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到喉咙了,太大了吞不下去

  许玉言刚离开开议殿,苏靖正要坐回书案,白清平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她,苏靖真是防不胜防。

    白清平抱住苏靖的那一幕恰好就被许玉言回头捕捉到,而后许玉言心情低沉了好久。

    欣喜与失落并存,那清亮的声音回响在许玉言的耳边,他是多么开心呀!许玉言想走近苏靖,但他知道,他不能顶到喉咙了,太大了吞不下去。

她的腰被男人的手臂环住,男人并不看她,而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对面,忽然傻掉的白总脸上。

微风徐徐吹过,吹的树枝簌簌作响。

在这枝摇影曳的响声中,她听到沈靖南说:“我的确没有把女人带回家的习惯,可是——”

他略微低下头,与她对视,“她,是个例外。”

或许是那一刻沈靖南的目光看起来太具有欺骗性,让秦岚产生了一种被深情凝视的错觉,以至于她被沈靖南拉上了车,听到引擎的轰鸣,这才陡然回过神来。

沈靖南会出现在餐厅外面,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看样子,他是特地过来找她的。

秦岚看着前方,不尴不尬的说了声谢谢。

他也算是帮了她,理当如此。

沈靖南侧过脸看她一眼,笑容略带几分戏谑。

“很多人似乎总觉得,受人帮助说一句轻飘飘的谢谢就够了,可实际上,这是远远不够的。”

秦岚当即想怼一句“沈少似乎没听过一句话叫施恩莫望报”,可她到底是将这句话给忍了下去,冷冷淡淡的问:“那沈少想我怎么报答你?”

像是故意的一样,“报答你”这三个字的音,加重了不少。

沈靖南一打方向盘,直接拐进了另一条道。

“不急,这事儿以后再说,咱们先来讨论一下之前你答应我最后却没做的事情。”

暗示得如此明显,如果秦岚还听不懂的话,就真是傻子了。

她的注意力瞬间被沈靖南的话语吸引,完全没注意到车子已经驶进了这座城市的富人区。

她想起了那时,自己匆匆忙忙从沈靖南的车上下来,甚至是没来得及观察这个男人脸上的神色。

看到那些伤疤时,男人眼底浮现出来的那一抹震惊,已经足够她消化了。

毕竟,女人天生就爱美,她身上的那些伤疤,就有如附骨之蛆。

她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提起那件事,而且还是以现在这种这么直白的话语。

见她沉默,沈靖南略带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你该不会是想食言吧,你要知道,我既然能把你送进那种地方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再想去那种地方了。”

对此,秦岚只是缓缓勾起嘴角,看起来透着几分凉薄。

“如果你对着我这具身体还能做的下去的话,我自然不会食言,只是……”

车子骤然停了下来,车轮在地上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沈靖南打断她的话:“你以为,我恶心你身上的那些伤疤?”

“恶心”两个字,刺进了她内心最深处的柔软,以前,别人看不见,她也就下意识的去忽略这个问题,久而久之,仿佛这个问题就真的不存在了,可是,沈靖南却如此直接的指了出来。

下一秒,他又说:“的确,看到第一眼的时候,我是震惊的,可随之而来的……”

沈靖南靠在椅背上,左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的道:“没关系,以后总会习惯的。”

男人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就好像在故意观察她的反应一样。

秦岚已经把牛仔裤套上了,正在往身上套衬衣,闻言动作一顿,侧过脸往沈靖南这边看了过来。

“以后?”

沈靖南略微颔首:“嗯哼。”

秦岚的语气顿时冷冽了起来:“我以为,我们之间没有以后,沈少说这话,难道是打算食言?”

沈靖南笑了笑,非常不以为意:“我说过,看你表现,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过你,可你自己也看到了你刚才的表现。”

跟这样一个脸皮厚得近乎无赖的人谈信用,可能是她做过最错的一件事情。

秦岚并不打算继续谈下去,她将衬衣用手捏住,就这么下了车,而那些可怜的扣子,依旧留在沈靖南的车上。

没有两步,身后就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你打算就这么离开?穿一件被扯破了的衬衣,一个人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她只是扯了扯嘴角:“不然呢?”

