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你玩你的球* 你的鸟太大了

“行,那我认你这个兄弟。”赵巍虎爽快地回道:“回头,你在尺军挂个名吧,副总参谋长,我对外宣布,你就是尺军的前五号人物。”

    苏天御一听这话都懵了,立马回道:“大哥,咱别闹啊!你这个决定多少有些草率啊……我还想进体制当官呢我想吃你玩你的球* 你的鸟太大了……!”

 老李刚想继续,隔壁铺上的人翻了身,哼唧了两声,吓得老李赶紧趴在了刘诗柔嫩的娇躯上,一动不敢动。

  过了一会,发现那个人只是在做梦,老李才慢慢起身。

  这是刘诗已经恢复了意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结婚了,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情!”

  “嘿嘿,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你跟你老公之间的生活并不是那么的和谐,你也感受到了,只有我能满足你,我会好好爱你的!”老李并不理会刘诗的请求,反而一本正经的解释。

  其实老李本身也不想霸王硬上弓,要是身下的少fù配合,那真是不要太舒服了!

  刘诗刚想再解释,老李直接挺动身体,突如其来的饱胀让她瞬间闭上了嘴。

  老李的宝贝实在是太大了,跟她老公的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虽然只是进去了那么一点点,但是那种强有力的充实感让她逐渐迷失其中。

  并且刘诗感觉老李好像并不满足于此,还在一点点的前进,想要完全深入进去。

  老李现在的心情是非常的激动,没想到刘诗最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竟然还保持着如此紧致的触感,这种体验绝对是让他终身难忘。

  老李伸出手握住了刘诗丰满的高耸,一点点的压了上去。

  “

  啊…………”

 “老李,你看小电影能不能小点声!”刘诗的喊声吵醒了隔壁正在睡觉的同事。

  老李吓得赶紧捂住了刘诗的小嘴。

  隔壁的同事嘟囔了两句,又打起了呼噜,老李这才慢慢放开了刘诗。

  刘诗一把推开了老李,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下了床,逃离了休息室。

  站在门外,刘诗大口喘着气,胸前的宏伟不停的起起伏伏。还没等她把气喘匀,老李跟着走了出来。

  “你……你要做什么?”刘诗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丰满的双峰。

  饱满的双峰被胳膊挤压的更加突出,深邃的沟壑吸引了老李的目光。

  老李摇了摇头,“这么多人我能干什么!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不会做什么了!”

  刘诗眼中充满着惊恐,真要是回去,可能直接被老李吃干抹净了。

  老李看出了刘诗的担忧,上前抓住了刘诗白嫩的小手。

  “放开!我要喊人了!”刘诗拼命的挣扎。

  老李并没有说话,拉着刘诗走到了餐车,找了个位置让刘诗坐在那里。

  刘诗看到老李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静静的坐在餐车的座位上,看着老李。

  “你应该也快要下车了,在这里将就一下吧!”老李递给了刘诗一瓶没开封的水。

  刘诗犹豫了一下接过了水,她刚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一口水都没有喝过,确实有点渴了。

  粉嫩的樱唇含向瓶口,小口的喝了点水,这才彻底平静下来。

  老李走到刘诗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这一动作让刘诗又绷紧了身体,但是老李坐下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就安静的坐在那里。

  过了一会,刘诗看见没什么动静,偷偷侧头看向老李,发现老李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吓得她赶紧转回了头。

 文学

  “你真漂亮!谁要是娶了你真的是太幸福了!”老李感叹道。

  女人的xìng格都是一样的,有人夸她漂亮她就会很开心,刘诗也不例外,俏脸红了红,低声说道,“也没有,你太会说话了!”

  “刚才真是对不起了!你跟我的亡妻长得太像了,我才忍不住的,希望你能原谅!”老李突然说道。

  亡妻?刘诗的小脑袋充满了疑惑。

  看出了刘诗的疑问,老李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照片。

  刘诗接过照片一看,老李跟一个女人站在一起,两人看起来很亲密,那个女人果真跟自己有几分相似。

  “那你妻子……….”刘诗刚想问问老李妻子的情况,火车的汽笛声打断了她。

  向窗外望去,发现自己已经到站。

  老李站了起来,主动帮刘诗拉起了行李,送刘诗下了车。

  刘诗下了车以后送了口气,终于是到地方了,这趟列车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虽说老李后来跟她解释了原因,她也相信了,但是她仍然不能原谅老李对她做过的事情。

  出了站台,刘诗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了司机的地址,就闭着眼睛静静的坐在了后排。

