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银沙在床上把齐娜吃了: 宝贝我的火腿肠好吃吗

    “嗯,师弟真乖哈。封银沙在床上把齐娜吃了: 宝贝我的火腿肠好吃吗”乐韵心情愉快,伸手捏了捏新鲜出炉小师弟的脸蛋一下,接过了茶放嘴边饮了一口。

    看到白捡的小师弟想手退,她眼疾手快,一只手飞快的将人给拉住,喊他等一等,再放下茶杯,从手袖里掏东西。

    往袖子里掏了掏,实则从储物器里摸出一块包着东西的帕子,放膝头上,打开帕子,取了串着一块羊脂玉和几颗珠子的红绳给陶小师弟挂脖子上。

张明宇咽了口吐沫,下意识的也跟着走了过去。

一进屋才发现,原来卧室也被人洗劫过了,刘雅纯皱着眉头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些碎衣物,余光不经意间瞥到了床上的某样东西,不由脸色瞬间大变,随后扑到床上去收拾什么东西去了。

张明宇就站在门外,看着刘雅纯背对着自己跪在床上收拾东西,本来她穿裙子的时候就把她那修长的美腿和香臀显露无疑。

张明宇瞪着眼看直了眼儿,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她大概不知道自己这个的姿势有多诱人吧!再加上家里没人,就他们两个成年人,又是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

看到这里,张明宇不自觉得眼了口吐沫,明显感到内心窜起了一团火,恨不能扑上去搂抱刘雅纯。

此时,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个人,这让张明宇有些刺激的感觉。

这可是他头一次跟心目中的女神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以前见她穿白色隔离衣的时候就已经,让人魂不守舍的了,此时穿着睡衣的她做着极具诱惑的动作,更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刘雅纯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会给男人带来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还在那里一无所知的翻找东西,也不知道她要找什么,竟然用那么长时间。

可能是刘雅纯也觉得自己耽误的时间太久了,连忙从床上跳下来,脸红扑扑的跑过来,将手里的东西猛的塞到抽屉里,然后伸手打开了灯。

张明宇自然不可能让刘雅纯发现自己动机不纯了,所以在她开灯的刹那,直接板起了身子,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觉的样子。

而刘雅纯此时也心里忐忑不安,好像被人发现了什么小秘密一样的样子,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然而,无巧不成书,就在刘雅纯打开灯的一会,刚才被她使劲塞到床头橱里的东西可能太多了,竟然自己把橱子给挤开了。

这下听到动静,两个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朝着那边看去,赫然看到了缓缓挤开的橱子里竟然躺着女人的文胸,还有几枚超薄的套套。

呃……

张明宇顿时就愣住了。

刘雅纯也是羞怯得低下头去,恨不能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样。

真是太丢人了!

其实这也不怪刘雅纯,谁家的卧室里没有几个情趣的东西,何况避孕套这种日常用品,在两口子的卧室里出现也不足为奇。

只是两人刚刚在床上发生过一些误会,此时这些东西的出现,似乎在提醒着他们往那方面去想……

果然,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张明宇的呼吸声也有些急促,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暧昧的味道。

刘雅纯抬头看去,与张明宇四目相对,不由浑身一颤。

她当然非常熟悉男人的这个眼神,当初自己老公和她第一次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包括科室里的主任还有一些病号,他们看自己的时候也都是这个样子……

刘雅纯心中微微有些害怕,但想起刚刚张明宇舍身救自己的场景,又开始矛盾起来。

 文学

张明宇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

刘雅纯在心里问自己,却又不敢肯定,自己这刚出虎穴,可不能又入狼口。

随后她心中一动,想着先试试张明宇的反应,就当着张明宇的面慢慢将上身的衣服撩了起来,露出了她那洁白平坦的小腹。

尽管已经生过孩子,但刘雅纯保养的极好,不仅皮肤细腻,而且光泽依旧,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背景,还真的会以为她是个没结过婚的呢!

张明宇自然也注意到了刘雅纯这有些反常的动作,只见她继续扭过身,将自己的背部暴露在了张明宇的面前。

背后那一条脊椎线更是将刘雅纯的纤细的腰肢和背部凸显无疑,恨不能让人扑过去把玩一番。

她这是要干嘛?

勾引我么?

张明宇一下懵了,看着露出洁白玉背的刘雅纯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你能帮我把文胸带上么?”刘雅纯忽然说道,从床上拿出一件文胸递了过来。

呃……

张明宇抽了抽嘴角,呼吸越发急促了。

慢慢的挪着脚步走过去,从背后接过刘雅纯的文胸,甚至不经意间,手指碰触在她背后洁白的肌肤上,虽然面积很小,可是从手上依旧传来滑腻的感觉。

刘雅纯的身子也不由微微颤动了起来……

“刚才我前夫抓我的时候,那地方被他狠狠的抓了一下破了皮,被衣服一磨很疼,所以换一个……”

刘雅纯不说还好,一说这个话题,张明宇顿时想起了那一片雪白的诱惑,越想心思是越乱,不自觉的竟起了反应。

张明宇使劲的咽了口吐沫,摇了摇头,想要将那肮脏的想法挥去,接过文胸干笑一声道:“哦,是么,怎么穿?”

