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不要…别揉了 ;把护士的衣服脱了坐上去

 个人有苦衷,必不能通过剥夺他人机会,损害他人利益来达成目的。

    就像当初年如雪被端木敖缠上,选择坑害苏凉来给自己制造脱身机会。她当然是有苦衷的,但苏凉就活该倒霉吗?

    但一旦扯上顾泠,真如端木忱所言,年锦成完了。

他表情是正常的诧异。


“害!家里停电了,是你们卧室的问题,我过来修一修。”


黑暗中我尽量保持冷静,顺便往门口挪动,万一秦雪和王林告状,我好赶紧逃走。


毕竟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就算健身也打不过。


“这样啊,那我跟您一起修。”


王林丝毫没有起疑,将公文包一扔便开始行动。没一会,我和王林修好了电,是他们卧室插座出了问题。


从头到尾秦雪没说几句话,对刚才的事只字不提,出乎了我的意料。


第二天我晨跑回来,王林叫我一起吃早饭。


“你买的油条太腻了,孙叔吃了会不消化的。”


秦雪试图劝阻他,能看出来,她还对昨晚的事耿耿于怀,只是不想和我撕破脸。


“没事,我肠胃好得很。”


不给她任何机会,我直接坐在王林对面。


一顿饭王林吃的很香,还时不时给我夹点小咸菜,说这是秦雪妈妈的绝活。


我也不紧不慢地吃,倒是秦雪,似乎没多少胃口。


“怎么了媳妇,知道我要走舍不得了?”


王林打趣了一句,他难得这样幽默,此刻还有点不合时宜。

 文学


“别瞎说……”


秦雪脸红了一下,给他使个眼色示意我还在面前。


“你要去哪啊小王?”


我捕捉到这个关键信息,心里有点小兴奋,他要不在,家里可就剩我和秦雪了。


“公司安排我跟新工程,去外地出差一个月才能回来,对了孙叔,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帮我照顾秦雪了。”


王林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也连连点头,不用他说我也会好好“照顾”秦雪的。


“年轻人就应该把握机会好好努力!孙叔也没什么能表示的,给你们免三个月房费吧。”


我趁机说出口,之所以这么大方,是想先留住王林的心,堵住秦雪的嘴。


“我这么大人了,能照顾好自己!”


没等王林感谢我,秦雪突然站起身,怒冲冲地回屋了,紧接着王林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追上去。


我小心跟在后面,想听听秦雪会不会把昨晚的事告诉他。


“你干嘛突然甩脸子?孙叔都给咱们免房费了。”


王林他心眼直,怎么也不会想到秦雪为什么生气。


“这次出差是三倍工资,你不是总想赶快攒够首付买个自己的房子嘛?怎么还生气了?”


王林虽然也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耐着性子哄她,毕竟这么漂亮的媳妇,可不是谁都能娶进门的。


“我……你有的时候不要太相信别人,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秦雪叹了口气,还是没能说出昨晚的事。


“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的话成功引起了王林的怀疑,我提起一口气,已经做好了翻脸的准备。大不了他们就搬走,反正我是不会承认的。


毕竟,是秦雪勾引我在先!


“我是怕你出去吃亏……”


片刻后,秦雪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如果换做别的男人,肯定会觉得驴唇不对马嘴,但王林不会,他对秦雪是百分百信任。


“哎呀别担心了,就出去一个月而已,再说,孙叔都说给咱们免三个月房费了,那可是一万块钱……”


王林语气软了下来,搂着秦雪说悄悄话去了。


我松了口气回到餐桌前,不一会他们也出来了,王林拉着秦雪的手和我道歉。


“不好意思啊孙叔,让您见笑了,小雪就是任性脾气急,没有针对您的意思。”


看着王林客气的样子,我有点于心不忍,他要是知道昨晚我和他老婆发生了什么,绝对会气的吐血身亡。


“没事,年轻人任性可以理解,我知道你们小两口刚结婚不容易,所以刚才说的话还作数,赶紧坐下吃饭吧。”


我帮忙打圆场,秦雪的脸色却始终不太好看。


吃完饭王林就开始收拾东西,秦雪将他送走后一天都没回来。


晚上,我躺在床上思考她会不会等王林出差结束再回来住,结果十点多的时候,门锁响了。


我一骨碌爬下床,趴在门缝往外看,秦雪竟然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这妮子,看来是被我吓到了!


两人回屋锁上门,就再也没出来,她们屋里有单独的浴室卫生间,很是方便。


我叹了口气,心想这回很难下手了。


辗转反侧到深夜,我才沉沉睡去做了个梦,梦见秦雪晃着那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朝我扑过来,然后主动和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还意犹未尽,对秦雪的身子越来越渴望了。


我打开房门,正碰上她们吃早餐。


“这是小雅,我的同事,来陪我作伴的。”


秦雪愣了愣,还是给我草草介绍了两句,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目光扫向小雅,她画着精致的妆容,看不出多大年龄,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像随时能把人的魂儿勾走一样。


天气还不算热,她就穿着深V紧身衣,胸前的大片白皙都露在空气中,白嫩地像鲜奶豆腐,短裙只到大腿根,露出修长的双腿,我一时间有些看呆。


“孙叔早上好~”


小雅不同秦雪,她丝毫不避讳我灼热的目光,还主动和我打招呼。


“你也好,快到上班时间了吧,赶紧吃不用管我。”


我挠挠后脑勺,转身又回房间去了,有外人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秦雪沟通。


隔着房门,我隐约听到她们两人在说悄悄话。


“也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啊,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去你的!”


