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让它进去太想你了h -乖乖别动让我爽一下

  可是现在,诛心一点说,就是秦始皇当场驾崩,也没人敢有什么别的心思。

    最稳固的位子,都是打出来的!

    秦始皇也点了点头,自己的孩子有出息,他自然是高兴的,只是微微还有些担忧乖让它进去太想你了h -乖乖别动让我爽一下,

王根生和刘洁的父亲一样,好赌,平日里为人也不怎么样,在村子里很不受人待见,况且他现在追打的可是赵铁柱,虽然不知道情况,但王雅琴还是护着赵铁柱。

“没看到,你找赵铁柱怎么还找到我家来了?”王雅琴随口应了一句。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他朝这边过来了,一定是溜进你家了。”王根生摇了摇头说道,刚拐弯人就不见了,拐弯处就只有王雅琴一家,他料想赵铁柱就是躲进王雅琴家了。

“我说没看到就没看到,你这拎着铁锹闯进我家是要干嘛?”王雅琴双手叉腰,虽说赵铁柱的确是躲在她房里,但王雅琴也算彪悍,气势是丝毫不弱。

“懒得和你废话,我要进去看看,等我找到这小子,看我不打断他的腿!”王根生骂骂咧咧,说这话就想要拎着铁锹绕开王雅琴去里屋找找。

王雅琴一个箭步就挡在了王根生的身前,瞪起眼睛说道:“咋滴,还想闯进我家?看我男人不在好欺负我是不是?”

“谁欺负你了?我是在找赵铁柱这小子,你可不要胡搅蛮缠。”王根生忙说道。

“那我不管,我没看到他进来,你要闯进去,我可就喊人了。”王雅琴挑了挑眉头,毫不示弱。

“那你喊,我今天是必须要揪出这小子的。”王根生皱了皱眉头,作势就要一把推开王雅琴。

“妈呀,快来人啊,我这刚洗完澡,王根生就闯进我家啦,快来人啊!”王雅琴心里一急,直接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没想到这王雅琴真的喊了起来,王根生登时吓了一跳,赶紧退后几步,嘴里喊着:“别喊了别喊了,我这是进来找赵铁柱的啊。”

但王雅琴却喊得更起劲儿了,一边喊,一边双手护着自己的胸,一副被人非礼未遂的样子。

王根生脑袋一懵,这么喊下去,明天他可就成了村里那些多事婆的谈资了。

“不找了不找了,我走还不行么?”王根生说完,赶紧退出了院子离开了。

王雅琴这才闭嘴,走到门口张望了一会儿转身回屋了。

屋里,赵铁柱正趴在窗户边上透过窗户缝儿朝外瞄着,王雅琴进来,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笑骂道:“别看了,走了。”

赵铁柱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

“话说你小子怎么惹到王根生了,好家伙,看那架势,逮到你不得扒了你的皮。”王雅琴好奇的问道。

“就是……就是有点小误会,呵呵……”赵铁柱哪好意思说事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道。

“小误会?什么误会?”王雅琴眨了眨眼睛继续问道。

“没什么了,就是小误会而已,对了,我今天来找你可是有正事儿的。”赵铁柱不好在这事儿上多做纠缠,急忙岔开话题道。

“啥事儿,说。”王雅琴点点头,紧挨着赵铁柱坐了下来,一脸认真的看着赵铁柱,等待着。

两人胳膊紧紧的挨在一起,赵铁柱立马又想起了之前的香艳一幕,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道:“你家后山那片地儿,是不是不用了?我看上面尽长些野草野果啥的。”

“是不用了,我家那口子出去打工,我一个人操持不来,就没管了,管它长些什么。”王雅琴想当然的说道。

“那正好,你看你那片地儿也没啥用,我是想着把他租下来。”说起正事儿,赵铁柱立马就认真了起来。

“你租那破地方干嘛?”王雅琴疑惑的问道:“前些年种庄稼,因为后山地势不平,浇水也不好浇,是种啥啥不行。”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种庄稼不行那是因为土质不合,现在你看那些野果树,结出的果子又大又甜,好家伙,比人家好好中的果树都好,你不觉得奇怪吗?”

王雅琴想了想,惊道:“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这是为啥?”

赵铁柱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咱们这山窝窝,云雾大、雨水也充沛、空气相对湿度就比较大、你家后山呢,位置也不错,漫射光多、昼夜的温差不大、土壤疏松、土质肥沃、我还测了一下,PH值5.5左右,这样的环境,种庄稼自然不行,但种果树,那绝对是块好地方!而且你看,这个……”

王雅琴摆了摆手,不等赵铁柱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得了得了,你也知道王雅琴没上过几年学,你和我说这些东西我也不懂,不过你租我家的地到底要干嘛?”

赵铁柱嘿嘿一笑,双眼带着异样的神彩,自信满满的说道:“开果园!”

“开果园?”王雅琴微愣了一下,神色古怪的说道:“人家年轻小伙都一个个的往外跑,就连村里的壮丁这些年也跑的没剩几个了,外面世界好,过得也舒服,都不舍得回来,你可倒好,咋还在这扎窝开起果园了。”

“他们往外跑,还不是因为在山里赚不到钱,但为啥呢?还不是交通不方便,进山出山只有一条路,可你知道么,这要说土了,那叫穷山僻壤,带点学问的,那得叫世外桃源!”

