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越来越颠| 岳坐在我腿上

帝也想起来了,对她抬了抬手:“不必多礼。朕刚才听到你在读诗经?”

    齐之韵眉尖微蹙,脸上也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红晕,轻轻点了点头。

    元春看了皇帝一眼,齐之韵诵读的是诗经中的《柏舟》,表达的是女子对少年郎的倾慕爱恋,皇帝却这么大喇喇地问了起来。

连续的刺激让她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忍不住伸出手朝着敏感的地方探入……



越来越刺激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大脑,就在她即将结束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孙磊捂着肚子冲了进来,当他看见卫生间里面没一丝不挂身材曼妙的人之后,蒙了。



当然,刘敏也傻眼了,两人就这么看了好几秒。



“啊……”



刘敏叫了一声,随后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但是这样,却让孙磊看得更加清楚。孙磊只觉热血沸腾,一股邪火从肚子底下升腾,就连刚刚肚子疼都失去了感觉。



此刻,他那里的玩意正在迅速膨胀……



 文学

刘敏这才反应过来,放下手遮住了自己的三点,脸上一片绯红。



“对不起对不起,刚刚肚子疼实在是没注意。”



孙磊急忙扭过头,心里却异常兴奋。

刘敏匆忙的从边上拿出一条浴巾围在身上,遮住那一片风光,脸上的潮红仍未散去。



她也没想到,自个在洗手间做那种事居然被人看见了,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在自己家,刘敏根本就没想过有别人。更何况,现在还是孙磊给自己儿子的补习时间,她根本没想到孙磊会突然想上厕所。



刘敏有点慌张的说:“孙老师,你这是要上厕所吗?我洗好了,让你吧。”



说完,刘敏红着脸逃也似的离开了。



回到房间,刘敏的心砰砰直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孙磊。



特别是,刚刚还看见了孙磊那撑起来的地方。



好伟岸。



一想到这个,再跟老公的对比一下,这让她的身体不自觉起了反应,早就动情了……



“啊……”



一声轻微的娇喘,让刚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孙磊注意了一下。



这声音,好像……



孙磊遐想着靠近刘敏的房间,隔着门听着里面的声音。



“孙磊,快点,我要……”



这个名字,这个声音,让孙磊的身体有了反应。某个玩意更是不自觉的膨胀了起来……



他躁动不安的心,动了不改动的念想。



其实,孙磊的老伴早就去世多年,虽然偶尔也会冲动,但也是自己解决。



可从孙磊第一天见到刘敏开始,他就被刘敏深深的迷恋住了。



自那以后,每当夜深人静,他的脑海中想的都是刘敏在自己身下求饶的风骚样子……直到他精疲力尽。



要是自己能得到那样的尤物就好……



孙磊在心里默念一句,脑海中升起一个邪恶的念头。



尤其是在刚刚好像听到自己名字,更是让他激动不已。



而且,眼前这道门跟自己刚刚在洗手间一样,并没有关严,还留了一条缝。



眼睛刚往里面看,就感觉自己鼻血到了门口,马上要流出来了。



只见床上,刘敏大腿张开,一只手抚摸着自己那两个地方,来回按摩着。



嘴里还在发出一丝又一丝的呻吟。



咕噜!



孙磊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甚至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轻轻的抚摸着。



随着刘敏的动作越来越快,孙磊也不自觉的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刘敏正忘情的自我陶醉,哪里会想到自己的门没有关严,外面还有人正在偷看。



几分钟过后,她一阵颤抖,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在门口的孙磊也身子一抖,缓缓抽出自己的手。



就在孙磊恋恋不舍的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吓了他一跳。



“孙老师,你在干嘛?”

孙磊脸色一红,尴尬的擦了擦自己的手。



正准备开口,听到外面动静的刘敏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看着站在门口孙磊,以及地上残留的那一丝白色的液体,刘敏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即脸色一红,支支吾吾的问道:“孙老师,你……刚刚不是上厕所吗!”



孙磊尴尬的点了点头。



“刚刚上厕所的时候,听见你房间里好像有奇怪的声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就准备过来看看。”



说完,他扭头看向刘敏,刘敏的脸色了。



她也没想到,刚刚在看到……之后太入迷,竟然没发现门外有人。



并且,发现她那什么的人,还是刚刚yy对象。



特别是当她脑海中浮现出孙磊那硕大的东西,她的身体都不自觉的软了,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渴望。



可孩子还在,刘敏怕教坏小孩就把话题引开:“孙老师,我没事,你带着小锦回房间上课吧,”



说完,刘敏板着个脸对儿子下了个命令:“小锦,跟老师回房上课。”



“好的妈妈。”



听到刘敏的吩咐,孙磊也没有继续呆在这里,他怕刘敏生气,所以和小锦进了房间。



补课结束,已经晚上七点半了。



刘敏做了晚饭,脸色和先前被他抓包自我安慰的时候一样红。



孙磊看着刘敏的脸,就感觉她支支吾吾的有话和自己说,刘敏犹豫了一阵开口:“孙老师,留下来吃个晚饭再走吧。”



看着刘敏的脸,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就觉得今晚有戏,点了点头。



“那谢谢了。”



“不客气,身为孩子的老师,请你吃个饭是应该的。”



刘敏其实在留孙磊吃饭的时候心里还有其他的想法,不可能告诉孙磊。



并且,她不知道,孙磊对刘敏一样有冲动的想法,而且那种冲动越发强烈,就连吃饭的时候,目光都死死盯着她胸口那对硕大……



此时,孙磊身下一直都撑着。



吃过晚饭,本该回家的孙磊留了下来,说要给孩子复习下功课。



因为有点私心,刘敏没有拒绝。



复习结束,孙磊来到门口。



此时,刘敏也有些犹豫的把孙磊拉到一边说话:“孙老师,这个……补习的钱能不能明天再给你?”



说到这,刘敏有些脸红。



因为老公出差的事情,这个月他还没有打钱过来,刘敏手头拮据,今天还真没钱支付孙磊给孩子补习功课的补习费。



“小刘,这样可不太行啊……我们做这一行,是一天结一次,你这个,我没法破例……”



“孙老师,要不……我给你写个欠条。”刘敏无计可施,只得红着脸低头说道。



“其实小刘不必如此,换一种方法也可以……”



孙磊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刘敏,停留在那一对上,恨不得伸手去抓。



要知道,他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清楚了,也早已在心里有了另外的想法。



没钱的话,可以用身体买账啊……



一想到这个,孙磊的心情就开始激动,特别是白天的时候,不小心看见对方在卫生间洗澡,甚至喊着他名字自我安慰的画面,更是让他热血沸腾。



裤裆下的那个玩意,更是不安分的撑了起来。



刘敏自然是察觉到了孙磊的目光,她心里很明白孙磊是什么意思。



而且,她也很久没有得到滋润了。

于是,抱着半推半就的心态,刘敏犹豫的道:“孙老师,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刘敏嘴上拒绝,心里却已经默认了。

 >>>>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3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