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规律的动起来”随着马儿的奔跑紧紧的

定国公长叹一声:“就算无人算计,你与乐平的事情也瞒不了多久,你早就想退了跟木家的婚约吧。”

    赵笙撩开袍子跪在地上,向定国公磕了一个头,“阿耶容禀,我与公主两情相悦,这件事情的确对不起木家娘子,我甘愿退了这门亲事,至于补偿,儿子愿意亲自登门谢罪,无论木家要提什么要求,只要儿子做得到,定然尽力周全。”

低眸看去,林娟的手也是柔弱无骨,看得老白心里很痒痒,这小手要是能用来给他泄泻火,不知道会有多舒服!

想到这,他就忍不住上下扫量林娟。


虽然她穿的还算保守,但身材好是没法隐藏住的。


林娟侧坐着,紧身牛仔裤将她的臀部勾勒的饱满挺拔,两条大长腿修长笔直。


“大夫,怎么样了?”


见老白把脉很久都不说话,林娟有点焦急地问出声。


她张嘴的功夫,老白扫见她的樱红小舌,一时间有点心痒难耐。


如此尤物竟然还被丈夫欺负,真是天怒人怨!


他轻咳两声,再次露出慈善的目光,“把脉只能测出你身体基本无碍,具体的还得我检查过才知道。”


“那现在就检查吧?”


林娟很急迫。


“不急,在这之前我得先了解一下你的夫妻生活状况。”


老白一时兴起,想逗逗这妮子,顺便显得自己专业一点。


“啊?那……您问吧。”


她本来就羞于咨询这方面,加上给自己看病的又是男大夫,所以脸蛋更红了。


殊不知她这般模样落在老白眼里,像极了娇滴滴勾人的小媳妇。


“你们那方面和谐吗?大概多久一次?”


没想到老白问的这么直,林娟手指紧握在一起,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前还行,但最近他不怎么碰我了……上一次还是一个月之前……”


她的回答有些激怒老白,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文学

家里有这么诱人的尤物,还能放着一个月不碰!


 他有规律的动起来"随着马儿的奔跑紧紧的

算什么真男人!


那方面肯定不怎么样!


“哦好。”


老白点点头,林娟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当她以为可以开始检查时,没想到老白再次语出惊人。


“那他时间怎么样?一般能坚持多久?”


“大夫,这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吗?”林娟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这是两人的私事啊。


她的抵抗让老白心里咯噔一下,为了不吓跑这个美人儿,他抬头严肃地看着林娟。


“这是多一重排查,看看是不是有他的问题,你如果觉得难为情,可以不说。”


林娟深吸一口气,本来都想抬屁股走人了,但看老白这么认真的样子,有忍了下去。


她实在太想弄明白,到底是谁的问题了!


“他时间……还可以吧,一般十几分钟就好了,我没有过其他男人,也不知道别人什么情况……”


林娟是个很实诚的姑娘,直接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听得老白心花怒发。


这姑娘,还真是可爱!


“嗯我知道了,走吧,跟我进来做检查。”


老白站起身,暗中将自己昂扬的大军往下按了按。


刚才一番查探,他已经热血澎湃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男人才十几分钟,真是差劲得很!


林娟跟着他走进一间小屋,这时她才发现,房间内除了简单的按摩器械,根本没什么现代的仪器。


这该怎么检查?


“大夫,我们怎么检查啊?”她不好意思地问。


“中医检查,都靠手。”

林娟愣住了,这多难为情啊,这间屋子这么小,而且就他们两个人,孤男寡女……


老白假装看出了她的担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姑娘,你该不会担心我占你便宜吧?”


他一脸淡然的样子,到时显得林娟小家子气了。


“没没。”


林娟赶紧摆摆手,因为老白这句话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位老中医,应该不会趁人之危。


“那你躺在床上,脱了裤子和里衣,衬衫可以不用脱。”


老白转身去穿大褂,留下难为情的林娟,一步一挪地来到床边。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按照大夫说的做吧。


她脱掉裤子和里衣,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双眸紧闭。


老白转过身看到床边的蕾丝小衣,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只有薄薄的两层蕾丝,一点海绵都没有,看来这妮子全都是真材实料啊。


再看躺着的林娟,胸口依然饱满挺拔,着实诱人!


他本来想让这妮子全脱了,但害怕她起疑心,所以才给她留了一件,罢了,他总有办法让她心甘情愿脱下来。


老白啪嗒一声关上灯,林娟吓得叫出了声,“大夫,关灯干嘛呀?”


“毕竟是要全身检查,开着灯怕你紧张。”


老白不紧不慢地说着,再次抚平了林娟的焦躁。


他伸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顺时针逆时针按摩了几圈。


之前老白也有过不少女人,但像林娟皮肤这么细嫩的,确实没几个。


顺着纤细的腰肢一路向上,老白来到她的挺拔两侧。


“姑娘,一会多有冒犯,但也是为了给你检查身子,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就说出来。”


老白“君子”一般开口,其实都是给林娟吃定心丸。


“知道了……”


即便是关上灯,林娟也依然能很紧张,声音都有点微微颤抖。


老白仿佛得到许可一样,从她的腋下两侧向中间按摩。


将那浑圆满满抓在手心,即便是隔着衣料,也不难感受到它们的柔软。


想起刚才小片里的刺激,老白真想直接将林娟扑在身下狠狠揉捏一番。


但考虑到会吓走她,他强忍下那股冲动,慢慢的按摩起来。


几分钟后,林娟的身体逐渐变得柔软,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了。


老白手法熟练又温柔,简直比秦术好太多。


之前只要做那种事,秦术总是特别粗暴,根本没什么快感所言。


只不过她从小接受保守教育,不敢对丈夫有什么过分要求。


昏暗中,老白看着林娟的脸色逐渐舒缓,手法开始不老实起来。


他掌心在两只小凸起上方轻轻滑过,似有若无的碰触惹的林娟身子一下紧绷。


“嗯……”


她发出轻声低吟。


“怎么了?弄疼你了?”


老白赶紧温柔地询问,但如果林娟肯睁眼瞧瞧他,就会发现他满眼色意。


“没,就是有点痒,还有点麻……”


林娟声音极小,像是动情的猫。

老白听了心里越发欢喜,看林娟这样子,之前从来没过这种感觉啊,她丈夫平时都是怎么做的?


“有点麻说明你血脉不通畅,我用点力,给你把堵住的脉络按开就好了。”老白说着,却停下了动作,“但你得先把衬衫脱下来,这样有点碍事。”


已经到这份儿上,林娟只想赶紧治疗,尤其在黑暗的环境中,她也没那么害羞,迅速脱掉了上衣。


老白只感觉两只白花花的东西在晃,像是在朝他招手。


再次抓在手心,他感觉快舒服地昏过去了。


掌心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林娟发出细微的喘叫声,老白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下面紧绷绷的,裤子都快涨破了。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有点酥麻?”


他的声音低沉温柔,生怕破坏这份氛围。


“嗯,越来越痒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林娟两只小手抓紧床单,双腿紧紧夹在一起,感觉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羞的不敢大声说话。


体内虽然很痒,但却舒服的不想停下……


她以为这是按摩有效果了,于是对老白更加信任了一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3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