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一进去就慢慢放弃抵抗了

  “村长,他不会真的是夏胜的总裁吧?我们这个小山村,怎么可能来这种大人物?”

    大妈此时也是有些惊骇。

    语气都变得有些脆弱,目光有些躲闪,时不时的看一眼叶枫。

 撞了弄月的人忙着打电话,像是没看见飞出去的鞋,说了句不好意思就匆匆离开,弄月叫了他两声他都没回头。


  弄月愣了两秒,想起什么,手忙脚乱地翻了翻包。


  果然,钱包没了。


  而罪魁祸首也已经跑没影了。


  ……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吗?


  但再生气也得先把鞋穿上。鞋还在几米之外待着,弄月认命地呼出一口气,眼见着有人要经过,她连忙出声叫住了那个路人:“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路人看过来,弄月却是呼吸一滞。


  这路人面容清俊立体,眉眼英气,光在他脸上投出棱角分明的剪影,一面是暗,一面是亮,他一眼望过来,仿佛望进了她心里。


  他什么话也没说。


  弄月压下心中悸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又和缓:“能麻烦你,帮我把鞋踢过来一下吗?”


  对方眸色一动,低头才发现那只落单的鞋子。


  “就是那只,踢过来就行,麻烦你了。”


  他仍然没出声,也没有依言把鞋踢过来。


  就在弄月尴尬得想要说算了的时候,他却弯腰捡起,走出三步,将鞋安稳摆在了弄月的脚边。一系列动作看上去再自然不过,不显堂皇,也不失教养。


  弄月受宠若惊,翘着的左腿往右腿后边藏了藏,她想自己这会儿面色一定红得吓人,臊得连话都说得磕磕巴巴:“……谢,谢谢。”


  “不用。”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动作之快,弄月甚至都没来得及开口搭讪。


  目送背影转入拐角,弄月默默穿好鞋,光顾着惋惜,磨破皮的痛都忘了七七八八。垂头丧气的模样,唐嘉莉出来时还以为她被人给欺负了,可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幸运的是,一周之后,弄月又见到了他,还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叫叶燃,是西大的大二学生。

  大二之后弄月就再也没入过什么华而不实的礼裙。碍于吃饭场合特殊,她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条在大一时为圣诞晚会买的裙子。


  还是叶燃给她挑的。


  叶燃眼光向来不错,几年前的裙子放在现在看也毫不过时。酒红色的吊带短裙,绸缎光滑,既显身段又显肤白。这些年弄月的身材保持得不错,裙子穿上去依旧合身,她看着镜子,突然想起唐嘉莉说的话。


  廖岐杉。


  可能吗?弄月不知道。


  廖岐杉不仅是她的上司,还是她的学长,他大了她几届,她入学那年他刚好毕业。好巧不巧错开了四年时间,是以认识之后廖岐杉并不清楚她与叶燃那段全校皆知的感情史,一直以来,他都当她是一名普通校友在照顾。


  隔着一层校友关系,弄月从没因为廖岐杉对自己的格外关照起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只是最近流言愈演愈烈,她再问心无愧也得忖度着拉开和廖岐杉之间的距离,这顿饭就是一个契机。


  ……虽然有点贵。


  弄月忍下查看账户余额的冲动,拦车前往潮海路。六七点的周五,路上堵车,她赶到时迟了两分钟。


  廖岐杉已经到了。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


  廖岐杉露出善解人意的笑:“没事,你也不算迟到。”


  弄月微怔,隐隐觉出今晚的廖岐杉与平常细微的不同。他打了领结,换了手表,上了袖扣,便是发型,也梳得一丝不苟。相比之下,穿着几年前的旧裙子、只涂了唇釉的自己,显得有些失礼。


  “裙子很漂亮。”

 文学


  “嗯?谢谢。”弄月回神,笑了笑,“学长今天也很帅。”


    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弄月入座,俩人就着工作聊开了话题,抛开着装上的正式,和在公司食堂就餐时的相处状态别无二致。


  主菜上桌之后,正巧聊到工作压力,廖岐杉适时关心道:“这几天我看你有点心不在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心不在焉?有吗?”弄月自己都没发现,“学长,你该不会是套我话吧。”


  “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就是注意到你这两天总是在发呆,状态看着好像不太好。”


  发呆……


  弄月随便一想就想到了原因,不愿多谈,她笑,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如果可以,我不介意学长你给我放个带薪假调整一下状态。”


  “你知道最近部里缺人。”廖岐杉点到为止。


  弄月做了个苦脸,擦擦嘴,“我去个洗手间。”


  “好。”


  卫生间里弥漫一股清爽的皂香,弄月对着镜子理了理裙子,一阵恍惚,又忆起过往。


  那年圣诞晚会,她第一次穿上这条裙子,上台作了两分钟的表演嘉宾。


  下台后,叶燃沉着一张脸拉她出了学校。


  西大附近最不缺的就是宾馆。但叶燃还是拉着她去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酒店,付钱时她心疼得要命,恨不得替他垫付。


  可她没有,因为叶燃会生气。


  在一起之后,叶燃就没有让她出过一分钱,在这件事上,他出奇的执拗。


  那天晚上,叶燃一反往常的热情,如果不是她及时拦下,说不定他真能徒手撕烂她身上这条裙子。


  但与他这股蛮力相悖的,却是他进入她时的温柔。


  弄月的第一次一点也不疼,只有满足和愉悦。她从未与叶燃这般亲近过,她享受于此,恨不得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晚。