刘雅脸红道:“我自己套上,你帮我在背后系扣就行了。”

张明宇答应了一声。

随后,刘雅纯慢慢的带上了文胸,虽然她动作很轻柔,但是每当碰触到她胸部的时候,明显看到她身子微微颤动了起来。看上去好像很痛苦的样子,难怪她刚才会说衣服老是蹭在伤口上呢。

而等刘雅纯好不容易戴好文胸后,便招呼张明宇系扣。

张明宇就伸手去拽文胸上的吊带,此时两人隔着很近,鼻息间嗅着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身体里不停涌现出最原始的冲动。

可张明宇最终还是压制下来,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做了什么,和那个前夫又有什么区别……

在强压着内心冲动的同时,张明宇终于将任务给完成,不过也弄得自己满头大汗。

“好了……”张明宇颤声道,很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

刘雅纯不由松了口气,现在看来,他还不算坏!

她慢慢地转过身子,脸色有些微红,配合上她那半遮半掩的衣物,玲珑有致的身材,这份朦胧的诱惑让张明宇有些无法抑制。

张明宇感觉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己始终都要犯错,顾不得让刘雅纯帮他包扎伤口,扭身逃一样的跑了……

房间里只剩下刘雅纯一个人,直到张明宇走了好一会,她才不由苦笑一声。

回想起刚才的事儿,不禁脸色更加红润,在心里啐了一声,刚才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勾引人家老公呢?

……

回到家后的张明宇根本睡不着觉,也没敢再去找刘雅纯,草草的处理了一下伤口,便在床上躺了好久都无法睡去。几次想下楼去看看刘雅纯,但是想到刚才的事情便觉得羞愧无比。

等到了早上六点多钟的时候,张明宇悄悄下楼去,在刘雅纯家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但最后还是停了下来,叹了口气,准备下楼。

好巧不巧,正好这时刘雅纯一下打开了门,也看到了好像做贼一样的张明宇。

“你站住!”刘雅纯在背后喊了张明宇一嗓子

张明宇身体一愣。

“你……有事么?”张明宇有些机械的扭过头来看着刘雅纯。

“你跑什么呀!”刘雅纯冷着一张脸道。

张明宇苦着一张脸:“没……没有啊?我……我锻炼身体呢!”

噗嗤!

没想到张明宇的反应把刘雅纯给逗乐了。

她没好气的横了张明宇一眼:“干嘛?害怕我告诉你老婆昨天晚上的事儿?”

“你可千万别说!”张明宇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瞧你吓的那样!行啦,跟你闹着玩的,你的手还疼么?”刘雅纯问道。

闻言,张明宇不由松了口气,这时说道:“不疼了,应该快好了吧!”

“我看看!”

刘雅纯说着就将张明宇的手给拉过来,仔细检查了一遍手上的伤口。

看得出来昨天那伤口不是特别深,应该是没问题了。

见状,刘雅纯才松了口气。

“你自己包扎的真难看,这样你跟我进来,我帮你重新弄一下!”

“不……不用了!”张明宇收回手来来说道。

“干嘛?不敢进来?怕我吃了你?”刘雅纯说道。

“没有……”张明宇有些讪讪的挠了挠头。

刘雅纯“哼”了一声:“算了,李梦瑶什么时候回来?”

“干嘛?”张明宇一下紧张了起来,总感觉刘雅纯似乎话里有话。

“我想借你家车用一用。”

“干嘛借我车用啊??”张明宇诧异道。

“昨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怕骑电动车目标太大,所以想开车上下班,这样我前夫就发现不了我了……”刘雅纯叹了口气。

“说的也是!”张明宇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要不我送你吧?反正这几天我也闲来无事,家里也没婆娘等我,就发扬一下绅士风格好了。”张明宇说道。

刘雅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眼神却让张明宇有些惴惴不安了起来。

“嗯……那行吧,就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要不……咱现在就走?正好我公司今天有个研讨会需要早去。”张明宇说道。

刘雅纯“嗯”了一声,乖巧的随着张明宇下了楼。

……

张明宇带着刘雅纯走到车子旁边,本来刘雅纯是要坐在后排座位上的,结果因为张明宇平时不爱讲卫生,后车座上塞的东西满满的。

张明宇有些尴尬:“你要不着急的话,要不我收拾一下?”

“不用了,我就坐在这儿吧!”

