用立了,我相信你。”摆摆手,老陈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其实他也是有点心理准备的。


不过真正说起来,抛开陈大年这边不讲,老陈自己都有睡了楚扬花的想法,只是一直不敢付诸实践,先不说楚扬花能不能同意,恐怕这个事被陈彪知道了,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