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警花共侍一夫: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听到轩辕易的传音,王枫点了点头,眯着眼睛,打量着绯狱,他倒是没想到,此人机遇还不错,竟能得到不朽帝境强者的点拨,这可是整个混沌帝界的最强者啊,哪怕是通天帝境强者,都渴望能够得到不朽帝境强者的指教。

尤其是她扎着马尾,每当甩头时,发丝撩在我的脸上痒痒的,都会让我有过了电的酥麻感,不由自主的便心猿意马起来,幻想在白姨雪白的脖颈甚至完美的锁骨上,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痕迹。



在白姨家寄居的这段日子,我甚至不止一次的产生睡了她的念头。虽然明知道她是长辈,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很无耻,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的手就放在白姨软软的腰上,费了好大的毅力,才强忍着没让自己的双手乱动……



我心神不宁的闻着白姨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在白姨没注意的情况下,目光肆意的在她娇躯上扫视,就在我想入菲菲的时候,白姨突然弯腰,胸前吊带衫敞开一道缝隙……



下一刻,我的眼睛瞬间就直了,心脏剧烈的砰砰跳动,那一处雪白直接眩晕了我的心神……

由于双手扶住白姨腰的缘故,我和她的娇躯非常贴近,更是不受控制的触碰到了什么。



“嗯?”



“小松,你口袋里装的什么?”



此时,白姨也察觉到不对,娇躯僵硬了一下,随后才有些奇怪扭头说道,当看清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愣住了,下一刻,雪白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



我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完美的侧脸,心中的欲念如野草般疯狂的生长,呼吸逐渐急促,口鼻间喷出的灼热气息,让她修长的脖颈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白姨含羞带怯的样子,让我一时间看的有些入迷,脑子一片空白,年龄辈分什么的全部被我抛诸脑后,恨不得直接把眼前的温香软玉搂入怀中。



在这种驱使下,我微不可察的动了两下,但白姨瞬间就发现了,脸色变得愈发红润,急忙把我放在她腰间的双手大力拍掉,拉开一段距离。



手上传来轻微的痛楚,让我稍微清醒了一点,理智没有彻底被冲垮,看白姨明显变得难看的脸色,让我后背起了一层冷汗,第一反应就是结结巴巴的向她解释。



“白,白姨。你别误会,我不是……”

 文学



“别说了,男孩子嘛,我懂得。”


四名警花共侍一夫

白姨听见我的解释,急忙打断了我,努力装出一副若不在意的样子,但她紧张低头手足无措的样子还是把她给出卖了,说明她现在内心的不平静。



这种情况下,我比她还要慌乱,生怕白姨因此而生气,哪里还敢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



我和白姨尴尬的站在原地,她把头扭向一旁,我也没敢继续盯着她看,就这样两人都不说话,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息。



“叮咚!。”



就在我快要被这沉闷气氛折磨的受不了的时候,一声门铃响起,解救了我。



白姨似乎同样松了口气,偷偷看了我一眼后,连忙挪着步子飞快的跑去开门,几分钟后,白姨带着一个年龄看上去二十五六,但穿着打扮非常大胆的陌生女人,一起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当看到这个陌生女人的瞬间,我的心就开始砰砰乱跳起来。那半透明的纱衣根本遮掩不住,下面短到大腿根的短裙,甚至让我怀疑只要她稍微步子迈的大一些,就会暴露出大片雪白来。



“小松,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同事也是我好闺蜜赵晓曼,今晚在我们家睡,你喊她曼姨就行了。”



“蕾蕾,你瞎说什么能,人家才没那么老,叫姐姐才对。”



和白姨比起来,赵晓曼五官没有那么精致,但化了淡妆以后也属于非常漂亮那一种,身材更是热辣火爆。



赵晓曼笑闹了一声后,这才转过头看我,眼神微亮,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异样打量我一番后,用勾人的语调说。



“呦,蕾蕾,你家里怎么还藏着一个小帅哥啊?莫非是你老公满足不了你……”

“瞎说什么呢!这是我侄子,暂时寄住,你别说那些怪话吓他。”



白姨羞恼的在赵晓曼后背上拍了一巴掌,谁知道赵晓曼一听更加来劲了,嘴上带着不可捉摸的笑意。



“那可说不准哦,年青力壮的小帅哥谁不喜欢,你老公天天出差,难道你就不寂寞?”



虽然知道赵晓曼这句话说出来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但还是让我免不了一番尴尬,同时心中也有了些异样,偷偷看向白姨时,发现她也在看我,脸上浮现绯红,明显和我一样想起了刚刚的事。



我俩的目光刚一对上,就像受惊般各自避开,这时候脑子里不自觉的就在想。



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机会得到白姨?



俩个女人一阵打闹,咯咯笑的花枝乱颤,看的我心都跟着痒痒起来。我腼腆的跟赵晓曼打了个招呼,就站在一旁偷瞄,越看越是心痒难耐,心中刚刚浇灭的火热又有冒头的趋势。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两个女人都是极品,身为舞蹈老师,身材自然不必多说,长相更是一个赛一个漂亮,能得到其中一位,都能成为男人这辈子的梦想。



如果两个都拿下,让我少活十年都愿意!