说完刘雅纯就坐到了副驾驶位上,随后关上车门,伸手就去拉安全带。

结果试了几次,卡扣卡在门缝里怎么也拽不出来。

“我帮你吧!”张明宇扭过身去捞安全带。

本来车里的空间就不大,张明宇这时扭身,几乎贴在刘雅纯身上。

或许是因为夏天的缘故,刘雅纯身上穿的衣服本来就少,张明宇贴近脑袋压在她身上,鼻息间嗅到了芬芳的气味。

张明宇的目光不由得往下看去,那碎花纹的连衣裙摆盖住若隐若现的一双美腿,张明宇一时竟有些看得呆了。

“咳咳……”

刘雅纯轻咳了两声。

这让张明宇立马回过神来,面色有些尴尬,支起身来装作去扣安全带的样子。

可不知为何,刘雅纯的手居然随之放在了张明宇的手背上。

有些湿湿的,或许是因为天热,手心冒汗的缘故。

再去看刘雅纯的脸,微微有些红润,眼神也有些躲闪,却有些欲拒还迎的感觉。

她是在暗示我么?

这就让张明宇有些按捺不住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一边拉着刘雅纯的手,一边将刘雅纯的座位缓缓放了下去。

张明宇咽了口吐沫,将扣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解开,慢慢地扭转身子,压在了刘雅纯的身上……想着老婆医院的女神就被自己压在身下,这种感觉让张明宇有些难以抑制,这一刻,他满脑子只想征服眼前的这个女人。

而刘雅纯只是瞪着眼,并没有反抗。

就在张明宇以为好事将成,自己也能体验一把车震的刺激感时,好死不死的,电话声突然响起……

张明宇立马惊醒,从刘雅纯身上坐了起来。

“喂!”这时张明宇上气不接下气的喊了一声。

“张明宇都几点了还不起床,现在就等你一个人了。快点啊!再晚了就别去了!”

张明宇“哎”了一声,连忙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看了眼刘雅纯,脸色通红,有些局促的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在他颇为尴尬的目光下拉起安全带扣在了上面。

“以后别这样了……”刘雅纯忽然说道。

张明宇愣了一下,鬼是神差的答应了一声,心里却是怦怦乱跳了起来……

一路上,两个人都很默契,谁都没有说话。

张明宇开车到了市人民医院之后,刘雅纯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看着刘雅纯一言不发的走了,张明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空唠唠的,慢慢的落下车窗,看着佳人离去,心里说不出的忐忑。

冷静下来的张明宇,更有些羞愧了起来,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老婆李梦瑶,毕竟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会对刘雅纯动手动脚,跟他那个畜生丈夫有什么区别?

想着他不由暗骂了自己一声:“混蛋!”

……

下车之后,刘雅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了病房楼,感觉到张明宇再也看不见自己了之后,才不由得呼出口气,脚下一软,直接靠在了旁边的柱子上。

此刻,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浑身更有些绵软无力,额头上更是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说实在的,她比张明宇还要紧张。

也暗自庆幸幸好刚才张明宇的手机响了,要不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自己不知道,真要是出了点什么状况,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正想着呢,忽然感觉背后生风一双大手直接拍在了她的翘臀上,使劲的抓了一下。

刘雅纯不由得惊呼一声,扭头看去,却见这时主治医生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伸手搂过她的腰肢,粗壮有力的大手直接按在了她的腰上往自己怀中使劲的一落,便靠在了他的怀中。

“吆!小刘啊!来的挺早啊!”一边说着,那主治医生一边搂着刘雅纯的腰肢,向电梯口走去。

虽说此时还早,但往来的人却不少,大多都是病人陪床,或是早早来排队挂号的病人。

刘雅纯被那主治医生这样搂着,不觉有些尴尬,连忙挣脱了开说道:“王主任……早……”

被叫做王主任的那个中年医生“嘿嘿”阴笑一声,目光贪婪的在刘雅纯身上横扫了一遍,不由得咧嘴一笑道:“走,去上班。”

这时,两人来到电梯门口,很快电梯门便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帮人,见人都走完之后,王主任又想故伎重施,顺手去摸刘雅纯。

可刘雅纯却连忙快步走了进去,让王主任捞了个空。

“真调皮!”王主任双手背在身后,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随后也走了进去,在关上电梯门后,里面只剩下王主任和刘雅纯了。

王主任有意无意的凑到刘雅纯身旁,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刘雅纯一边挣扎一边说道:“主任这里有监控!”

王主任却不以为意,道:“怕什么?同事之间开个玩笑算得了什么呀!”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摸向刘雅纯,好在刘雅纯反应极快,这次却没让他得手,很快电梯便到站了,门一开刘雅纯便逃一样的跑了出去。

王主任看着刘雅纯在那里跑出去的背影慢慢的收起了笑脸,心说小妖精,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等我这两天忙完了就安排你值夜班,看你还往哪里跑!

