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用手扒开自己的下面; 同桌将手放到我裤子里

 青绫终于看清楚了林风面前的水墨画,美女用手扒开自己的下面; 同桌将手放到我裤子里也一眼认出来了,林风画中的女子就是她。

    “呵呵,以后不许叫我小林子,要叫主人,明白吗?”林风似笑非笑的看着青绫说道。

谁知道路过门口的时候,白小莲突然发现一股奇怪而又熟悉的气味传入了鼻间,她顿


时惊讶地低头一看。


看见这一幕,白小莲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刚才会是谁,难道刚才老赵叔在外面?


她蹲了下来,用手指轻轻地抹了抹老赵留下的东西,不知羞的她居然将手指凑近了琼


鼻,嗅了嗅之后,白小莲非但没有厌恶之感,反而只觉得有些触电一般的感觉涌起来。

自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时间很快地便过了两天。


而这两天里头,白小莲一个人在家里独居着,因为没有老公在家,所以白小莲显得有


些孤单,白天还好,晚上的时候,就会特别的寂寞。


除了生理方面,一个女人在家里,也会遇到许多其他的麻烦。


“嗯哼……”


这天正在洗澡,白小莲已经很久没有自我安慰了,当手指滑入的时候,她突然觉得有


一些疼痛。


她秀眉微蹙,忍住痛意,好一会儿后,才得到缓解,开始慢慢舒服起来。


“啊,好痒哦。”白小莲咬着嘴唇,手指太过纤细,实在满足不了她的空虚。


她一眼看中了墙边的水龙头,水龙头的高度正好和她的臀部高差不多,动情之下,她


居然扭过身,用臀部对准水龙头就靠了过去。


当水龙头碰掉那处的时候,她浑身打了个冷颤,一种久违的感觉席卷全身,她幻想着


水龙头就是男人坚挺的部位,正在从后面狠狠的弄她。


“好舒服!”


白小莲扭动着翘臀,水龙头被这么一蹭,直接打开了水阀,迸发而出的水更是让她飘


飘欲仙。


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白小莲一阵抽搐,双腿紧紧夹住,双手也抓住自己的柔软,


几乎把指甲抓紧皮肤里,这种到了的感觉,她足足持续了几十秒。


就在这时,浴室内突然传出一声尖叫。

 文学


“啊!……”


此刻浴室内,白小莲坐在地上,痛得直打哆嗦,而水龙头不知去向,只见水不断从水


管里飙出来。


原来,她刚刚太过激动,不小心把水龙头弄断在了她那敏感的部位里面,痛得要命,


又不好意思大声呼叫,怕惊动邻居。


要不是因为自己实在太久没那个了,她才犯不着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可现在事情已经


发生了,她只能想办法把水龙头取出来。


“唔……好痛。”


白小莲低头看着那处,只能看到一小截,其他的全钻进了里面。


“完了……完啦,这可怎么办啊。”


她都快急哭了,疼痛让她清醒了不少。


白小莲屏住呼吸,硕大的柔软一起一伏,因为疼痛的原因,她的身上也布满了汗珠,


加上她皱着眉头的样子,竟有种异样的诱人味道。


“怎么办啊!难道打电话报警……”

就在这时,她脑海里突然划过了老赵的模样


想到这里,白小莲忍着疼痛,便立刻拨打了老赵的电话。


“喂,老赵叔,对!是我对,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我这边水管坏了,你能不能过来


帮忙一下?”


半个小时后。


“叮咚。”


老赵搓了搓手,按下了白小莲的门铃,心里有种兴奋的感觉,想起上次白小莲在沙发


上挺着大白臀,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老赵就知道,白小莲肯定缺男人那玩意儿的安慰了



现在,听到白小莲找修水管的找到他头上了,老赵自然是色心大起,那心底深处的邪


念又开始蠢蠢欲动。


按下门铃之后,房门便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就是白小莲的身影,老赵的双眼顿时一


亮。


此时的白小莲穿着一条天蓝色纱裙,优雅无比的天蓝色纱裙因为的身体过于丰腴,而


被那对柔软顶得十分火爆诱人。


单是一身裙子还不够,主要是白小莲半透明的纱裙十分单薄,而且是近乎透明。


这一身纱裙居然完全紧贴在肌肤上,被水沾湿的痕迹十分显眼。


可能是白小莲穿的急,居然没有穿内衣,那两团雪白,随着白小莲的动作,那对傲人


的柔软一晃一晃的,颤颤巍巍,煞是诱人。


"小莲,赵叔来帮你修水管了。"


白小莲忍着疼痛,打开房门之后,在听见老赵的话语和看见老赵的眼神时,俏脸顿时


红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何,在见到老赵,突然想到了前两天的事情,呼吸顿时微微一滞,异样


的愉悦感觉顿时升了起来…


“就在这,李叔快点帮我看看。”白小莲红着脸,将老赵迎了进来。


走过白小莲身旁的时候,老赵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瞬间得下身的东西都快要


顶破裤子了。


老赵来到浴室,看到水管一直在流水,上去检查起来。


后面的白小莲明白现在自己只能找老赵帮忙了,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赵身上。


想到这儿,她深吸几口气,然后装作很平静的语气,对老赵喊了一句。


“老赵叔,你能先跟我来趟房间可以嘛?”


听到这话,老赵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应了一声跟着白小莲身后,走在后面的老赵


看到前面的白小莲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异。


白小莲进到房间后,再也忍不住了,满脸痛苦的躺在床上。


身后的老赵瞬间慌了,赶紧蹲下来。


“小莲,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白小莲满脸羞愧着痛吟道:“老赵叔,我,我……水龙头断里面了,弄不出来。”


都这种时候了,她已经放下了女人该有的羞耻心了,也没啥不好说的,再不弄出来,


她得痛死去。


啥?水龙头断……


老赵愣了一下,回头看着还在飙水的水管,和白小莲掀开裙摆,瞬间恍然大悟。


感情这女人,在浴室自我安慰,还把水龙头弄在那里面了,还真是够大胆的,敢这么


玩。


老赵摇摇头,无奈道:“小莲,这种事情,我也没经验啊,你让叔叔怎么帮你啊?”


白小莲满脸羞红,甚至带着一丝哭腔道:“我一个人不方便,等会儿我用手掰开,你


伸进去帮我拿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