“屁的世外桃源嘞,我咋没觉得咱这山里有多好。”王雅琴撇了撇嘴,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是现在,我计划好好的把咱们这开发一下,开果园就是第一步,等发展起来了,你再看看咱这,绝对是天差地别!”

说话间,赵铁柱双眼发亮,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许多,王雅琴在一旁看的都有些痴了。

赵铁柱说的这些东西,她一个妇人,不懂,但她却能在赵铁柱身上看到一种特殊的气质,那是山里这些老农身上从来都没有过的。

“好,我租给你。”王雅琴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么爽快吗?”赵铁柱讶然的看着王雅琴,本想着还要多废些口舌,却没想到王雅琴竟如此痛快。

“难得咱们山窝窝里出了个有思想,有抱负的,冲你着干劲,我这地就租给你了,想做什么就放心大胆的做,王雅琴都支持你。”王雅琴有些宠溺的看着赵铁柱说道。

“谢谢王雅琴,那这样,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去村支部找村长签下合同,我就着手开始准备了。”赵铁柱一念至此,迫不及待的说道。

说是合同,其是也就是一份手写协议,村支部盖个戳,就算是生效了。

 文学

两人相跟着来到村支部,中间一间好算像样的平房就算是老村长的办公室了,同时也是老村长的家,平日里老村长就住在里面。

到门口,看到村支部的房门虚掩着,赵铁柱想也没想就推门而入,村子不大,彼此之间都很熟识,也没那么大规矩,和老村长更是不需要这些有的没得。

推门而入,赵铁柱一眼扫过去,忽然愣住了。

只见窗户前面,一个白条条的身体正背着光站在那里,竟是个没穿衣服的女孩!

这是什么情况?老村长呢?

此时女孩正在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因为是正对着赵铁柱的方向,她胳膊一舒展,胸前一对傲人也随着她的动作颤了颤。

女孩的脸很好看,婉约的眉,挺翘的鼻子,红唇淡淡,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低头看着她自己的身体。

目光顺着女孩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全看到了。

赵铁柱立马感觉鼻头热热的,小腹一团卸货蹭的就窜了起来,心里暗暗点头:“不错不错,屁股大,能生娃。”

只是这女孩……没见过啊!而且,她皮肤显然比这些山里土生土长的女娃子要干净白皙的多。

眼前忽然出现的香艳一幕让赵铁柱眼睛都直了。

身后紧跟着撞进来的王雅琴看赵铁柱呆愣在门口,疑惑的开口道:“愣着干什么呢?老村长呢?”

她一出声,那正在擦拭身体的女孩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一眼,这一瞬,三人都呆愣在原地。

几秒之后,女孩终于回过神来,脸色一白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慌忙蹲下身子,用毛巾想要遮盖住自己的身体。

但那毛巾太小了,啥也遮不住,急的女孩有些手足无措,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

“这个……误会,都是误会啊。”赵铁柱神色尴尬的解释道。

倒是身后的王雅琴反应快,一把拉过赵铁柱胳膊,把看的意犹未尽的赵铁柱拖了出去。

顺手带上房门,王雅琴才瞪着眼睛问道:“看美了?”

“呵,呵呵……”赵铁柱神色尴尬的傻笑着,脑海里刚才的香艳画面还是挥之不去。

正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一个老头嘴里吊着一个烟斗喷云吐雾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老头身后还一左一右跟着两个女人,正是老村长了。

看到两人站在门口,老村长疑惑的问道:“雅琴,铁柱啊,你们俩在这干嘛呢?”

两人脸色都有些尴尬,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倒是赵铁柱反应够快,急忙开口道:“有点事儿要找村长商量一下。”

“啥事儿?”老村长疑惑道。

赵铁柱粗略的将自己的来意和老村长说了一遍。

“你要租雅琴家后山那块地?种果园?”老村长有些懵,疑惑的看着赵铁柱:“那能行么?”

“我觉得行,而且,我也不是为了糊口,你看咱们这,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就这么没落着实在是太可惜了,我想开发。”赵铁柱如实说道。

老村长眼前一亮:“难得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这思想觉悟,发展村里这是好事啊!”

听到老村长的肯定,赵铁柱心里开心,点头道:“所以啊,我租了雅琴王雅琴家后山的地就是开始,后面还有好多计划,但是需要村里的支持,村长,你看村里能不能扶持我一下,同时后面的土地规划也需要村长您帮衬着点。”

谁知听完赵铁柱的话,老村长却是叹了口气说道:“这要是我还是村长,那是绝对没问题的,可现在……”

“嗯?”王雅琴和赵铁柱齐齐一愣,赵铁柱疑惑的问道:“说啥呢,您不就是村长么?而且,这下一届的村长选举还早呢。”

正在这时,忽然赵铁柱身后的房门被人打开了,扭头看去,正是刚才的女孩,她已经换上了一身休闲装,头发依然湿漉漉的,此时正怒气冲冲,要杀人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赵铁柱。

“诺,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新来的村长了。”老村长急忙笑呵呵的说道。

“已经见过了。”女孩看咬牙切齿的说道。

“见过了?”老村长疑惑的看着几人,什么时候见过的?

