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是个小喷泉;胸前的小兔子都立起来了

“哼!谁也别想入塔!”百花仙子看在眼里,恨在心中。刚刚才放出的豪言,顷刻间便被众人拋去脑后,脸面上有些下不来台。

    她花手一摇,一团花叶凝聚在一起,直接把通天塔的整个塔壁都覆盖满,寸尺缝隙都不留宝贝是个小喷泉;胸前的小兔子都立起来了。

  虽然火热的大手摸的她很舒服,但哪怕喝醉了酒,张瑶仍旧下意识地抗拒陌生男人的接触,她拍开陈风的手,道“嗯啊……摸什么摸,要摸回家摸你妈去!”


  “姐……我这不是……怕你摔倒……”


  陈风吞了吞口水,声音因为紧张有些颤抖。


  要是这女人认出自己来,今天就没得玩了!


  好在此时的张瑶智商因为酒精达到了下限,居然信以为真,满意地抽了抽小鼻子,道“识趣就好,手规矩点”


  说完,她又开始随着音乐的节拍,跳着xing感的摆臀舞。


  陈风tiǎn了tiǎn干涩的嘴唇,眼神中透着一丝yin狠。


  今晚可得好好弄她一翻,一雪心头之恨!


  深吸一口气,手愈发不老实,在那丰满的臀瓣上游走、抚摸,时不时揉捏两下,趁机慢慢地把裙子往上推。


  陈风虽然胆大包天,但他紧张的心都快跃出喉咙了,生怕身前的人突然转过来,若是被这泼辣的姐姐发现,自己以后的日子准保不好过了。


  “我和你说了不能乱摸,你怎么还摸啊?”


  张瑶突然娇叱出声,慌得陈风手一抖。


  “摸的人家……好舒服呢……”


  陈风本来全身紧绷,双手悬空,半天不敢动,可怀里竟然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张瑶睡着了。


 “靠,吓死老子了……”


  陈风骂了一句,小心的将张瑶抱到沙发上平躺着,生怕给这女人弄醒了。

 文学


  沙发上的张瑶,小脸呈现魅惑的粉红色。双峰高高地耸立着,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双腿则下意识地微微打开,充满着诱惑的腿间三角地带处,依稀可见那神秘的风景。


     宝贝是个小喷泉;胸前的小兔子都立起来了

  望着那裙子里若隐若现的地方,陈风颤抖着将张瑶的短裙推了上去。


  俯身在张瑶的腿上狠狠的tiǎn了一口。


  “爽,真嫩啊。”


  陈风激动的给自己壮胆,推开张瑶一条修长的玉腿,那诱人的三角地带立刻呈现在他眼前。

 纯黑色的蕾丝薄纱布料遮挡下,秘密花园的形状看得一清二楚,凸起的樱桃、两旁紧闭的……,还可看到几根卷曲的毛发探出了三角裤来。


  陈风想要伸手,可心里却有些怂了。


  这可是他后妈的女儿,若是被发现了,他腿都得被打断。


  “上还是不上……妈的,关键时候了,怎么办……”


  陈风犹豫得抓狂,想要罢手,可眼睛却忍不住一直盯着张瑶双腿间那饱满的形状上,像是有魔力一般,光是看着他便感觉自己下身已经坚硬如铁,胀的发疼。


  “妈的,怕个卵,大不了住寝室以后不回来了……”


  陈风心一横,一把掀开了张瑶腿间那薄薄的布料。


  随着布料往下滑,诱人的风景也渐渐袒露了出来,从布料间不断地钻出乌黑的毛发,慢慢的,那粉色的嫩rou呈现了出来。


  当那条黑色的内裤从后妈白嫩的小脚上褪下去,陈风呼吸停滞了。


  如此风景,若是错过了,准得后悔一辈子!


  沉睡的张瑶无意识地任由陈风摆弄,双脚大张,下身的一切清晰可见,如同初开放的少女般粉嫩光滑。


丛林间若隐若现的小口处似还在源源不断地流着甘泉,把菊花也染上了亮晶晶的透明yè体。


  望着近在咫尺的诱人嫩rou,陈风的心吊在了嗓子眼,慢慢地竖起一只食指伸了过去。


  瞬间,手指的前端便被浸湿了,两指搓了搓,竟然传来了滑腻的触感。


  反正都摸了,陈风的胆子又大了点,左右手两根手指一起。


  “呼……”


  陈风只觉口干舌燥,甚至脑子有些眩晕。


  就在他想要进一步动作时,张瑶突然动了一下。


  这一下子吓得陈风亡魂皆冒,瞬间缩回了手,瞪大双目紧盯着张瑶,随时做好扭头就跑的准备。


  只见张瑶伸出粉嫩的小舌,发出一声微弱的嘤咛。


  “嗯……”


  声音绵软无力,酥的人骨头麻麻的。


  她摇摆了下qiàotun,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


  陈风都被吓得腿软了,偏偏这做贼心虚的刺激感让他yu罢不能。


  又等了会,确认张瑶熟睡后,陈风再次小心翼翼地凑了上去。


  将张瑶的双腿大大地分开,陈风在也忍耐不住,掏出那早已肿胀发紫的巨龙,对着那诱人万分的小蜜xué就顶了过去!