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近,沈靖南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还有一个更好的提议。”

秦岚毫无防备,就被男人有力的双臂抱了起来。

“那就是跟我回家。”

秦岚被沈靖南抱回了车上,他一踩油门就直接驶进了小区里面,最后驶进了一栋独栋别墅旁边的车库。

秦岚看着那栋楼,有些怔愣。

刚才在车上缠绵时,她脑海里浮现的纷杂思绪,此刻又窜了出来。

“为什么?”

“嗯?”

“为什么带我回家,白总说,沈少从来不带女人回家的。”

沈靖南从车上下来,绕到另外一边,替她打开了车门,而后又探进大半个身子,替她将安全带解开。

这时,他才凝视着她的脸,微微一笑:“白总说的没错,可是,我也说过了,你是例外。”

不知何时,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钻了出来,银白色的光辉洒满了大地。

 文学

那一抹银白色照亮了男人的半边侧脸,秦岚将他脸上的表情看的分明。

她看着他嘴角扬起的弧度,然后张开了嘴:“如果你更喜欢谈个恋爱的话,我们可以交往。”

“以恋人的名义。”

秦岚怔怔的盯着男人嘴角的那一丝笑意,良久,她才收回视线。

“多谢沈少抬爱,想必有很多女人想当你的女朋友,我就不掺和了。”

沈靖南却并不生气:“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这话让秦岚再一次皱了皱眉头。

像沈靖南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便是最怕有耐心了,被他盯上,除非他自己放弃,否则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

她是一点都不明白,他是怎么看上她的。

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年轻的女孩穿着一身火辣的短裙,踩着一双恨天高,从里面走了出来。

沈靖南的视线顿时被女孩吸引过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女孩,不悦道:“怎么穿成这样?”

虽然语气不悦,但秦岚还是察觉出了其中的宠溺。

摆在明面上的宠溺。

女孩几步走到沈靖南的身旁,挽着他的手臂撒娇:“就准你西装革履的,不准我好好打扮打扮?哥,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霸道了。”

娇嗔的语气简直是恰到好处。沈靖南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发,笑道:“其实我妹妹长得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你打扮成这样,身边会围一圈色狼的。”

秦岚看着兄妹俩的互动,鼻头一酸,眼眶突然就红了。

眼前的世界就好像在她的眼前被分割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半,在那个世界里的他们兀自温情着,羡煞旁人。而这个世界里的她,沉浸在莫名的悲伤中,看回忆分崩离析。

思绪飘回了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她几乎落下泪来。

……

——姐,她好可怜的,我们带着她一起吧?

……

……

——姐,我身体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

秦岚微微昂起头颅,任由眼泪回流。

好在,月亮已经隐没在了云层之后,靠着小区里道路两旁的微弱灯光,才让她将内心深处的那点脆弱尽数武装。

分割的世界重新融合。

沈月在沈靖南的胸膛上不轻不重的捶了两下,笑道:“哥,你的嘴现在是越来越甜了,难怪能够哄得一个又一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

半打趣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恶意,然而却刺激得秦岚握紧了拳头。

她深呼吸一下,将悲伤的情绪尽数掩埋,这才抬起明艳的脸庞,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对兄妹,更确切一点来说,是盯着沈月。

“我和沈少只是朋友。”

沈月对自己哥哥是一副脸孔,对着她这个外人,却又是另一副,极其不屑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那是当然,在没有正式成为我大嫂之前,可不就是朋友么,不过,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朋友,成不了大嫂。”

秦岚针锋相对:“我也没打算当你的大嫂。”

沈月又是一哼:“那样最好,能够当我大嫂的人,一定要能跟我们家门当户对。”

沈靖南适时的开口:“行了,你不是还有约会,赶紧过去吧。”

沈月这才踩着恨天高朝着她的车子走去。

想了想,却又转了个弯儿。

“哥,你车借我。”

没等沈靖南同意,沈月就拿了沈靖南的钥匙,驱车离开。

沈靖南无奈的笑了笑,对她说:“我的这个妹妹简直被宠坏了,她说话是这样没遮没掩的,你不要介意。”

“这不是有你这么个宠爱她的哥哥么。”

暗含嘲讽的语气,让沈靖南更加愉悦:“你该不会是连我亲妹妹的醋也吃吧?”