我恍然大悟,这小雅原来是她请来的“保镖”。


等她们出门上班,我才从卧室出来,一抬眼便看到阳台上挂着的酒红色胸衣,款式比秦雪还火辣。


薄薄两层蕾丝,一点海绵都没有,这得对身材多自信的女人才敢穿啊。


秦雪的尺寸我知道,这件一看比她还大,估计是小雅的。


顿时我心里窜起一股火苗,秦雪搞不定,能搞定她的“女保镖”也可以啊!


我心里默默盘算着一个计划……


日子平平淡淡过去三四天,阳台上的里衣每天不重样,而且一件比一件火辣,像猫爪子一样挠着我的心。


面前经常幻想秦雪白皙的臀,也变成了小雅的。


这天下午,我从超市回来,一进门就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难道是秦雪?


这个时间她怎么会在家?


我小心翼翼挪过去,却看见浴室门开着一条小缝。


小雅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头,皮肤上粘着细密的水珠,花洒里喷出的水流经过她胸前,在平坦的小腹上滑过,然后在下面汇聚……

她纤细的手滑过两腿之间,紧闭的双眸睫毛卷翘,嘴唇微微嘟起十分性感。


和秦雪相比,她绝对是那种更明艳的美丽。


我趴在门边看了十几分钟,下面便有了反应,喉咙里愈发干燥起来,真想直接把她按在墙上……很难想象我把着她的翘臀会是什么光景……


她拿过浴花在身上打着泡泡,高兴地嘴里还哼着小曲。


正当我想有所行动时,小雅一个脚滑啪嚓摔在了地上。


“哎哟——”


尖叫声把我从幻想中惊醒,小雅脸色难看地倒在地上,水珠高高打在她全身,溅起更加细密的水花。


我退后几步,假装刚从门外回来,“谁在浴室?怎么了?”


“孙叔,我摔倒了动不了,你能进来扶我一下吗?”


小雅的回答果然没让我失望,她痛快地让我不由得怀疑,难不成她是故意为之?


“是小雅啊,你情况严重吗,我帮你打120吧。”


我怕里面有诈,忍住冲动没进去。


“哎不用,我就是扭到脚了,地上太滑我站不起来,你扶我一下就行。”


小雅倒是不矫情,就是语气有点痛苦,看样子摔得不轻。


“那你等会啊,我放下东西就进来。”我把手里的水果蔬菜扔到一边,假装犹豫地钻进了浴室,故意闭着眼不看,“小雅,你在哪呢,告诉我方向我挪过去。”


下一秒,她噗嗤一声乐了。


“孙叔,你都这把年纪了,我也不怕你占我便宜,睁开眼吧。”


“瞧你说的,孙叔老当益壮着呢!”


我毫不客气地睁开眼,小雅白花花的身子展现在我面前,她脸色微微一红,倒是没多余动作。


我装模作样给她披上浴巾,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真没看出来,孙叔力气还挺大,我不重吧?”


小雅主动将胳膊搭在我肩上,搂紧了我的脖子,眸光流转让我猜不透她什么心思。


这妮子是真不怕我对她做什么,还是想给我设陷阱?


想到这我心里多了一层防备,沉默地把她抱回卧室。


不过该占得便宜我可不会放过,她的臀部圆溜俏滑,一点都不比秦雪差。


左手的位置刚好在她胸侧,隐约能摸到那弹性慢慢的诱惑。


把她放在床上,我出去拿了瓶红花油进来,试探性地问,“我帮你按按?”


“多谢孙叔。”


小雅点点头,浴巾滑下肩头,胸前深深的沟壑露在我面前,真叫人难熬!


我擦了点红花油,掌心按住她的脚踝,手感棒极了,像摸了一块刚化开的奶酪,柔软又丝滑。


“没伤到骨头,应该按两次就行了。”


我凭借经验告诉她,手上也没闲着来回揉搓。


“听说按摩能去水肿,叔你帮我也按按腿吧。”


小雅说着,直接将大长腿靠近我面前,她下半身完全处于真空状态,只是这么一动,下面都露出一半来。


真把我不当男人呢?


我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感觉自己被一个小姑娘调戏了,绝对不能被牵着鼻子走!


既然她这么想被我占便宜,那就来吧!


我毫不客气地在她两腿上游走,从脚踝到大腿根,每一寸肌肤都被我地掌心触碰过,当靠近她两腿之间时,我就会故意加重力道,惹得小雅娇喘出声。


“小雅,你怎么这个时间在家?”


专心揩油之余,我还不忘问这个关键问题。


“别提了,天气太热了,我去给客户送文件回来路过这,想进来冲个澡再走,这不……”


她耸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我半信半疑地点点头,总感觉她还有事瞒着我。


“孙叔,你这手法可以啊,要不给我做个全身按摩吧?每天上班实在累得很。”


小雅一张俏脸凑上前,挑眉问我。


我愣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她的企图,这妮子不会是在勾引我吧!


来者都是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你裹紧点身上。”

我假装正经地嘱咐,还没说完就看见小雅乖乖趴在床上,一副任我宰割的样子。


下面早就蓄势待发,我真想立刻扑上去把她惩治一番,但总觉得差点什么,想等等再看。


我年轻时学过按摩,也懂点穴位,于是很快将她“伺候”地舒舒服服。


按摩过程中,我故意将浴巾推掉,小雅整具白嫩的身子就展现在了我眼前。


天色渐暗,屋里光线昏暗,气氛逐渐暧昧起来。


“好疼,轻一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3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