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穿衣服我随时要你 ;你想吃我的小馒头吗

 巣骨将军猛的一脚踏落,地面轰然一震,一股大力沿着地面传递而出,只是瞬间,与地波碰撞,紧接着,一股恐怖的爆炸在二者面前炸出,掀起一股恐怖的浪潮。

    “想不到,统领级的战斗,有这么恐怖!”躲在只有百来米远的一人一宠,差点没尿了。

林荫慌乱的眼神,与我的相对,莫名的气氛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姐……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对视一眼,她就低下了头,俏脸红的宛若秋收的苹果,红的透彻。


“我刚……刚到家。”我也紧张的几乎说不清楚话,连忙转过身,不敢去看她。


“忙了一天,挺累的,我先去休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随便扯了理由就打算逃离这里。


可我还未抬步,林荫却连忙叫住了我:“姐夫,等等。”


”怎么了?“我心虚的问道,偷偷瞄一眼林荫。


只见她拧着柳眉,有些难以启齿,但稍稍一犹豫,还是低声说道。


”好像……好像卡,卡住了!”


“卡,卡住了?”


我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但随之想到那香艳的画面,又不禁心头涌起一阵悸动,全身又开始燥热起来……


”姐夫,帮我一下”


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或者因为玩具的缘故,她做了一个很深的呼吸,而后抬起眸,那盈盈大眼,闪着晶莹,粉色的薄唇被她咬得泛白,紧皱的柳眉,似乎在诠释着它的主人此刻的痛苦与羞涩。


见此模样,我不由担心起来,尴尬是尴尬了点,但真出点什么意外,那可能就毁了林荫一生啊!


 文学

我深吸了口气,尽量把自己那些念头都压了下去,缓步朝林荫走过去。


我本想掀开被单,可林荫却用手先一步按住了我。


”姐夫,伸……伸进去帮忙。“她声音颤抖着,看了我一眼后,就羞的低下了头。


我点头之后不在说话,这时候我必须快点,顾不得再想其它,我的手慢慢深入被子内,瞬间我就触碰到了一抹光滑的皮肤,林荫则是浑身一颤,瞬间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那种触感让我心神一荡,原本应该立刻放开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再次探了过去。


小姨子脸色越来越红,我看到她耳根都红透了,晶莹剔透的很好看。


原以为下一刻我就该触碰到那东西,可是当我手指向前,一瞬间,我和小姨子同时身子一震……


“嗯!姐夫"

尽管我极力控制,可脑海里还是不断闪现出,刚才那艳丽的画面。


喉咙蠕动着,不断的吞咽口水,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冒出,越靠近那一处,我的呼吸就越粗重。


指尖在黑暗中往前探寻,可往前探了三十公分,指尖却没碰到我想象中的东西,反而是碰到了一片不一样的柔软……


“嗯啊!”林荫忍不住的叫出了声音。


我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不好意思……”我没敢去看林荫是什么表情,但刚才那一触碰到的极致感,却让我本就几近爆炸的心跳,越加狂乱。


指尖上的柔滑,林荫绝对是那种,女人中的极品!


我不断的深呼吸,却依旧压制不住那内心的狂暴,指尖触感让我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一般,身体已然有些微微疼痛。


我定了定心神,想着速战速决,于是将手放到林荫的小腿上,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寻找那东西。


林荫突然握紧了我手臂,带动着它缓缓向上移去,那柔软的触感,让我心神荡漾,还没等我享受太久,手掌很快就握住了要找的玩具。


“姐夫?你……你能快点帮忙取出来吗?”林荫羞红着脸,轻咬着嘴唇发出一道闷哼声。


刚碰到那东西,我立马就哭丧下脸。


这是我亲手设计的东西,我对它太了解了,这款产品只为了刺激女性最特殊的地方。


要是正常使用到没什么,偏偏林荫刚才的那一坐,却是把它送入了一个更深入的领域,而林荫现在的体位却是拿不出来的。


偷瞄着瞥了眼林荫,只见她死死的咬着下唇,眼睛闭的紧紧的,抓着我肩膀的的手,指甲已经深陷入我的肉里。


看着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想要疼惜她一番,可想到眼前人的身份,我刚刚升起的心思又熄灭下去。


“姐夫……”


她鼻音浓重,痛苦的哼了一声,身子也在缓缓的卷缩,因为还有一只手在她身上的原因,我能感受到她被欲望折磨的煎熬。


看着林萌难受的样子,我来不及再想其它,慌忙将其关闭。


林荫这才将抿着的双唇松了开来,修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黑亮的眸子看向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荫荫,你转下身体,臀部对着我。”


我见她好受了些,轻声说道。


只是这话一出,我才发觉,似乎……有些歧义。


我连忙又解释道。


"这产品我设计的时候,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取不出来的。”


听到我的话,林荫小脸上刚消退下去的红润,又浮了起来,握住被子的小手捏的更紧了。


我这才想起,这产品是放在我的房间抽屉里的,林荫现在在用,这其中的缘故自然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我也有些尴尬起来,就好像发生的这件事是我的原因,不过也的确是我,毕竟要不是动了下门,惊扰到林荫,那东西也不会再次进去那么多……