秦岚紧紧地抿着唇,没有回答。

并不明亮的光线下,她眼底那一抹悲凄并不明显。

沈靖南在浴室里折腾的时间,比平时洗澡的时间长了一半,他站在镜子前,刮了一遍胡子,又喷了点须后水。

这期间,他的手机响了不下四五次,大约又是他们圈子里的那群人打过来的,这个时间点,不会有什么要紧事,无非就是去夜总会聚一聚,喝个酒打个牌什么的。

他便冲着外面喊:“岚岚,帮我接一下电话。”

外面无人应答,电话依旧响个不停。

沈靖南将宽大的浴巾系在腰间,想了想,又往下拉了一点,露出性感的人鱼线,还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在乎的人,就越想显露出自己各方面的优势,哪怕有一丁点儿看不过去的地方,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直到他对着镜子里的好身材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打开门走出了浴室。

下一秒,目光定格在了床上。

原先还坐在床边那个地方的人,此刻却不见了踪影。

沈靖南趿拉着拖鞋往外走去。客厅、厨房、甚至是外面的卫生间都找过了,依旧没看见人。

这时沈靖南才确定,那人是趁着他洗澡的那段时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扯开嘴角,发出两声低沉的“呵呵”,然而下一秒,他就提到了餐桌旁的椅子,一声巨响在宽敞的客厅里回荡着,余音经久不息。

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那边调侃着:“这么久不接电话,该不会正在女人床上温存着吧?”

“等着,我马上过去。”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不好,自顾自的说:“把你追了三个月的那女人也带过来给哥几个瞧瞧呗,东子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让咱们的沈少耗了三个月的时间。”

那边的声音格外嘈杂,沈靖南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了那声音,心情格外的烦躁。

“她今天不舒服,明天再带过去介绍给你们认识。”

他说完这话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抽出一根香烟点上。

烟雾缭绕中,男人的脸显现出一种模糊的阴霾来,看起来晦暗不明。

等这根烟完全燃尽了,他这才起身往外面走去。

*

夜色清凉如水。

窗户没有关上,夜晚的凉风从敞开的窗户徐徐吹来,卷动着窗帘,月光照亮了床上躺着的人。

夜晚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并不似白日那般炎热,可床上的人脑门上却出了一层薄汗。

睡得并不安稳。

无边无际的梦境,就像是将那些久远的过往,罩上了一层并不透明的轻纱,就连忧伤,都带着一种朦胧的味道。

她穿过无边无际的长廊,来到了喧嚣的街道,人群聚在一起,围着那个车祸现场。

地上好多血,入眼之处全部都是一片刺目的鲜红。

是谁在哭,哭的惊天东西,那凄凉的哀嚎,仿佛能冲出天际,震碎苍穹。

站在人群之外的秦岚,忽然伸出手,捂在了胸口的位置。

“姐姐,我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是谁再说话?

是谁?

秦岚能飞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四下看了一眼,捂着砰砰跳动的心脏,这才意识到,她似乎又做噩梦了。

做了一晚上噩梦的秦岚,白天上班的时候也没有多少精神,在接连开错了两张菜单之后,杨经理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自从秦岚进了这家餐厅之后,这个只比她大三岁的男人,就格外照顾她,偶尔阿美大着胆子调侃两句说杨经理你偏心,他也只是笑笑,说人心本来就是偏着长的。

他跟秦岚之间那点儿朦胧的暧昧,旁人看的分明,可再多的热情,也顶不住秦岚那种冷淡的态度,是以,再怎么旖旎的心思,也淡了几分。

秦岚一进办公室,就闻到了呛人的烟味,她诧异的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看过去,只见男人的指尖夹了一根香烟,面前的烟灰缸里更是装了不少的烟蒂——

而在平时,杨经理是很少抽烟的,至少在餐厅里,秦岚就没见过他抽烟的样子。

见她进来,男人就把手中还未燃尽的香烟给掐灭了,然后开窗透气,这才指着沙发让她坐。

秦岚一坐下,就听见杨经理开门见山的道:“小秦,你今天的状况看起来不太好啊。”

“对不起经理,我昨晚没怎么睡好,我下次一定不会犯错……”