  不过很快,她就后悔了。


  因为叶燃精力太过旺盛,她根本拼不过,折腾到最后只有讨饶的份。


  直到后半夜战事停歇,弄月才慢慢回过味来,比起热情,叶燃更多的情绪是生气。


  “以后不许再穿这条裙子。”


  他说这句话时特别强硬,不再是那副冷漠清高的模样,弄月连连点头说好,莫名喜欢这样生动的他。


  可要说他为什么生气,她却没有了多余的心思去追究原因。


  因为她真的太累了。

 弄月回到座位,面前多了一杯浅黄色的起泡酒。


  和廖岐杉道了声谢,见他笑如春风,双手交握,一副有话要说的架势,最开始的那种奇怪感受又卷土重来,弄月蹙眉,突然有些害怕接下来他要对自己说的话,她急急开口:“其实,这个地方我来过。”


  廖岐杉酝酿了几分钟的情绪被打断,他一僵,很快恢复如常,“是和朋友来的?”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问这朋友是男是女。


  也不怪廖岐杉会有这样的疑问。这家法餐主打浪漫氛围,有口皆碑,不少人会选择在这里向心仪的对象告白,亦是情侣很好的约会场所。为了今晚,他做足了功课,就连告白用的礼物,都是弄月常用牌子的手表。


  她手上的那块表已经很旧了。


  弄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弯唇道:“和唐嘉莉一起来的,那时候我们还未成年,酒都不允许被上桌。”


  说着说着,她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下去。


  就是那天晚上,她遇到了叶燃。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的巧合做铺垫,她后来也不至于那么死心塌地,非他不可。


  可惜没有如果。


  听到是唐嘉莉,廖岐杉知道这是她最好的朋友,他松了一口气,“现在你成年了,酒想喝多少就有多少。”


  弄月诙谐一笑:“那我可不敢多喝,这里的酒都太贵了。”


  说着,弄月举杯抿了一口起泡酒,她眯了眯眼,正欲夸赞口感不错,目光不经意扫过斜对角方向,却是蓦然怔住。


  叶燃。


  ……


  暌违四年,叶燃看上去更英俊了,鼻梁上的眼镜恰到好处地弱化了他眉眼间的清冷犀利,身材也没唐嘉莉恶意揣测那般变肥走样,依旧宽肩长腿,随意一站就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线。


  最主要的,是他的身边还陪同着一名漂亮女伴。


  俩人挨得挺近。


  弄月不得不承认,西州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


  高跟鞋刚好甩到叶燃脚边的那次,隔了一周他就主动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如今更是巧,四年不见的人一回来就能上演偶遇情节,这得是多么匪夷所思的概率?


  叶燃和别人说话时总会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此时他便专注于与身边女伴交谈,根本就没有分神瞧过来的意思。


  刚入喉的清甜倏尔变得苦涩难咽,眼看着他们就要经过自己这桌,弄月下意识低下了头。


  她不愿让他看到自己。


  尤其是,她身上还穿着他亲自挑选的裙子的情况下。


  “弄月,你怎么了?是这酒不合口味吗?”


  来不及阻止,廖岐杉的一声关切冒出来,同时叫停了两个人的动作。


  就算没有抬头,弄月也能从余光中看到旁边人的顿足。


  她暗暗恼了一分,硬着头皮回道:“……有点被呛到了。”


  声音很小。


  廖岐杉体贴地给她递了张纸。


  她头也不抬地接过,好像真的被呛到了喉咙,耳根都是红的。


  身边的女伴不解叶燃为什么要停下,随后又很敏锐地注意到了他垂眸看向弄月的目光。她侧头附耳,小声地问了一句:“是你认识的人吗?”


  弄月的听觉从未如此灵敏过,她心一紧,手也跟着攥成了拳头。


  叶燃的视线从那张纸巾上刮过,他重新迈开步伐,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声音冷得可以冻地三尺。


  他说:“不认识。”

 一顿饭下来,弄月吃得魂不守舍。


  也许和叶燃的无声对峙对弄月来说无比漫长,但在旁人眼里,不过眨眼之间。廖岐杉坐在她的对面,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没了兴致。


  明明,在喝那口酒之前还好好的。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暂时打消了告白的念头。


  本来计划泡汤就已足够让人失落,而让廖岐杉更崩溃的,是接下来弄月抢着付钱的举措。这简直就是将他的一切心思摁在了遍布荆棘的崖底摩擦——她不喜欢他,甚至想要借着一顿饭来和他撇清关系。


  廖岐杉沉下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心急。一直以来他都以学长自居,从未越过雷池半步,弄月会因为流言退怯也实属正常。他接下来需要做的,不应该是直接逼她,而是要潜移默化地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才对。


  “是我定的地方,这回怎么说也应该是我来请客。下次你再请回来吧,地点换你定。”


  再这么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


  但弄月这会儿被叶燃的那句“不认识”给弄得心烦气躁,她只想一个人静静,一时间既是懒得思考,又是不想废话,便胡乱应了下来。


  廖岐杉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我送你回去吧。”


  刚才光顾着注意弄月,他没有喝酒。


  弄月疲惫地揉了揉眼睛,没有拒绝,“那就麻烦学长了。”


  一路上,弄月和廖岐杉没有半句交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0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