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两腿间吸她蜜汁、宝贝是个小喷泉

  许玉言心口一震,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好想答应她,可是……

    苏靖向窗外看了看,外面无人,她觉得应该快些回去,道:“许玉言,我走了,记得按时吃药。”

    刚要打开门离开,又回过去了头道:“你放心,我会做一个好君王的。记得,按时吃药,我会经常来监督你的公车两腿间吸她蜜汁、宝贝是个小喷泉。”

 强烈的刺激感穿过娇软的身体,荡起一片片痒麻,一双美腿不由地夹紧,前后摩擦,缓解瘙痒难耐。

  “不行,不能再摸我了,再摸我就控制不住了。”

  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是要干嘛?

  孙大山很期待。

  此刻,他并没有趴在林可儿身上,只是坐在床边,抚摸着林可儿。

  他不想让林可儿伤心,不想强迫,可她想让林可儿舒服。

  曾经的孙大山也是风流人物,只是因为有一次在情人家过夜,可儿突发心脏病,没及时送医院而去世。

  从那以后就断绝了跟任何女人来往,守身如玉。

  孙哲结婚后,跟性感的林可儿住一起,又开始渴望女人身体。

  粗糙的大手从饱满上拿下来后,慢慢地向下滑去,在平坦的小腹上缓缓向下打转,不停地摩擦。

  葱白软手一把抓住手腕,瞪着黑亮黑亮的眼睛直视 他灼热的目光。

  林可儿知道手再往下滑,最后一道底线将被打破。

  孙大山不顾阻拦,手腕一用力,猛地钻进林可儿的内裤里,直接覆盖在黑森林上。

  “啊……,不行,快拿出来。”

  小嘴里挤出娇喘的气息,直勾勾的看着 他,一双美腿夹的更紧了。

  “乖林可儿,放松,我不要你,就想让你好好舒服舒服,你不是想要我草你吗?听话。”

  “真的吗?你真的能控制住不进来,就摸摸我,让我舒服?”

  情欲高涨的林可儿好像清醒了似的。

  “嗯。”

  孙大山目光坚毅,答应的很是艰难,天知道他现在憋的有多难受,简直要爆炸了。

  可他心疼林可儿,委屈下自己死不了。

  “林可儿,客气,来,把腿分开。”

  说着,粗糙的掌纹继续摩擦敏感地带。

  舒服的林可儿缓缓闭上眼享受,“唔……舒服,ba,快把手指插进去。”

  孙大山第一次见这么淫荡的林可儿,激动的心砰砰的跳。随着林可儿的要求,粗壮的手指一下子插了进去。

  另一只手在弹软饱满上不断地揉搓,不停地挑逗硬邦邦的小樱桃。

  “啊,不行了,要去了……”

  林可儿幻想了那么久的 他,终于得到满足,兴奋刺激统统袭来,没几下就受不了了。

  娇软的身体颤抖,紧绷,往一处缩。

  插在她身体里的手指感受到紧缩后,浑身上下更难受了。

  他看着林可儿俏脸一片潮红,两个大水球随着大口粗喘上下起伏,心里荡起一片涟漪。

  目光落在一双美腿中间,眼看着自己的手还在里面夹着,心想:只要用力一拽林可儿的裙子,林可儿的啥都能看见了。这会儿正舒服,应该不能激烈的反抗。

  欲望冲昏头脑,他要脱掉林可儿的下半身所有的衣物。

  粗糙的手缓缓移向包豚裙,正要脱掉的时候,林可儿转过身子,睁开眼睛望向他。

  “ba,我也让你舒服舒服,用手帮你。”

  这可是林可儿主动的,没要求她,没有强迫她。

  “嗯!”