杨经理抬了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小秦啊,我了解你,你工作上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出过错,这次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没睡好吧,虽然在工作上你是我的下属,但是你要明白,我一直都拿你当朋友的,有些事情如果你觉得我多言了,请你不要介意。”

秦岚抿了抿唇:“杨经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自打来到这座城市起,她就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杨经理叹了口气:“你总是这样,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一样,我都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打动你的,难怪连沈少那样的人,也会对你有兴趣。”

“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沈少传了话过来,让你把这份工作辞了。”杨经理话锋一转,又道:“小秦啊,你大概不了解沈少那个人,他的圈子不适合你,你千万不要走错了路。”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秦岚算是彻底听明白了,她苦笑一声:“你以为是我扒着他不放,想攀龙附凤吗?他沈靖南想要一个人,旁人拒绝得了?”

杨经理被她这种略显几分悲凉的语气弄得有些怔愣,好一会儿才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说,像沈靖南那样的人,大多都是爱面子的,只要你坚定地拒绝,他一定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态度坚决?

难道她的态度不坚决?

可结果呢,还不是被沈靖南给扔进了精神病院。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魅力,让他沈靖南念念不忘。

“杨经理,有的时候在权力面前,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你知道吗,我曾经把沈靖南的脑袋打破了,可是你看看,他不还是没放过我。”

杨经理彻底的被惊呆了,他倒是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层,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罢了,我也只不过是那么一说,不过,出了这里,我们还是朋友,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秦岚沉默了一瞬,“杨经理,我现在就有事情请你帮忙,我想留在这里。”

“小秦,不是我不帮你,你也知道沈少……”

“杨经理,沈靖南那边,我会搞定的。”

中午,秦岚拨通了沈靖南的电话。

而此时,已经盯着自己手机有一整个上午的沈靖南,耐心基本上已经全部耗尽了,就在他拿起手机准备往地上摔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嘴角一勾,并没有立刻接起来,而是任由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就像是最高超的猎人,拿出了所有的耐心,去等着猎物主动踏进陷阱。

脸上甚至是带了点运筹帷幄的得意。

可是很快的,这份得意就瞬间消失了,因为那动听的铃声只响了十几秒就戛然而止,他又等了一会儿,手机再也没有响第二次。

沈靖南眉头一皱,直接拨了过去,那边倒好,竟然直接关机了。

这时,一条短信进来了,他连忙点开,却是周诚发过来的。

“东子开了局,赌你晚上能不能顺利把人带过来,我赌能,赌注下的还挺大,你可千万不能让我输了啊。”

沈靖南揉了揉眉心,将手机扔在一旁,片刻之后,他又将手机拿了起来,径直出了办公室。

*

秦岚正准备去给手机充电,就听见阿美喊她点单,每天的这个时间点,总会忙上一小会儿,她将早已关机的手机随手放进了口袋,就拿着菜单过去了。

穿的人模人样的沈靖南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拿着菜单的阿美眼眶都要红了。

沈靖南的视线往她这边一扫,直接一挥手,装着白开水的玻璃杯掉在了地上,顷刻间四分五裂。

水溅湿了邻座一个女孩的衣服,女孩旁边的中年男人,眉头一皱,对着桌子就拍了一巴掌:“给我道歉!”

沈靖南直接拿起钱夹子,抽出几张钞票碰到邻座:“够你买两套了,现在是不是可以闭嘴?”

秦岚握紧了拳头,一张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寒气,她疾步走到沈靖南的桌子前。

“沈少,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够用钱解决的。”

沈靖南与她对视一秒,又从钱夹子里抽出几张,递给男人:“够不够?”

中年男人刚才听见“沈少”两个字的时候,眼神就已经有些不对劲了,此刻盯着沈靖南那张脸仔细看了一眼,态度瞬间变了,不仅不接沈靖南递过来的前,还把他先前扔在桌面上的钱给还了回去。

“能够在沈少邻座吃饭是黄某的荣幸,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怎么用得着沈少掏钱。”

不悦的眼神往中年男人脸上飘去,沈靖南的声音暗含威胁:“让你拿着就拿着,哪那么多话。”

中年男人哪里还敢说“不”,苦着一张脸将钱收下了。

沈靖南的视线这才重新移到秦岚的脸上:“现在你还觉得,钱不是万能的?”