      他忍不住浑身一哆嗦。


  毕竟还是个小处男,他已经慌得面红耳赤。


  吞了吞口水,陈风努力地调整了心态,对准那粉嫩的洞口,龙头朝着深处慢慢地挤开了,往深处钻去。


  紧致温润的感觉瞬间包裹了那的巨龙,美得陈风差点直接缴械。


  可就在他刚刚把龙头钻入时,楼上的门忽然传来一阵响动,慌得陈风立马把硬邦邦的玩意儿塞了回去,拉过一条毯子来给张瑶盖上。


  当他刚刚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时,陈龙和张芸下来了。


  张芸面色红润、眼中媚意满满,显然刚刚得到了充足的滋润,她轻笑道“陈风,我和你爸爸要出去,今晚……估计不回来了。”


  陈龙看了眼沙发上睡着的继女“你姐姐这是喝醉了吧?你可得好好照顾她,早点睡。”


  说罢,他揽着张芸的腰肢出了门。


  陈风没搭话,紧张的有些发抖,见两人出了门,陈风立马去反锁了大门,如同饿狼般掀开张瑶身上的毯子,再次将那柔嫩的小xué展露在眼前。


  原本他还怕爸妈发现,现在嘛……


  陈风吞了吞口水,经过那么一吓,那苏醒的巨龙都有点萎靡了,他想在也不着急了吗,望着那粉嫩柔滑的鲍鱼,张嘴慢慢地凑了上去。


  在含住那口蜜rou的瞬间,陈风有些惊了,这女人的蜜xué竟然没有一点异味,反而有股子清香留在了嘴中。


  柔嫩爽滑的口感在舌尖滑来滑去,陈风忍不住了,大着胆子,舌头跟上了马达一样疯狂tiǎn了起来,甚至传来了轻微的水声。


  “嗯……啊……”


  双腿也将陈风的头紧紧地夹在了中间。


  感受到张瑶身体的主动,陈风心中更加的xingfèn了起来。


  这个女人,竟然被他弄出感觉来了?


  联想到张瑶平日里的刁难,带着一股子愤恨心理的陈风tiǎn得更带劲儿了。


  张瑶的下身不住地流出爱yè,陈风连这分泌出的爱yè都tiǎn了个干净。


  “啊……”

       她属于醉酒快、醒的也快的类型。


  半梦半醒间,仿佛感觉到自己的敏感处正在被某种软滑的东西一下下地触碰着,甚至时不时探入深处,刺激感十足。


  可接着,她意识到了不对劲,自己在酒吧,醉的不轻,难道遭到了侵犯?


  张瑶连忙睁开了眼,双眸中满是小鹿般的惊慌失措,要是被陌生男人夺去清白,她就完了。


  恰逢这时,陈风刚好品尝完毕,抬起头来砸了咂嘴。


  姐姐这美鲍还真是美味可口啊!


  他赞叹着,感受到下身也再次坚硬如铁了。

  那狰狞粗壮的东西,吓得张瑶一个激灵,下意识发出了一声尖叫。


  突如其来的尖叫吓得陈风一哆嗦,差点又萎下去了。


  他抬头一看,和张瑶大眼对小眼,望着那双眼里的惊愕、不敢置信。


  陈风知道,坏事了。


  “陈风!”


  张瑶怒吼了一声,要不是自己及时醒来,可就……


  “你这个混蛋,我可是你姐!你怎么能对我这样?我要告诉爸妈,把你赶出去!”


  陈风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他在家里最怕的就是严厉的陈龙。


  从小到大,陈风都是被揍长大的,若是被陈龙知道,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再想到被赶出家门的后果,陈风吓得哆哆嗦嗦,连忙露怯道“姐姐……瑶瑶姐,我错了。”


  “我是看你太美了,没忍住……我,对不起,都是我一时冲动。”


  而气急败坏的张瑶正站起身来,这一站,她觉得双腿有些发软,险些没站稳。


  低头一看,脸刷的通红。


  这一切都让张瑶脸色越来越难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4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