……

这时,跑去更衣室的刘雅纯一边粗喘着气,一边强压下激动的情绪在更衣室里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将连衣裙脱了下来。

透过反光镜,一边看着自己裸露在空气中的酮体,那洁白的肌肤以及曲线分明的身躯,刘雅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头紧锁着看上去颇为惹人怜悯,内心柔弱的她实在不应该长这样一副娇美的模样。

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多少人惦记着,窥探着。

那种处处充满了危机感让她时刻都保持着比别人多几倍的警惕,但依旧有心人的窥探和偷袭,这让她不厌其烦。

但不得不说在这些人中,张明宇或许是唯一一个不让她感到厌烦的男人,虽然刚才张明宇的动作也有些出格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刘雅纯却一点不厌恶,甚至还有些期待……

另一边,好不容易赶到公司的张明宇将车停了下来,火急火燎的跑去打卡,幸好时间还赶得及,很快跟着公司的人忙了起来。

虽然人在做事,可张明宇的心思却没有在工作上面,他的脑海中不停浮现出车上那一幕,张明宇能感觉到,刘雅纯似乎并不讨厌自己。

尤其是自己还做出了些过分的动作,换做是其他女人,说不定早就翻脸了。

而这一点,刘雅纯却做得很好,既满足了张明宇心中的小小的期望,又让他觉得这个女人很善良,甚至还有些呆萌的可爱,哪里还有女神的架子。

不知不觉的,张明宇对刘雅纯的印象更深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深陷于对刘雅纯的爱慕之中。

下午的时候,张明宇回了趟家,准备洗个热水澡,美美的睡一觉,然后晚上去接刘雅纯。

结果打开门一看,刘雅纯却在自己家里。

当时张明宇就傻了眼,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老婆李梦瑶回来了!

她昨天不是去进修了么?

而自己老婆提前回来会不会跟刘雅纯有关,刘雅纯也出现在自己家里会不会是过来告状的呢?

毕竟早上那事儿的确是自己不对,意乱情迷之下,做了些出格的事,刘雅纯虽然当时没说什么,但也难保她不会打电话叫自己老婆回来然后跑到家里跟自己老婆说呀!

想到这里,张明宇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了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这时李梦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就见她有些没好气的瞪了眼张明宇。

张明宇这才“哎”了一声,走了进来。

刘雅纯见状下意识的伸手去拉门。

张明宇连忙摆手表示不用了,结果两个人的手不经意间又碰在了一起,顿时全都愣了一下,张明宇本来就心虚,刘雅纯更是面色一窒,似乎想到了什么画面一般,脸色慢慢的红了起来,站在一旁也不再搭手了。

张明宇进了屋之后,便拉着李梦瑶的手走到一旁,悄悄的问道:“你不是去进修去了么,怎么又来了?”

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李梦瑶的反应,通过旁敲侧击看看事情是不是如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样,结果李梦瑶却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道:“你不知道雅纯的那个废物老公上午的时候去医院闹了,吓得雅纯连忙请了假不敢去上班了,但又不敢回家,所以就想到了我,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这不,我就坐车赶回来了!”

“那孩子呢?”张明宇问道

“孩子我和雅纯接回来了,在那屋呢!睡着了。”李梦瑶说道。

张明宇“啊?”了一声:“孩子也跟过来了,你没事儿吧?把人家叫到咱们家里来,你想干嘛呀?”

李梦瑶连忙捂住了张明宇的嘴说道:“你小点儿声,别吵到孩子,刚把孩子从市里接回来,我们两个都很累。睡觉都睡不够了,吃饭都得抽时间!”

张明宇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说道:“你真是的,看把你累得,晚上老公伺候伺候你?”

其实心里早就松了口气,心想原来事情跟自己想的并不一样,还好如此,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李梦瑶解释呢?

“去你的!”

随后又凑到张明宇耳旁说道:“我待会就得走了,你和雅纯在家里吧!”

“啊?又要走?你不是刚回来么?”张明宇皱眉道。

“我在大医院早上都要六点接班,现在不走,等到了明天怎么赶早班?”李梦瑶说道:“老公,你就委屈一下啦,帮我照顾照顾她吧!”

随后又说道:“你看她不够可怜吗?她又不敢回家,害怕她那废物老公又去她爸妈那里闹,毕竟他爸妈那么大年纪了,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儿,谁都不好交代对吧!”

“那她一直在咱们家也不是个法子呀!”张明宇苦笑道。

“不是说了么,等过几天就走。”李梦瑶说道。

“你以前不是这样,大街上都不让我多看女人一眼,怎么这回儿把一个大美女请到家里来了?就不怕我被她勾去了?”张明宇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