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春药药膏玩弄双乳;钻进她裙底猛吸

 梦姑打量一下这个捆绑春药药膏玩弄双乳;钻进她裙底猛吸“可怜”的女人,发出了无情的嘲讽。

    “你不是要替代本座的命运吗?本座给你一个机会,来,看着我的眼睛!”

    小丫鬟听闻之后,狠狠抬起了头,充满怨恨的目光,和她那高高在上、无情无私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

发生赵舒兰并没有异样后,我想要继续,就听到苏晩睛的喊声。


“李叔,你喝醉了吗?捡个筷子这么久吗?”


我听后急忙起身,辩解道:“人老了,没看清楚啊。”


突然苏晩睛接到了小姐妹的电话,然后就火急火燎的出门了。


吃完饭后的赵舒兰提出自己先去洗澡失陪一下。


我只能乖乖的坐在客厅之中。


打开电视看了一会,正无聊着,我想着能不能去偷看一下少妇洗澡的美景。


正在此时,赵舒兰就在浴室里呼喊我:“李大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吓了一跳,急忙缩回去,同时回应道。


“妹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赵舒兰听到我的回应之后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在浴室里摔倒了,起不来了,麻烦你进来扶我一下,门没锁。”


我听到后,心里有些兴奋,赶紧推门进入浴室。


我一推开卫生间的门,便看到赵舒兰坐在地上,并拢着双腿,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柔软,一脸害羞的看着我。

虽然赵舒兰已经将身上关键的点都遮掩住了,但她那无与伦比的美貌、完美无瑕的皮肤以及性感火爆的身材,还有这半遮半露的魅惑姿态使得我着迷。


可是我还是很快便回过神来,急忙上前焦急的问道:“妹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赵舒兰红着脸说:“我想洗澡,可是地上太滑了,导致我摔倒了,这尾椎骨好像受伤了,一直起不来,麻烦李大哥扶我去床上休息吧。”


我看到旁白的干净的浴巾,立马拿过搭在了赵舒兰的身上,随后伸出手去,架起她如藕般白嫩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将她搀扶了起来。


感受到她那美妙的触感,马上我的身下就起了反应。


赵舒兰无意之间向我那里看了一眼,眼神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立刻把脸扭到了一边,羞臊的不再看我。


我察觉到赵舒兰的表情有些异常,好奇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撑起大片,随后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扶着赵舒兰说:“妹子,你慢着点,小心地滑啊。”

 文学


赵舒兰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嗯咛一声没有说话,而我这时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看,低头时忽然发现洗漱台下面居然露出一截奇怪的东西,还有一瓶透明色的液体。


我因为是什么洗发露什么的,便直接捡了起来。


赵舒兰发现我要捡那两件东西的时候,感觉劝阻道:“李大哥,别捡啊。”


可是她还是说晚了,我已经拿起了那个东西,这东西可把我吓了一跳,这居然是那种玩具。


另一瓶上居然是那种液体,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样东西肯定是配套使用的。


我估计,赵舒兰应该是洗澡的时候有了那方面的想法,然后想要去用这两件东西,结果就滑倒了。


我一想到赵舒兰准备那这个安慰自己,我就忍不住血脉喷张,看来苏国庆喂不饱自己的老婆,自己得手的机会很大。


赵舒兰今年也才28岁,但是老公已经也快五十了,而且自己的老公有钱,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节制,以至于跟她结婚之后,男女之事一直都是有心无力,平均一个月下来还和自己不过一两次,而且每次时间都短,大概只有一两分钟就不行了。


可是这对于赵舒兰来说,她正值身体需求最旺盛的年纪,而且长期得不到满足的她,心里自然压抑的渴望格外强烈,可是自己的老公占有欲特别强,甚至于赵舒兰平时都不敢和其他陌生男人说话,更没有出轨的可能性。


而今天自己居然能见到救自己与水火之中的英雄,他还是那么的强壮,使得自己刚刚洗澡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到和他……


虽然赵舒兰自己清楚,自己这种疯狂的想法是违背妇道的,但是如果不是李四救了自己,自己可就被糟蹋了,反正苏国庆那玩意是那样的没用,还不如把自己给他,她已经无法抑制这种想法……

赵舒兰发现我还在发呆,俏脸羞红的说:“李大哥,愣着干什么啊,赶紧扶我去床上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点头,说:“行,妹子,我这就扶你过去。”


说着,我赶紧把那玩意又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洗漱台的底部。


赵舒兰看到之后那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李大哥,麻烦你扶我去床上吧。”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到了床边,赵舒兰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行了李大哥,你先出去吧。”


我想到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啊,于是说:“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毕竟这要是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的。”