  有力的大手抓住如玉般的软手,一把塞进了裤裆里。

细嫩光滑的小手颤颤巍巍的抓住滚烫的铁棒,缓缓地套弄起来……

  “舒服,真特么爽,多少年没这么爽过了。”

  孙大山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暗自叫好。

  久违的女人滋味,重新唤起男人雄性荷尔蒙,征服的欲望随之升起。

  硕大的jiahuo被软软的手紧箍着,好像整个人都被柔软的温柔包裹起来一样,快感一波波直钻内心深处。

  身为人妻的林可儿,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什么不懂,她知道男人那里需要润滑才能更舒服。

  “有点干,要不你蹭蹭我下面,润滑润滑。”

 文学

  这话,又让 他始料未及。


       公车两腿间吸她蜜汁、宝贝是个小喷泉


  林可儿真是善解人意,不愧我平时对她那么好。

  孙大山不仅报销家里的吃喝拉撒,每月还拿一千块钱还房贷。这点让林可儿也很满意,要不然被 他摸,她也不会忍气吞声。

  “乖林可儿,那ba就弄了。”

  孙大山一步跨到床上,跪在林可儿下半身旁,准备脱裤子。

  “不行,太亮了,你把灯关了吧!我不好意思。”

  “好,这就去关。”

  女人第一次跟男人亲密接触,都不愿意在明亮处进行,黑暗像一块遮羞布,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房间暗下来,只有从窗户射进来几束月光,刚刚好能看见彼此的轮廓。

  孙大山几大步跨上床,跪在一双笔直的美腿中间,一把抓住包豚裙,用力缓缓地往下脱,连着内裤一起脱了下去。

  黑暗中,根本看不清神秘花园,只能用手摸,去感受。

  完全泥泞不堪,水流成河。

  硕大的黑jiahuo直挺挺的对准洞口,只要腰杆一挺就能陷进去。

  可他答应了林可儿,不能乱来,否则林可儿会生气的。

  孙大山赶紧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控制着插里面的冲动,刚触碰到那丝丝滑润,就受不了了。

  真想狠心一下子捅进去算了。

  “唔……,好了没?又把我蹭痒了。”

  内心无比的挣扎,到底是进去还是听从林可儿的话?只好继续在外围打转。

  沙哑低沉的声音回答道:“快了,林可儿,马上就好。”

  林可儿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坚硬和滚烫,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要崩溃了。

  老 他是她活了二十几年,亲密接触的第二个男人。

  能不刺激兴奋吗?!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想主动迎合硕大的jiahuo,不止身体空虚,心里也空荡荡的,比起 他的手指,她更想要 他的大宝贝。

  只要身子往下一挪,下面的小嘴就能含住滚烫的jiahuo了。

  铃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ba,是阿哲,快,快让开!”

  林可儿一下子坐了起来,光着pigu就去接。

  “老公,这么晚还打电话,我都睡着了。”

  惺忪慵懒的声音,装的还挺像。

  旁边的孙大山大气不敢喘,老老实实的坐着,愁眉苦脸,“林可儿这一清醒,一会儿不能不干了吧?!我还没舒服着呢,怎么也得射出来啊。”

  “行,那睡吧大宝贝,嘿嘿,还以为你跟哪个野男人在一起呢!”

  “滚一边去,臭老公,挂了!”

  林可儿直接关机了。

  随后,她立刻躺在床上,大字型分开。

  娇滴滴的声音说:“,快,快来再蹭点。”

  激动的孙大山赶紧重新摆好姿势。

  不一会儿,肿胀的蘑菇头就滑溜溜的了,内心的火热重新燃烧。

  “林可儿,太舒服了,这么多水,ba真喜欢。”

  “嗯……蹭的我也好舒服,唔……”

  葱白软手主动抓着自己的一双美腿,尽量往两边分,娇软的身体又微颤起来。

  听着林可儿动人的娇喘声,孙大山一激动,肿胀的蘑菇头一下子滑了进去……

“啊!疼!”