一种无力感瞬间遍布秦岚的全身,墨色的眸子里,悲凉更深几分,不知是因为那个中年男人,还是因为自己。

杨经理走了过来,陪着笑:“沈少,既然来吃饭,又何必大动肝火?”

秦岚拉着杨经理的手臂,将他拉到了后面:“杨经理,让我跟他说。”

沈靖南盯着杨经理那只被秦岚拉着的手臂,脸上面不改色,眼底却仿佛在滋滋滋的冒火。

“手松开!”

带着火气的声音吓了杨经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手已经下意识的挣开了。

他听说过这位沈少的风流韵事,却从来没听过,沈少因为哪个女人而大动肝火的。

这种附带着权势的怒火,让他心里有些发怵,他僵着一张笑脸,拖了张椅子让秦岚坐下:“有什么事情你们好好说,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就拉着已经呆掉的阿美离开。

秦岚看着杨经理匆匆离开的背影,内心有些悲凉,却又有些想笑。

明明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个男人还对她说,只要你态度坚定,他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她收回视线,看向对面的沈靖南:“我想留下来上班。”

沈靖南却突然站了起来,转身欲走。

秦岚却有些看不懂了,主动过来找她的也是他,现在一句话没说就要走的也是他。

尽管她看不懂,可脑海里却总有一个声音:不能让沈靖南就这么离开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至少比她被扔到精神病院还要严重。

大脑还没有给出指令,她的身体就已经先一步行动起来了。

当沈靖南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她抓住了男人的衬衣,几乎将衬衣从皮带里拽出来。

沈靖南低头看了一眼那只手,皮肤白嫩,手指细长,是很漂亮的一只手。

可就在刚才,这只手握住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而且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还不一样。

于是,沈少做了一个让周围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动作,他对着秦岚伸出了手:“拉着。”

秦岚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而后顺从的拉住了他的手。

她重复:“我想留下工作。”

明明是恳求的话,语气却生硬得很,没有半点撒娇示弱的意思在里面。

沈靖南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是冷着一张脸求人的。

“你似乎不知道怎么求人。”

秦岚没吭声,倒是那只拉着沈靖南的手松了几分。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松开,沈靖南轻嗤一声:“算了,我饿了,先陪我吃点东西。”

耗了三个多月,对于这人的性子他已经摸得门儿清,心知他再得寸进尺,秦岚又该翻脸不认人了。

沈靖南切着鹅肝,时而喝一口红酒,进餐的动作好不优雅,倒是秦岚,面前的食物连一口都没动。

她才刚吃过午饭,这会儿是完全吃不下去的。

趁着沈靖南吃饭后擦嘴的功夫,她又重复了一遍。

沈靖南不答,而是问她:“没有胃口?”

“没有,我才刚吃过了。”

听她吃过了,沈靖南倒是没有勉强她,又问:“我打你电话为什么关机?”

“……没电了。”

她倒是没想到沈靖南竟然会给她回电,她以为他是故意不接她电话,故意吊着她的。

听了这话之后,沈靖南的心情才算是转好,他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这才开始谈起正事。

“想继续在这里上班没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两点,第一,以后跟我一起住,第二,晚上跟我去见几个朋友。”

晚上八点,秦岚换好衣服刚从店里出来,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路虎。

车门打开,沈靖南从上面走了下来,比起之前西装革履的打扮,此时穿T恤和紧身裤的沈靖南,显得少了几分精干,多了几分随意与性感。

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进去。

车子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很明显沈靖南是这家夜总会的常客,侍者都认识他,他一进来就殷勤的给他带路。升降梯上了三楼,沈靖南朝着走廊尽头的包厢里面走去。

只走到了门口,秦岚就听见了躁动的音乐声,她的步子顿了一瞬,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随即跟在男人身后走了进去。

包厢里,男人女人已经闹成了一团,看见沈靖南进来,顿时安静了下来,双双往门口这边看过来,确切来说,是往秦岚的身上看过来。

那些视线或惊艳或鄙夷,却全都是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

不过是沈靖南众多的女人之一而已——她从那些眼神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带着几分轻视,或者不屑——她在沈月的那双眼里看过。

沈靖南带着她坐下,跟她介绍:“这位是周诚,家里是搞房地产的,这位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