赵舒兰立马惊恐的问:“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我认真的说:“我以前和一个老中医学过这些,自然是清楚,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百度。。”


赵舒兰急忙问我:“那麻烦李大哥能给我推拿推拿吧,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去医院啊。”


我当即答应下来,道:“行,你趴到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然后我走到赵舒兰的旁边。


看着赵舒兰这完美的臀部曲线,我暗自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妹子,要不你把睡袍掀起来,然后露出尾椎骨,这样我也好推拿的时候方便一点。”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情紧张,害怕她会因为矜持而拒绝我,毕竟如果把裙摆撩开,她的臀,恐怕都要被我看光了。


赵舒兰听到我这话,思索片刻,还是矜持的婉拒了:“李大哥,你还是隔着衣服给我按吧,毕竟我现在还是太害羞了。”


看到她这幅模样治好,我说:“行吧,妹子,等下我就这么给你按,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嗯嗯。”赵舒兰神色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


在得到赵舒兰许可后,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后,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小心翼翼的开始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是学过,在监狱的时候那些犯人有什么错位都是来找我的,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赵舒兰:“妹子,你感觉怎么样啊?”


“嗯啊……”赵舒兰发出长长的一声低吟,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我笑着说:“我当初和老中医学的时候可认真了,到今天才发现,幸亏当初学了点本事,不然我现在就帮不上忙了。”


赵舒兰一边享受,一边笑着说:“李大哥没想到你嘴巴还挺甜啊。”


我嘿嘿一笑,认真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看到赵舒兰的皮肤都开始微微变红之后,知道她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便乘胜追击道:“妹子,我怕你摔的不止是尾椎骨啊,要不周围也帮你推拿一下?”


赵舒兰点点头,声音格外享受的说:“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只想闭着眼睛好好享受一下。”

“好嘞!你就放心享受吧!”


发现赵舒兰居然没有反对之后,我立刻就变得大胆起来,双手从她的尾椎骨处开始向周围扩散。


从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然后攀爬到那饱满紧实的臀。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而赵舒兰也越来越沉浸其中。


到她这样都没有指责我,心里难免变得冲动起来,脑子里一个声音对我说,她现在已经动情,要不试试看吧,搞不好赵舒兰就在等着你迈出这一步呢!


我的心里越想越疯狂,然后我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起来。


“嗯……”赵舒兰突然发出一声勾人魂魄的娇喘,我能感觉到她正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声音。


我现在心里紧张极了,我害怕她这时候会骂我,或者打我,甚至会报警,那就证明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不敢更进一步。


可要是她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默许了我的行为,我就可以做更进一步的事情了。


一分钟过去了,我没有再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一直在等着赵舒兰的反应,没想到,赵舒兰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我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这时,赵舒兰用蚊子般的声音开口说:“李大哥,你刚才按的我好舒服,继续按那里吧,我还想要。”


她的意思难道是说刚才我摸到的那里。


天呐!这是不是一种暗示啊。


我的心顿时激动无比,手指捏起赵舒兰的睡裙,就想将它整个掀起来。


随后开始在她那里按摩起来。


“哦……”


她瞬间觉得自己就像做那事到达了极限一般,感觉双腿之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赵舒兰突然将自己的双手按到了我的后脑上,我的头直接感受到赵舒兰的柔软,我不禁脑补了接下来的剧情,本能的咽了口口水。


咕噜……


我明白赵舒兰肯定对他动情了,有反应了。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从赵舒兰的丈夫上次回来也她才弄了几次就出差了。


而现在我在她的那里挑逗,而她早已按耐不住了。


“李哥,我感觉我里面好像有点不舒服要不你帮我一下?”


赵舒兰说话的同时身体还焦急的摆动这,不知不觉中就把双腿搭在了我的身上。


看到赵舒兰的反应之后,我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她真的动情了!


然后我的手开始慢慢向上移动,慢慢的把嘴从柔软之顶移开,缓慢的向上移动亲吻……


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余光注视赵舒兰的时候,只见她一脸陶醉的紧闭双眼,扭动着身子,幅度逐渐加大。


“哦……李哥你真棒,我们快点开始吧……”


赵舒兰现在可谓意乱情迷。


“李哥,快点啊……来啊……”赵舒兰一边说还一边伸手将自己的裤子拉下。


见到赵舒兰如此着急,顿时,我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下意识的吞咽这口水。


赵舒兰也已经迷失其中了,居然还主动分开自己的双腿……


我现在明白她已经彻底动情了,于是我当机立断的发起冲锋……

但就在我正准备继续进攻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问询的声音。


“舒兰姐,你怎么了?我刚刚听到你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声音我无比熟悉,正是苏晩睛的声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