林荫抿了抿唇,也不知在想什么,稍稍犹豫了下,竟主动掀开了被单,缓缓转过身子背对着我,将腰弯了下去……

林荫为了让我能有更好的角度取出,将纤细的腰身,往床的方向挺,这使得她全部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颤抖的手,再次伸出,可这一次,因为体位的关系,使得玩具基本被遮挡住,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姐夫,你……你能快点吗?”小姨魅惑而又娇羞的声音再次传来。



那诱人的声音传来,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无比的急促,心跳不停的加快……



握住只留出一丝的玩具,我就要探出手指,往深层而去,可就在这时,林荫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林荫许是习惯反应,也不管当下什么情况,伸手就接了电话。



“林荫?你在家吗?我回到家了。”



房间中很安静,所以即便没开免提,我也能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声音。



”我在。”



林荫说出这话后,才想到我们现在的样子,连忙捂住了小嘴,可话已经出口,覆水难收。



紧接着,屋外就传来开锁声。



“林荫,你在房间?”



悦耳的女声,带着探寻的呼喊,挂断电话的同时,高跟鞋向这边来的踱步声,也随之响起。



我的房子本来就不大,对方虽然走的不急,但我此刻想要出去不被发现,已为时已晚。



我和林荫对视了眼,分别从看到对方眼中的慌乱。



“姐夫,进来!”林荫急中生智,掀开了被单,一大片雪白暴露在我的眼前……



慌乱中我也不敢再欣赏眼前的美景,连忙钻了进去,这种情况,真被人看见了,怕掉进黄河都洗不清!



一进被窝,少女独有体香,宛若洪水猛兽窜入我的鼻尖,方才那一幕幕的极致画面,再度于脑海中回荡。



但还有更要命的!



因为被单不大,所以为了掩盖住我的身形,林荫往后一缩,刚巧就抵住我的下腹,隔着裤头的某处,就在间隙中昂扬,那温软的触感,让我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狂暴。



进入被单后不到十秒,高跟鞋的踱步声,在床头的位置消失。



”林荫,你这是做什么呢?“来人询问,没了电子传播的生硬,微带着一丝丝鼻音的声线,很是性感。



我认得这声音,应该是林荫的闺蜜,赵莹莹。



”没……没什么,刚睡醒呢,莹莹,你先出去,我穿件衣服先。”



“你没穿衣服?”



赵莹莹声音中带着惊讶和坏笑。



”你……是不是在用那啥?”



即便我没看到她的模样,但我也能想象她此刻的脸上,必定是眉飞色舞。



“没……没有!”



林荫一口回绝,可经过了刚刚的一切,她的声音未免带上了一丝妩媚,却于平常音调完全不同,只要不是耳朵有毛病,都能听出来。



”我才不信呢,让我摸摸!”



果然,不但没了离开,反而坐了下来,三人的重量把原本就柔软的床,压塌,而后弹起。



刚才因为躲的匆忙,也没注意体位,此时我的昂扬,狠狠的顶了下小姨子,这一下让我感觉撞到一片柔软之上,舒适的让我险些我哼出声来。



被单外传来一丝凉意,宣告着这不大的被单,被外物侵入。



“别碰!”

尖叫的同时,林荫的身子往上躲开,这也使得我脱离了那份柔软。



尽管带着几分不舍,却也让我紧绷的神经微微一松,毕竟刚才的位置,相当具有想象性!



可林荫我是躲开了,却感觉到一直温暖的小手,不偏不正的落到了上面,真是刚出狼窝又如虎穴啊。



我能感受到,小手触碰到我的瞬间,微微颤了下,虽然看不到脸,但能想到它主人此刻的惊讶。



我心里一凉,这可谓是真正的弄巧成拙,原初我只是站着帮林萌取玩具,如今我躺在床上,一千米压力的高压水枪都洗不掉了!



“莹莹,别闹!”



林荫的娇嗔声响起。



“瞧你这样儿,得,不闹!”



让我很意外,赵莹莹竟然没有拆穿我们!



但她说是这样说,却没有立即松开我的打算,而是握了握之后,轻轻的动了起来,那舒爽的感觉差点让我叫出声来。



我连忙猛吸了几口气,死死的咬着牙,整个身体都崩成的一根弦。



她这是要我自己露出马脚啊!



“那你赶紧去洗澡吧,臭烘烘的。”



林荫以为她什么也没碰到,底气硬了几分。



”嗯,今天累死我了,我先去洗澡。”



话落,她松开了我,却在离开前,伸出了中指往下一伸,轻轻往上一带……



我尼玛!真是个妖精……



尽管隔着两层裤头,但现在是夏天,我穿得西裤和内裤都很薄,这一下,险些让我给交代了。



随着高跟鞋的踱步远去,我才松下心中这口老血。



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等了一会儿,浴室里果然传出了淋浴的水声,我这才敢放心掀开被子。



贪婪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我却再不敢怠慢,忙看向林荫。



林荫也知道我的意思,连忙再次趴了下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2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