  但没一会,刘诗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睁眼一看,发现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从后视镜里观察自己,两人的目光对视,司机还冲她笑了笑,发黄的牙齿让刘诗一阵恶心。

  她渐渐发现,司机的目光并不是集中在她的脸上,而是在她的胸部,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连衣裙在胸口的地方被撕裂了一些,雪白的柔软大片的暴露在空气中,她这才想起来她的衣服刚才被老李撕坏了,她赶忙双手抓住了衣襟。

  “美女,你说你穿成这样不就是让人看的么,有什么害羞的!”司机看到刘诗的动作意犹未尽的说道。

  “不……不是的。”刘诗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她总不能直接跟司机说自己在火车上差点被人吃了吧!

  “看你这样,是来这边下海的吧!打算去哪里啊!回头我去照顾你生意!”司机猥琐的说道。

  刘诗气的说不出来话,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幸好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出租车司机将刘诗载到她家所在的那条小巷的巷口,刘诗飞快的逃离了出租车。

  刘诗拐了几个弯,走进到一段狭窄逼仄的巷子,这里两边的房子靠得很近,月光七拐八拐地照进来,在石条地上映出惨淡的蓝光。

  刘诗犹豫了一下,看到前面有个房间似乎透出了点灯光,心里想反正路也不长,很快就可以走出去了,于是她快步走了进去。

  忽然,背后响起一阵风声。

  她还来不及反应,一只粗壮的胳膊猛地捂住了她的嘴,接着另外一只胳膊从后面揽住了她的腰身。

  一个身体贴在了她的后背,她感到自己被抱离了地面,正在被往回拖拽着。

  刘诗惊恐地挣扎,双手胡乱扑腾,她只能拼命去掰捂着她嘴巴的手,那个人力气大极了,她的一切挣扎显得那么柔弱无力。

  听到外面的声音,那间唯一亮着的房子忽然灭了灯,整条巷子一下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那人拖着刘诗往回走了七、八米,“咣”地一下撞开了旁边的一个门,进去后用脚把门一踢,转身将刘诗压在了地上。

  刘诗害怕极了,感到身子底下软软的瑟瑟作响,好象躺在了稻草上,身上的人放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

  “救……”刘诗正要叫喊,马上感到脖子被一个冰凉尖锐的东西顶住了。

  “不许叫,敢叫我就一刀捅死你!”一个沙哑的男声恶狠狠响起,“你叫也没用,这里没人听得到!”

  “请放了我,我兜里有钱,你都拿走吧。”刘诗颤抖说道,心里残存着一丝希望。

  “嘿嘿,”男人jiān笑了一声,说道:“我可不缺那两个钱,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让我泄泄火吧。”

  说着,他的手开始在刘诗身上粗暴地揉摸起来。

  “不,请别这样……”刘诗急了,双手推搡刀疤脸。

  男人自顾自地动作着,刘诗的推搡根本不起作用。

  木条窗户透进的微弱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勾画出一个头发蓬乱,胡子拉杂的男人剪影和他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

  “啊,怎么是他?”刘诗想起自己在火车上被这个刀疤脸骚扰时的情景,心里是一阵惶恐。

   “哈哈,”刀疤脸愣了一下,突然狂笑起来:“老子真他妈走运,老子最恨安保公司的人了,没想到你今天倒是送上门来,哼,老子今天正好开开荤,尝尝别人老婆的味道!”

  说着,他手上加劲捏揉起来。

刘诗又气又急,脑袋在稻草上转来转去,躲避刀疤脸那张酸臭的脸,但刀疤脸还是张口叼住了她的嘴唇,舌头在上面舔来舔去。

  刘诗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的身体拼命扭动,想将刀疤脸甩开,但她的扭动不仅徒劳,而且加剧了两人的身体摩擦。

  刀疤脸感到身下那个丰满温暖的躯体在不断地蹭着自己,yù望之火猛烈地燃烧了起来,便扯着刘诗的裙子,想将它从头上脱下来。

  然而,刘诗死死拉着不让他脱。

  “我靠,你这个臭娘们!”刀疤脸恼了,怒喝一声,拿起手里的刀子chā进连衣裙下摆,往上一挑。

  嗤……!

  一声脆响,刘诗的裙子被割裂开了。

  刀疤脸双手拉着裂开的两边。

  哗啦!