我陷入深深的幻想之中。



那边赵晓曼已经拉着白姨在沙发上坐下,我的注意力再次被赵晓曼这个妖媚的女人给吸引过去,她下身那件超短的裙子只能勉强包住翘臀,整条修长白嫩的腿却充分展示着存在感。



从类型上来说,白姨属于那种贤妻良母,会在不知不觉沉迷在她温柔之中。而赵晓曼则正好相反,火辣性感中带着一股子媚意,能在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让男人把目光投驻在她身上,恨不得直接……



我隐藏在心底的火被赵晓曼勾的越来越旺盛,但只敢趁两人不注意偷偷瞥几眼,脑子里却不知道把这两个尤物给推倒了多少回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赵晓曼一双叠在一起的美腿突然抬高了一点,让我内心狂跳的是,由于视角的原因,依稀可以看到她大腿的……



瞬间,我感觉一阵逆血直冲脑门,连呼吸都是热的,整个人都激动的抖了一下,死死握着拳头,硬挺着没让自己激动的叫出声来。



我的这种异常表现没被白姨看到,却似乎被赵晓曼看在眼中,在我火热的注视下,她嘴角微微上挑,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这还不算完,接下来又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她两条长长的美腿,不紧不慢的打开,给我留下一个足可窥见全貌的空间才再次合拢,随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再次转过头嬉笑着和白姨说话。



但是就在她白嫩双腿叉开互换的短短一秒钟里,却给予我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击……

我很清楚的看到那一处绝美风光,虽然还隔着一层,可依旧让我这个小处男,前所未有的亢奋激动,鼻血都快要流了出来。



“真是个勾人的狐狸精!”



我心中暗骂一句,很清楚赵晓曼刚才就是故意的,这让我更加体会到这个女人的大胆,当着白姨的面就敢这样勾引我。



不过我也没有傻到认为赵晓曼是真的对我有意思,以她的身材样貌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估计是见猎心喜,纯粹想逗一逗我玩而已。



想到这,我不由的有点失落,饱了一会眼福之后,我知趣的先回了自己房间。



我躺在床上玩手机,心思却根本不在上面,一直到了凌晨,还是只要一闭上眼,两个女人诱惑的倩影就会出现,今天她们俩把我的心完全弄乱了。



心神不宁之下,那里还能睡得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尿意出现,我恹恹地走向卫生间,就在路过白姨的卧室时,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大晚上的,她们不睡觉在干吗?



我心中好奇,蹑手蹑脚的靠近门边把耳朵贴了上去,这次听得更清楚了,一阵旖旎立马传递了出来……



我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直接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白姨和赵晓曼,动静还挺激烈的,不自觉的就让我想起了那种事。



想到这,我整个人完全亢奋起来,强烈的好奇像猫抓心一样痒痒。稍微犹豫了一下,听到里面动静还在继续,我一咬牙把手放在了门把上。



轻轻一拧,门竟然没有在里面反锁,顿时我激动地心脏乱跳,连续深呼吸了好几口空气,等到心情平复了那么一些后,这才敢一点一点把门给推开,生怕被里面的俩女注意。



等到门打开手指粗细的那么一条缝后,我觉得差不多了,然后迫不及待的把眼睛凑到门缝上,刚看清里面的状况,我便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口鼻,浑身血液加速流动,眼睛一瞬间就直了。



赵晓曼压在白姨身上,挠着白姨的痒痒,白姨也拼命反抗,两人衣衫不整,露出大片雪白,还不时发出娇喘……



俩女的魔音清晰贯入我的耳中,这无比刺激的场景,让我整个人都懵了……



看着衣衫不整的两位大美女,我就再也淡定不下去了,望着一门之隔的尤物,我的脚步开始向前挪动……

我大脑前所未有的兴奋,可就在我即将要付诸行动的时候,脑子里却有一个声音拼命的告诉我不能冲动,一旦我真的那么做了,事情就会向着一个非常糟糕的方向发展。



“冷静!冷静!”



我在心中默念,连续好几次深呼吸才把那个胆大包天的念头给掐灭,小心翼翼的躲在门口继续偷看,那旖旎让我觉得既刺激又折磨,痛并快乐着。



看了一阵,我意识到,如果继续偷看下去,等俩女休战之后,一定会发现我。



想到这,我不敢多待,恋恋不舍的从俩女的美丽上收回目光,小心的把门缝重新关上,蹒跚着站了起来偷摸回了房间。



躺在了床上后,我这才升起一阵后怕,不禁胆战心惊起来。刚才在门口偷看,不会被注意到了吧?



如果被白姨和赵晓曼知道了我竟然偷看了她们,一定会把我当成变态。



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团浆糊,是不是就回忆起她们的倩影。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股强烈的尿意袭来,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太过紧张,连尿尿都忘记了,只好再次去卫生间解决。



这股尿意来的又快又急,憋的时间又长,膀胱都快要爆炸了,但我又怕搞出动静吵到白姨和赵晓曼,只能夹着腿,慢慢往卫生间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0540.html