  如撕裂般的疼痛,身体要被撑两半一样。

  皙白笔直的美腿瞬间夹紧,娇软的身子滚动到一边,与 他分离开。

  “嗯……林可儿,舒服,别动。”

  孙大山按林可儿疼的花枝乱颤的玉体,可无济于事。

  他还没好好感受那么温暖紧致就结束了。

  看着蜷缩成一团的林可儿,马上解释道:“林可儿,对不起!ba真不是故意进去的。”

  “没事儿,我缓缓就好了,知道你是不小心。”

  “林可儿,你真好!”

  孙大山听的都感动了。

  月光洒在白皙的玉豚上,更性感让人忍不住想摸。

  孙大山还没仔细品尝过呢!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宽大的手掌缓缓覆盖在白肉上,轻柔的摩挲。

  超级滑,超级有弹性,忍不住掐了一把,如白馒头的肌肤一下子弹了回来,恢复圆润。

  “嗯……,别掐了。过来,我给你弄。”

   他一面享受光滑的软手在滑溜溜的滚烫上套弄,一面摸着林可儿的如玉般的pigu和suxiong。

  没一会儿功夫,快感越来越强烈,下半身一抖,“林可儿,ba不行了。啊……”

  汩汩滚烫的白浆如泉水一般,喷在林可儿的小手掌心里。

  林可儿感受着那股力量, 他的手死死地捏着她的suxiong,都要捏碎了。

  “ba,好了,舒服了吧?我去洗手了。”

  “嗯,快去吧!”

  他知道林可儿喜欢干净,自己闻那股味道都有点闻不下去,何况……

  林可儿直接冲了个热水澡。

  站在浴室门口的孙大山,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透过看不清楚里面的浴室玻璃拉门,恨不得冲进去,在光亮处重新欣赏下林可儿性感的S型玉体。

  不知道林可儿一会儿出来,会不会穿浴袍,都跟我发生这关系了,应该不会遮遮掩掩的了吧?

  林可儿还是没完全放开,围了一条浴巾在suxiong下,白皙的香肩,光滑紧致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

  看的 他很想把手搭在香肩上摸一摸,手放在小腿上摸一摸。

  “别看了,你也去洗洗。”

  林可儿一面擦湿漉漉的黑亮秀发,一面打趣笑道。

  “嗯,好,也不想看,谁让我林可儿这么性感了。”

  听的林可儿微红的俏脸马上深红一片。

  男人夸女人性感,不就是想和她上床睡觉吗?!

  “不跟你说了,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呢,睡觉去。”

  “对了,林可儿,快把茶几上的解酒茶喝了,听话,快去!”

  啪! 他乘机一巴掌拍在林可儿弹软的pigu上。

  林可儿哼唧一声,扭着小pigu走了。

  孙大山躺在床上,幸福的睡不着。

  自己已经五十二岁了,还能让这么年轻貌美的女人伺候,独属于男人成就感占满思维。

  “以后能跟孙哲一起享用可儿了,真好。”

  谁知第二天情况就变了,他起的很早,但林可儿再次消失。

  林可儿醒酒后,肠子都要悔青了。

  “我怎么能跟 他做那种事儿,太不要脸了,这要是传出去,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欲哭无泪。

  晚上,林可儿不好意思回家,天已经深黑,还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里徘徊。

  “可儿!”

  “你怎么来了?”

  孙大山拧紧眉头,一把牵住林可儿凉丝丝的滑腻软手,粗壮的胳膊自然搂在小蛮腰上,让娇软身体紧靠着自己。

  “走,跟我回家。”

  到了电梯里,封闭的空间使得两人周围的空气充满暧昧。

  站在后面的孙大山直勾勾盯着林可儿的浑圆玉豚,手猛地伸进林可儿的后腰,钻进内裤里,一把将下半身所有的衣物都退了下来……

 “啊!你干嘛?”