赵铁柱脸色尴尬,心里却是疑惑:“新来的村长?”

“没错,我就是你们村新来的村长,不是选举出来的,是市里亲自指派的,所以,你以后给我小心这点!”女孩冷笑着说道。

听到这里,赵铁柱心里咯噔一下,完蛋了!

事后赵铁柱才知道,就在前几天,县里就下达了通知,说是市里要指派一个新的村长过来接替老村长胡一统的职务,让做好接待工作。

所以老村长几天前就搬出了这屋子腾出了地方,今天中午,这新来的村长也就是这个女孩就到了,随后匆忙安顿了下来。

女孩名叫张雯,上午专车送过来的,这一路奔波,城里来的女孩都娇贵,想着洗个澡舒服一下,却没想到竟被赵铁柱给撞了个正着。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虽然光荣退休了,但其他同志还在,这两位以后就是你的同事了。”老村长说着,一伸手指向左边的妇女,介绍道:“王春玲,上过学的,是咱们村内党支部书记,负责咱们村党组织的领导以及日常工作。”

赵铁柱微微一愣,他知道胡一统是村里的老村长,但其他人他却是不知道的,一直以来还以为这村委会就老村长一个人当职,光杆司令,现在才知道还有其他人。

不过赵铁柱也知道,春玲王雅琴只是小学刚毕业而已,在普遍文化水平较低的山村,这小学毕业也的确能称得上是上过学的了。

“嗯,你好。”张雯笑着伸手,对其他人还是很有礼貌的。

王春玲有些拘谨,嘿嘿的笑了两声道:“还是算了吧,看你白白净净的,我这刚下地回来,手上都是泥。”

“没关系的,以后大家就是同事了。”张雯也不介意,笑了笑收回了手掌。

老村长再看向右边,张口介绍道:“李月红,村里的妇女主任,负责村里计划生育安排和协调的。”

说到这里,老村长脸色都忍不住尴尬起来。

这村委会,也就这三个人了,什么党支部副书记,党支部组织委员,财务啥的全都没有。

就连他这村委会主任,俗称村长,也没个党员的身份,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王春玲,李月红这两个村委会成员一年半载也不见得去工作一次。

王春玲还好说,毕竟真要当职的话,也有点事儿干,李月红就尴尬了,这些年,村里壮丁跑了个遍,留下的全是妇女,老弱病残,能偶尔回来几个都不错了,谈何计划生育和超生?

张雯又礼貌的和李月红打了招呼。

“好了,其实也没啥事,就想着你刚过来,带两个同志让你熟悉熟悉,那你歇着吧。”老村长说道。

张雯点点头,但看天色还早,便摇头道:“我这第一天上任,啥也不知道,现在时间还早,我想在村里转转,熟悉熟悉。”

老村长愣了愣,当即扭头看向王春玲和李月红:“行,你们俩就带村长到村里转转好了。”

“不行不行,我这刚下地,娃儿在家还没吃上饭咧,我得回去。”李月红摇头说道,王春玲也是一样的反应。

对于她们而言,这破山村一天来来回回好几趟,几十年了,有啥可看的。

打过招呼,两人竟是直接转身就回去了,留下老村长神色尴尬的站在原地。

张雯也有些失望,但还是笑眯眯的说道:“不用了,我一个人转转就好了。”

“也行,但是……”老村长还是有些不放心,正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了一旁脸色古怪的赵铁柱,顿时眼前一亮。

“柱子啊,你一会儿有事没?”老村长大喊道。

赵铁柱身子一僵,干笑两声道:“村长有事儿找我?”

“嗯,你看咱们这新村长上任第一天,你小子也没啥事儿,就带村长四处参观一下好了。”老村长给赵铁柱指派了任务,说完也不等赵铁柱有啥反应又扭头看向张雯,笑道:“这小子叫赵铁柱,打小村里长大的,村里大大小小的设施门儿清,让他带你看看吧。”

本想着张雯会果断拒绝,但出乎意料的,她竟是直接点了点头应道:“好。”

赵铁柱咽了口口水,心里忽然有种不详的感觉。

之后,老村长和王雅琴都各自离开了,村委会,只留下赵铁柱和张雯两个人。

“那个……你想去哪儿看看?”赵铁柱笑着说道,尽量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绅士一些。

“村子里随便转转。”张雯冷哼一声说道。

要说参观呢,赵铁柱是觉得,山里风景好,去爬山就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村子,有啥可看的?

不过既然自己领了任务,而且以后还有求于张雯,便老老实实的带着张雯在村边乱晃。

“咦,这么多臭水沟怎么不填起来?”张雯忽然惊讶的喊道。

臭水沟?赵铁柱疑惑的扭头看去,嘴角立刻抽抽了几下,开口道:“那是……水渠,给庄稼浇水用的。”

“啊!这就是村里的水利设施了吧?”张雯眼前一亮惊呼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3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