  一声脆响,刘诗身上连衣裙被撕成了两半。

  刘诗惊呆了,双手死死护住胸部,惊恐地看着刀疤脸手里的刀。

  “哈哈,老子在火车上就盯上你这个骚娘们了,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借着微弱的月光,刀疤脸看到刘诗雪白细嫩的肌肤,心里一阵狂跳。

  他一手抓住刘诗的两只手腕,将她的手臂拉高,另一手执刀chā进了胸罩的两个罩杯中间,也是往上一挑。

  嘣!

  又是一声脆响,胸罩从中间断开。

  刀疤脸把刀往旁边的草堆上一chā,伸手拨开刘诗胸罩。

  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整个胸部,月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亮,随着呼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

  “我的妈啊!”看到这美艳的场景,刀疤脸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

  刚才摸揉的时候感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伸出大手握住左胸,猛地搓揉起来。

  刘诗惊恐地被割开身上的衣服,胸部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又羞又恨,于是,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雪白的身体暴露在一个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玩弄,这样的事她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没料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她身上了。

 刘诗着急了,挣扎着想爬起来,但男人一下子就按倒了她。

  她的裙子被掀到腰上,刀疤脸的手撕扯着她的内裤,就这样,刘诗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溃了。

   刘诗眼角泪光闪烁,她痛苦地张大嘴巴呼吸压低声音呻吟着,随着他的撞击把头扭向一边。

  刀疤脸强壮得象头公牛,双手撑在地上,卖力地挺动下身。

  刘诗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悲愤和羞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转过脸去,任凭刀疤脸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呜呜……”刘诗没有回答,只管捂着脸悲伤地抽泣。

  “得了,别哭!”刀疤脸威胁道:“再哭,老子就弄死你!”

  刘诗吓得直打哆嗦,顿时止住了哭泣。

  刀疤脸从刘诗身上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刘诗哭着坐起来,想起自己刚才被这个邋遢的刀疤脸强暴时的情景,顿时感到一阵恶心,有一种想呕吐冲动。

  淡淡的月光透过木条窗户照进这间柴火房。

  刘诗赤luǒ的身体在月光下显得非常诱人,她的眼神呆滞,满脸泪痕,头发蓬乱夹杂着几根稻草。

  呆坐了半天,刘诗勉强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提着行李箱,拖着沉重的步伐,摇摇晃晃地朝自己家小区那幢楼的方向走去。

  回家后,发现丈夫刘建刚不在家,女儿刘诗曼也在她那间闺房里熟睡了。

  为怕女儿发现自己这副狼狈相,她没有前去女儿的房间里将她叫醒,而是将行李箱放在客厅里,走进自己和丈夫那间主卧室.

  随后,她将身上那件被刀疤脸用刀子划破的连衣裙脱下来藏在衣柜里,拿上一套睡衣走进浴室。

  打开水龙头,调节好水温,站在喷洒下,让散发着热气的水柱,冲刷自己被刀疤脸糟蹋过的身体。

  她本打算将自己被刀疤脸强jiān这件事告诉丈夫,但想起他是和自己乘

  坐一趟火车从燕京市回到蓉城市的,知道她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

  她心里清楚,一旦刀疤脸被抓获,他在车上与老李之间发生的事情就会被老公知道,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只好咬咬牙,吃下这个哑巴亏。

  洗完澡,刘诗回到卧室,将手机从手提包里摸出来。

  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丈夫刘建刚还没有回家,本想给他打一个电话,又怕他在外面执行任务,也就没有将电话拨打出去。

  于是,她静静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反复闪现出自己这两天在列车上发生的事情。

  不知为何,想到老李的时候总会想起他那庞大的宝贝,这让刘诗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

  一丝丝晶莹的水珠开始在刘诗的神秘处云集……………

赵雯雯起床的时候,刘诗已经将热气腾腾的早餐摆上桌。

  一见到母亲赵雯雯心里就是一喜,急忙上前问:“妈妈,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诗回答说:“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见你已经睡着了,就没有叫醒你,快去洗脸漱口吃饭,要不然,你去上课,就会迟到了……”

  “耶!”

  赵雯雯向母亲扮了一个鬼脸,走进卫生间。

  吃早餐时,赵雯雯见家里只有她和母亲二人,便问道:

  “老妈,我爸呢?”

  “你爸一大清早就出去了。”刘诗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脸幽怨地说:“别管他,吃饭吧,吃完饭好去上学!”

  “哦!”

  赵雯雯并没有注意到目前的表情,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早餐。

  早餐过后,赵雯雯与母亲告辞一声,便背着书包离开家门,前去她家附近的一个公jiāo车站,乘坐公jiāo车去学校。

  赵雯雯是蓉城一中高三的学生,在班上的成绩平平,却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长相十分出众,是一个标致的小美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