  林可儿回眸娇嗔,双手往上拉裙子。

  怎奈 他有力的大手扣住一双软手,拉到背后不让动弹。

  另一只手围住林可儿的柳腰,往后用力一拉,暴露在空气中白花花的pigu翘的很高,正好压在硕大的黑jiahuo上。

  铁棒一样硬的jiahuo隔着裤子顶在两瓣玉豚中间,照样体验着那股紧致感。

  “林可儿,别怕,就让ba蹭蹭,不会有人进来的。”

  情欲高涨的孙大山,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先把林可儿草了再说。

  “不行,ba,快住手。”

  电梯可算是公共场合,下一秒可能就会进来人,女人在这方面要比男人理智的多。

  兹拉……

  裤链拉开的声音。

  如紫茄子般硕大的jiahuo一下子弹了出来,刺激的环境下更有激情,所以肿胀的也更大更硬。

  幸好林可儿背对着他看不见,看见的话说不定吓的又剧烈反抗,说什么也不要了。

  眼看着电梯要到十一楼,也就是他们的家。

  孙大山腰杆用力一挺,一下子顶到两瓣弹软的玉豚中间,深陷细缝里。

  “嘶……”

  那种紧致感,舒服的他一声低吟。

  “不行,快拿出来,求你了。”

  林可儿吓的轻声乱叫,她也不敢叫太大声。

  “嗯,马上到家了,这就拿出来。”

  电梯已经抵达十楼,还有一层了。

  孙大山准备收手。

  忽然,眼前一片漆黑,电梯戛然而止。

  “啊!ba,我害怕!”

  吓的林可儿转身一把抱住 他,俏脸紧贴在健硕的胸膛上,娇软的身体都抖了。

  “别怕,别怕,有ba在呢!”

  宽大的手掌轻拍发顶,同时紧搂着林可儿性感的娇躯,轻拍在美背上的手缓缓向下滑,滑到了弹软的玉豚上,轻轻抚摸起来。

  如此紧急危险时刻,满脑子想的还是林可儿的身体,可见 他已经鬼迷心窍了。

  他裤子还没提上呢!死死地顶在林可儿平坦的小腹上。

  “林可儿,抱着你,一会儿就来电了。”

  “嗯!”

  娇软的一双玉臂又紧了紧。

  孙大山巴不得不来电,这样说不定能在电梯里把林可儿给要了,狠狠地干一场。

  这时,他冒出个想法:抬起林可儿的腿,往上一抱再缓缓放下,不就能进林可儿的身体里了。

  说做就做。

  孙大山压着林可儿紧靠电梯壁上,抓住林可儿光滑的美腿同时抬起,娇软的身体一下子腾空了,被托起。

  “啊……,你干嘛?别,别进去。”

  “乖林可儿,听话,ba就是抱抱你,搂着ba脖子,快!”

  浑厚低沉的声音自带一股底气,不可抗拒。

  林可儿听话的环住 他的脖子,两人之间的距离是零。

  只要孙大山把自己肿胀的jiahuo塞进玉洞里,两人的距离就是负的了。

  两个水球压在他身上,软软的,把林可儿往墙壁上一靠,宽大的手掌一把抓住饱满,用力揉捏。

  “唔……痒。”

  力度很大,每捏一下,都能掀起层层痒麻,原本就暴露在外面的神秘地带,更觉得空虚了。

   他的铁棒顶在她小腹上,也让她联想翩翩。

  想让 他猛地插进去,填满空虚的身体,已经痒麻的不行,动不了几下就能达到快乐巅峰。

  “给你弄弄就不痒了。”

  孙大山托住光滑有弹性的大pigu,往上一颠,硕大的jiahuo一下子移到神秘地带。

  顿时被水润打湿。

  “嘶……林可儿,好湿,是不是想要了?嗯?ba现在就给你。”

  柔软的胳膊竟然配合的紧了紧,抱住 他,主动抬起娇软的上半身。

   他掐着滚烫的硬jiahuo,凭直觉对准林可儿无比湿滑的蜜穴,腰杆一沉……

 实在太水润滑腻,竟然偏离了轨道,滑过紧致的洞穴,捅向别处。

  也是因为林可儿的蜜穴太紧致,太狭窄,紧成一条细缝,特别容易滑过去。

  哗!来电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